老马老马,诗人来到了现代

  诗人藏克家

诗人来到了现代

  曾描述过老马

他感到有些疲惫

  少年时读过

他老得过时的牙齿正在脱落

  无美且无趣

就像算珠从算盘里挣脱

  感觉味同嚼蜡

在历史的灰尘里弹跳着

  与少年的心性

逃离时光的嘲弄

  差距甚大

           

  世事尽沧桑

诗人走过黑暗的街巷

  江湖远无涯

妄想拾起昨天的下落

  象一条游鱼

他一弯腰

  每天穿梭在

世界就前进了一个世纪

  茫茫人海

           

  困惑而忙碌

诗人像一株暴风雨后残喘的芭蕉

  不知目标何在

枝叶披离地走过钢筋水泥的丛林

  渺小的身影

他听到旧梦老马的喘息

  隐没在波涛里

还有键盘的敲字声

  被匆的岁月

像记忆中炉灶里的柴火

  一次次冲刷

噼啪作响

  疲惫的青春

隔着两代人的迷惘与悲喜

  为吟唱不停的

回响在人们空洞如谷的心

  碧浪逐渐剥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