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买椟还珠

图片 1

图片 1
前言:
  刚过完农历的七夕节,大家又开始翘首以盼接下来的中秋!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就在大家兴高采烈地喜迎中华民族中除却春节以外的第二大节日的时候,同事小王这几日却随着节日的临近而愈加忧心忡忡。
  
  1.
  小王,原名王平,三十多岁,在一家国有企业的岗位工作,已近十个年头,算来是厂里的“老员工”了。因为他相貌平平,交际平平,财力平平……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不能引起旁人的注意,所以他只是希望每天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工作,得到领导的认可,继而得到提拔。
  前不久,他听单位小马告诉他:“最近厂里准备新近提拔一些业务能力强、有一定资历的员工,竞聘领导岗位,而且名额有限:只有四名……”末了,小马还略带神秘地冲王平一笑:“如果你想参加竞聘,人事科的谭主任那一票至关重要,他在领导层里的影响很大!我帮你分析了这次竞聘其他三个名额,你都没戏:有两个一定是厂里何云与丁茂的,凭他们父亲和厂长的关系……还有一个可能是侯羽的,那小子最会讨好领导了。过两天,是‘中秋节’,你一定得去看看谭主任,把关系先处理好!”
  谭主任,就是谭心,同事们背地里都称呼他“贪心”。他凭着手里有限的权利,经常明里暗里收取下级送来的礼物,尤其借着节日的噱头。不过,他,也只是小打小闹的贪污受贿:一盒点心、一包名茶、一篮水果……这些小礼物,就能让他合不拢嘴,心满意足,以致经常受他老婆的奚落:“收这点东西,瞧把你美的,你都对不起你的肚子……”
  谭主任有着一个典型的将军肚,加之他本身长得低矮,那方圆桶更加显眼!而且,谭主任在单位吆五喝六,指挥人来人往,但一到家里,“母夜叉”老婆潘翠花,便让他感觉——老鼠见了猫,不寒而栗!谭主任和老婆结婚五年,一直没有“开花结果”。索性,谭夫人就托朋友借出国之际,从德国买回一只“纯种白毛狮”,那是一只三个月大的德国牧羊犬,漂亮、可爱,购买这只小狗,整花了谭心两个月的工资,谭心有苦难言,还装作一个劲地夸奖:“这只小狗真不错,还是老婆眼光独特,物有所值!”
  “哼?那还用说!对了,你以后不准再叫它小狗,要叫它公主。”潘翠花说。
  “是,是,公主真可爱!”谭主任唯唯诺诺地回道。
  记得有一次,他下班回家,路过小区花园时,街坊王大妈迎面和他打招呼,“小谭,你老婆可真细心,我们正在打麻将,一圈还没玩儿完,小潘就嚷着要回去给你女儿做饭,说到时间没做好饭,会饿着她!”
  “我女儿?”谭心不解地问。
  “是呀,你家公主,不就是你女儿吗?”王大妈说。
  谭心听罢,尴尬地笑笑,“哎,哎……”旋即,谭主任夹着公文包快步走开!
  
