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盛开的花

图片 2

  那天,当其他人被日全食吸引,只有你注意到我的离开,人群中你的凝视,然后我们四目相对,你不知道我将去往哪里。

图片 1

  又是夜,最寻常不过的十二点,一点,两点~这么拖着,望着窗外发呆,斑驳的树影,树影的晃动让我知道这个冬天很冷,一直寻不到花的枯叶之蝶,体会不到花凋零的凄凉。夜空晴朗,月色下的工厂只剩下棱角轮廓,冷静下来,家的好处只有这窗外的景色带来的冷静。我数着时间,这个时候每隔十五分钟工厂里排气的声音会停一下,这个停顿会让我感到四周原来不是那么安静,两点多了,应该还会传来一声像是巨大转轴摩擦带来的刺耳之声,等到了,结尾带了一声“咚”多余之声,这是平常没有的,倒显得愉快,今天结束了,没了漏气的声音,好安静,对于安静的喜欢你是体会不到的,正如你在北方夜里,微笑着说好冷,那是冬天。

在一个秋意渐浓的日子,地上开出一朵鲜艳的血花

  你不知道我去哪里,四周安静下来后,我可以想象现在生产车间蓝色灯光下,妇人们正一铲子一铲子将氮肥往白色袋子里装!刺鼻的气味曾让我片刻都不想停留,可能她们是你不知道的底层,最底层。这么晚只有她们聚集在车间。偌大的工厂安静得吓人。

老张如往常一般,在家煮好饭,用保温盒装好准备给乐嫂送去。

  说到底层,我曾对自己说:“你瞧,你多像地上的蚂蚁,爬来爬去,你一辈子做这样的工蚁吧!”曾在白天,佝偻着背的中年人正来回用独轮车搬运着刚从锅炉运出的煤渣,最后堆积在湖边的煤渣形成了一个小山包,成群的小孩在那玩耍,用冷水喷着炽热的煤渣堆,腾腾往上升的水蒸汽,遮住了太阳,水雾中的落日映得这一切多像白夜!!!

乐嫂是老张媳妇,整天都笑呵呵的,邻里街坊就都叫她乐嫂。乐嫂在离家走路10分钟路程的手机厂里上班,由于这阵子厂里赶货,厂里的工人中午都要连班,没时间回家吃饭,老张就提前一点收起杂货摊子回家做好饭给乐嫂送过去。

  说到白天对某些人来说和夜是一样的。

走到手机厂所在的工业园,老张笑着跟门口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往电梯口去,心想着早些送到好赶回去吃饭,要不菜都要凉了。

图片 2

老张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慢得跟蜗牛似的一点点地往上爬,头顶上呼呼转着的风扇发出一阵阵铁锈味,有点呛鼻。这是一部老旧的送货电梯,一运行起来就周身发出吱吱哑哑的声响,手机厂在八楼,老张算过,电梯上升一层楼要58秒,从一楼爬到8楼就差不多去了8分钟。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了工厂宣传墙上的标语“安全生产”,咚!咚!咚!这轻快地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荡,让我渐渐的睡去。不愿多想什么。为什么是用红色的颜料涂鸦的“安全生产”。

电梯发出“滴滴”的声音,八楼到了。

  第二天,

电梯门外就是乐嫂上班的工厂走廊,走廊的一边是车间,另一边就是靠外的窗户。照理说这个点的工人要么在车间工作,要么去食堂吃饭。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穿着工衣的工人全都跑到了走廊上,吵吵嚷嚷地往窗边挤,似在往底下看什么东西。老张在人群中来回扫了几眼都没发现乐嫂,正纳闷之际,就看见住自家隔壁的胖嫂正踩在消火栓上往窗外探头。忙走过去拍拍她:瞅啥啊?见着我家婆娘没有?

  月落乌啼时分,走过散落着梧桐叶的街道,出厂小区,云梦路……延伸到天际的路灯睡眼惺忪的亮着,灯光将所有的影子拉长,印在路上像是拍的这个时代的电影。当路灯熄灭,天空也许还是半边繁星。放学后,云梦路千亩湖这头景色和黎明时候一样。只是多了几盏模糊的渔灯,湖那边的群山散发着余热,不像早晨那么冰凉。路灯像是期待了许久,刚亮那会有点刺眼。

老张的这句话明明问的是胖嫂,可周围的人一瞧见老张,突然全都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着他。是一种什么表情呢?对了,就是那种夹杂着恐惧、悲伤、同情,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将台灯点亮,看着窗外阴森森的公园发呆,想起刚得知的消息,厂里面出了事,昨天半夜排气管道里发生了爆炸,死了俩人,不是厂职工,估计是附近的混混,半夜进厂偷窃,不小心引燃了管道里的煤气。

老张更是觉得纳闷,连追着问,怎么啦?怎么啦?

  昨天半夜,我像往常一样,站在窗台看着工厂烟囱,锅炉,冷凝器和厂房组成的剪影,这剪影像一幅关于七八十年代工业生产的剪纸画。觉得昨晚与往常有些不同,但思索半天也没觉得哪儿不对,时间像齿轮一成不变的转动着,一切是多么有规律。

可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老张觉得自己是被无数道注视的目光推向窗边的。风从敞开的窗口灌进来,在老张靠近窗边的时候,猛地感觉像是被扇了两个耳光。外面的天空是万里无云的蓝,连一丝杂质都找不到。老张心想,果真是秋天的到了呢。

  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我开始注意周围,属于我的空间,最多的是书,床上,地上,桌上,看着杂乱无章的房间,耳边又围绕起有规律间断的排气声,看了下时间又是一两点,准备和着这声音结束睡去等着下一个黎明,但是突然,我意识哪里不对了,昨天晚上的异样!原来是出自这声音,那多余之声,咚!!这是往常没有的,今天也没出现,单单只有出事的昨天有。难道是爆炸的声音?

可明明是秋天,为何地上却开出了鲜艳的花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