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告别

  一

  谈话

  久未联系的朋友深夜里打电话问候我。

  他说,最近好吗?

  只这样几个平凡简单的字,霎时就让电话这头的我内心湿润,酸涩难言,静默了片刻才答:“不好”。语调幽幽,满怀一言难尽之感,同时又因他此间问了这样一句贴心的话而感动盈怀。有时候,语言含有特别魔力,不在它力量的磅礴,剧烈撞击,而是它用柔软且无声的触角缓缓攀爬,直到将心包裹上浓到化不开的绿。往事在舌尖徘徊良久,顿了顿,还是压在心头,只跟他倾诉情绪。

  “有时候,我很高兴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我是说在与一系列的悲伤、难过、不知所措等负面情绪的长久纠缠后,突然间就得到了一些道理,不见天日的情绪顷刻间灰飞烟灭,人生顿时开朗,仿佛自己又重新拥有了力量,那些丢失掉的勇气又源源不断地回到身体里。”

  他静听着不说话,我继续补充:“但从灰暗到明朗的过程,非常难熬,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犹如翻涌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喘息,又仿佛溺水,抓不住凭靠。只想哭,狠狠地大哭,哭到无法呼吸。”

图片 1

  “一旦撑过那段时期,就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些久久不能消散的悲观情绪遇光而散。我又活了过来。”

  听我说完,他说了个词——破茧而出。

  我恍然大悟。历年积累的不甘、埋怨、不明白……种种不肯接受的残余情绪烟消云散。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所有伤筋动骨的征途都只为遇见那一刻的破茧,成蝶。这一历程仿佛是光,昭示希望,所有的困顿、束缚都只是暂时,冲破重围后一定能看到碧海蓝天。也因此明白,这段漆黑的隧道不是没有尽头,更明白,完成,意味着蜕变——告别过去的残骸,得到一个崭新的自我。

  这便是我理解中的成长——揭下这一副千疮百孔的旧日盔甲,即便它已与肌肤连成一体,即便这一过程撕心裂肺,然后换上更坚固的保护,再看着它渐渐与身体融合、剥离,过程周而复始。

  二

  风景

  我喜欢独自走那条路,即便已走过千百次。次数与路程的结果,姑且可以算作我已行了万里路吧。灰色的道路安安静静地平躺在大地,除去日渐一日的破损,它毫无变化。我喜欢的是道旁风景,树木与房舍将这段枯燥路程装饰得锦缎般华美。

  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次在滂沱大雨里独自骑车回家。

  雨紧紧地下,鲜红的雨衣上落满雨水,伸手抖落,积水倾泻而下,耳畔又清晰传来雨滴的敲打声,那刻,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即便这雨下到天荒地老,我也不害怕,因为找到了身体发肤的荫庇——雨衣为我撑起的狭小却干燥的空间。

  心情愉悦,目光自然轻快。旷野一片雾气迷蒙,微凉的风从远方吹来,脸庞湿润清爽。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雨水冲刷成鲜艳的绿色,以明亮饱满的姿态挺立。交织在头顶的枝条如翠绿的华盖绵延百里。偶有鸟雀斜掠,雨水沾湿翅膀。

  赏心悦事在心底浪潮般翻动。想要立刻与人分享这一瞬间无法抑制的情感波动。回想了许久,才发现找不到合适的人。美景无人可共享也是一种遗憾,转念叹息不已。所以,我想尽快地寻觅到一个人,来到身边,倾听我的喜怒哀乐,好像这样才称得上**。

  时光荏苒。某天,遇见在道路旁盛放的白色花朵,密密簇簇,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微风拂过,满枝头摇曳着明晃晃的阳光。我扭头,回望许久,发丝在风中飞扬。等到路过那株生命力旺盛的树,才蓦然发现,遗憾的苦涩早已了无踪迹,只有欢喜与惊讶并存。

  记起一句话,成熟,就是当初你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在某天却突然发现你不想要的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已悄然挥别那个寻求他人给予信念的自己。他在不在,我都是我,美景一样可以赏心。

  美景独享,何尝不是一种**。它是我酿造的独特芳香,也是我一个人的神秘喜乐。

  三

图片 2

  十年

  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时常与孩子接触。他们是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女,脸庞纯真,四肢纤细。我和他们相差十岁左右。

  十年,听起来似乎十分漫长,尤其当这还是人生之中的苦难求学岁月,但当你真正站在终点回首,才能发现十年不过是弹指一瞬,而人生至多也不过是十个十年。我已度过两个,正在第三个的路途上跋涉。与孩子们重合的那十年,早在我生命里消失。想起这些逝去的光阴,不禁惶恐,怎么就突然过十年,怎么就成了如今的自己,甚至回想不起做过什么事,认识哪些人,又有怎样心情与感触,过去成为一片空白。

  有时却又会觉得那十年还蕴藏在我的身体里。因为,每当看见孩子们送的幼稚而拙劣的礼物,或是不知疲倦的身影,又或是天真纯洁的眼神,我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十三岁的我也是如此。但毕竟过去了十年,我的任何追忆比起面前这群鲜活的面孔都是苍白。

  从幼儿长成少年,再到现在的青年——这是一段不断告别无涯光阴的旅程。

  四

  告别

  提起告别,第一个能想到的与之密切相关的词就是毕业。在我二十多年的岁月里,毕业已不是新鲜事,经历过太多,除去空闲时的偶尔怅惘,再也不能繁衍出过多的情感。也渐渐明白,怀念失去的光阴,不过是觉得它至今都无法超越,那么,至少过去还是有不少欢笑存在。若,这样的回忆能多一点,那么快乐便是常有的。如此一想,又觉得告别也未必是一个充满伤感与灰暗的词。同时,又悟得告别也暗示着新生——抛弃陈旧的腐烂、灰败,才能重新获得不息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