  2.
  走在回家的路上,王平一脸不悦,心事重重。从内心来说,自己十分不愿意给领导送礼。王平平时恪守的原则是,“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希望凭借自己的勤劳实干得到领导的认可,没想到领导的眼睛本来就被一层光亮遮盖着……但如果送礼,简单廉价的礼物可能入不了谭主任的眼里。如果特别昂贵,自己也没有这个经济实力……王平越想越郁闷,低着头,百无聊赖地用脚踢着道路上的小石子……正走着,王平突然觉得眼前一亮,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等他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包装精美的月饼礼盒”,盒子上金晃晃地写着斗大的“圆”字!“唉,一个空月饼盒子。”王平本来想把它一脚踢开,但看它外表包装精美,又舍不得下脚。后来,王平像捡破烂一样,提着上面金黄色的提绳拎回了家里。
  “爸爸,你提什么好东西?”儿子问。
  “呀,老公!你从哪弄到这么好的月饼?”妻子又问。
  “呵呵,你仔细看看,那只是一个空盒子。”说着,王平把外套搭在衣架上,然后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上,“真累啊!”
  “哎!老公,这里面要再放几个月饼,倒和真的一样了。”妻子一边翻弄着礼品盒,一边半开玩笑地和王平说。
  “对呀!”听了妻子的话,王平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吓妻子一跳。
  “什么对了?”妻子瞪大眼睛,看着王平。
  王平来到妻子身边,小声地把自己刚想的计划告诉了妻子,“是这样,单位马上要……我想把这盒月饼送给谭主任。”
  “这样行吗?”妻子听完老公这个大胆的想法,心里有些忐忑。
  “怎么不行?你放心吧!再说,他也不认识。”最后,王平妻按照王平的吩咐在楼下批发市场买了两斤普通的“砂仁月饼”,装在盒内;然后,又在小卖部买了一瓶上好的五粮液也装在盒里,而且特意把外包装标注也撕了下来;最后,王平在超市选了一件外表包装精美的打火机,装在盒内。这一切准备妥当,礼盒里装满物什,谁都看不出来,就和新的一样!而盒内的一切,王平也才花了不到五十元……
  
  3.
  “叮咚……”王平携妻子一起去拜访谭主任,自己手里拎着精致的月饼,妻子则提着一篮水果。
  “谁呀?”开门的是谭主任,他老婆潘翠花翘着二郎腿,身边卧着公主,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家里平时开门、关门,包括打扫卫生都有谭心一人承担。
  “谭主任,是我们!”王平笑意盈盈,把礼物放在显眼的地方。
  “请进,请进!”谭心不一定看清了来人,倒是被月饼盒上精美的包装深深打动。
  “嫂子也在家啊。”王平虽然平时很少给人送礼,倒还熟谙客套礼数!
  “你是?”潘翠花侧眼看了王平一眼,露出不屑的表情,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视。
  “呵呵,我是小王,中秋节来看看领导!”说完,王平把月饼礼盒拎到潘翠花面前。潘翠花眼睛一亮,也立马把目光集中在了月饼礼盒上。
  “小王,你们快坐。老谭,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沏杯茶呀。”潘翠花一边说一边用眼角瞟了一下谭心。
  “这是我小妹在国外给我邮寄的中秋月饼,我想:自己怎么消受得起?就想到了谭主任!”
  “这样不好吧,怎么说,这也是你妹妹的一片心意?”潘翠花一边说着客气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礼盒。
  “没有,送给谭主任是应该的。嫂子,我去和谭主任说会儿话,你们先聊。”说着,王平留下妻子和潘翠花聊天,自己去找谭主任。
  “您家这只小狗真漂亮!”王平妻也尽力找话奉承潘翠花。
  “我们家小狗是有名字的叫公主!”说完,潘翠花娇柔地抱起公主,用嘴吻了吻公主尖尖的鼻子。
  “呵,是,公主真漂亮!”王平妻心里觉得好笑,但脸上还是装作露出羡慕的神情。
  “小王啊,这次单位举办的竞聘呢?本来,我是想支持侯羽的,但你也算是单位的‘老员工’了。看你平时工作勤勤恳恳、踏踏实实,所以呢,这一次,我会考虑你的,你放心吧。”
  “那,谭主任,您费心了,我们先走了!”王平心里早就想离开,但一直张不开嘴,还没有达到这次来的目的……说实话,王平,这次真的不愿意来,更不愿意送礼,他天生就不会讨好人。
  王平夫妻走后,谭心、潘翠花夫妇迫不及待地打开礼品盒:“这盒月饼一定很贵吧,你看包装这么精美!”
  “你没听小王说嘛:这是他在国外的妹妹给他寄的。”
  “嗯,对!我听说:王平有一个妹妹在德国读书呢。”
  “什么?德国!快让我们家公主尝尝!”潘翠花马上取出一块月饼送到小狗面前。
  谭心真想打自己两个嘴巴:自己怎么那么多嘴,又浪费了一块这么好的月饼。但他,此时又敢怒不敢言……公主用鼻子嗅了嗅眼前的美食,然后退后,讨好地摇了摇那条黄白相间的尾巴。
  “你可以试着把月饼嚼碎了再给它吃!”
  “恩,好主意,那你来吧。”谭心心不甘情不愿地咀嚼着“貌似”特别的月饼,“嗯,味道果然不错,不愧是外国货。老婆,你也尝尝!”
  “嗯,是不错。你快给公主尝尝!”潘翠花说。
  
  4.
  单位竞聘领导大会准时在周五下午三时举行,地点是单位大礼堂!
  
“下面,请各位领导和职工代表投下你们手中神圣的一票,选出我们单位新一届领导。”会议主持人是厂里的党支部书记老李,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选举在热闹的氛围中开始……
  
轮到谭心投票,他故意放慢了动作,向台下扫视了一眼,目光落在王平的身上,朝他诡秘地一笑,然后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
  
最后的选举结果和小马预料的几乎相同:何云、丁茂高票当选;王平也仅已两票的微弱优势当选车间主任;至于最后一个名额,并不是小马预料的“能说会道,讨领导欢笑的”侯羽,而是工厂另一位和曾经王平一起进场的同事刘天达!
  王平顺利升格为领导,自然要庆贺一番!妻子今天特意在菜市场买了鱼和肉,准备亲自做一顿丰盛的午餐。借着妻子在厨房做饭的空当,王平信手拿起了女儿新学期刚发的语文课本,翻到了一则寓言故事《买椟还珠》:
  
一个拥有一颗漂亮的珍珠的楚国人打算把这颗珍珠卖出去。这个楚国人找来名贵的木兰,为珍珠做了一个盒子(即椟),用桂椒香料把盒子熏得香气扑鼻。然后,用翠鸟的羽毛在盒子的外面精雕细刻了许多好看的花纹。
  一个郑国人将盒子拿在手里看了半天,爱不释手,终于出高价将楚人的盒子买了下来。郑人交过钱后,便拿着盒子往回走。可是过了几天回来了。楚人以为郑人后悔了要退货,没等楚人想完,郑人已走到楚人跟前。只见郑人将珍珠交给楚人说:“先生,我买的只是盒子,您将一颗珍珠忘放在盒子里了,我特意回来还珠子的。”于是郑人将珍珠交给了楚人,一边往回走去。楚人拿着被退回的珍珠,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
   王平读完这篇文章,若有所思,不觉小声地读起来……

一个楚国人,他有一颗漂亮的珍珠,他打算把这颗珍珠卖出去。为了卖个好价钱,他便动脑筋要将珍珠好好包装一下,他觉得有了高贵的包装,那么珍珠的“身份”就自然会高起来。这个楚国人找来名贵的木兰,又请来手艺高超的匠人,为珍珠做了一个盒子,用桂椒香料把盒子熏得香气扑鼻。然后,在盒子的外面精雕细刻了许多好看的花纹,还镶上漂亮的金属花边,看上去,闪闪发亮,实在是一件精致美观的工艺品。这样,楚人将珍珠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子里,拿到市场上去卖。到市场上不久,很多人都围上来欣赏楚人的盒子。一个郑国人将盒子拿在手里看了半天,爱不释手,终于出高价将楚人的盒子买了下来。郑人交过钱后,便拿着盒子往回走。可是没走几步他又回来了。楚人以为郑人后悔了要退货,没等楚人想完,郑人已走到楚人跟前。只见郑人将打开的盒子里的珍珠取出来交给楚人说:“先生,您将一颗珍珠忘放在盒子里了,我特意回来还珠子的。”于是郑人将珍珠交给了楚人,然后低着头一边欣赏着木盒子,一边往回走去。楚人拿着被退回的珍珠,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他原本以为别人会欣赏他的珍珠,可是没想到精美的外包装超过了包装盒内的价值,以致于“喧宾夺主”,令楚人哭笑不得。郑人只重外表而不顾实质,使他做出了舍本求末的不当取舍;而楚人的“过分包装”也有些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