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冤魂,文物价值惊动世界

多山镇青年农民王长生贩卖服装赚到大钱后,便把买卖做到县城里来了:他在街面繁华的四商店租一柜台经营高级服装。与此同时,王长生又在城郊乡购买了一处单门独院的崭新砖瓦房,举家搬进去居住。
  这房子的原主人是乡卫生院院长赵桂新。去年他家搬进县卫生局家属楼之后,他便把原来的三间砖平房翻盖成砖瓦房。它位于僻静的街巷里,室内布局极其合理,太阳能热水器、有线电视和网线等一应俱全,堪称理想的居所。可是,售房广告已经贴出一年了,一直无人问津。恰在这时,王长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这一信息,立即赶去看房,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顺利成交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可是,每当王长生独自待在家中时,便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氛围笼罩在其中,令人提心吊胆,寝食难安。但王长生却不动声色,暗中观察着每一个角落,希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那么,这房子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不久,王长生耳蒙蒙听到这样一件往事:赵桂新在担任乡卫生院长后不久,便开始集资开办个体胶垫厂,买卖兴隆。这期间,更夫走马灯似的不停撤换,只有从劳务市场雇来的那位操安徽口音的老鳏夫干的时间最长,竟然长达七年之久。那人上任后,一直吃、住在厂里,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受到了赵桂新的高度赞扬。那人的腰包自然鼓涨起来了。待到后来,那人竟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此后不久,赵桂新的胶垫厂也倒闭了。那么,这与此房里的鬼魂作祟能有什么联系呢?王长生百思不得其解。
  光阴似箭,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了。
  就在前年盛夏的一天,年迈的岳母从乡下来到王长生家串门。晚上,王长生只得独自到东屋客厅里去睡了。
  午夜时分,王长生做了一个噩梦:恍惚中,他看见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老头子站立在屋中央,他的额头出现一个血窟窿,鲜血如注……王长生顿时吓得毛骨悚然,周身直冒冷汗……随即,他“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正欲仓惶逃出屋去时,却见那老头骤然蹲下身去,遁入到地下去了。王长生惊愕地张大嘴巴,正要放声高喊时,他忽然醒了。
  待到王长生伸手按亮床头的台灯后,只见枕边摆放了一包东西。他感到十分惊异,迫不及待地打开观看时,里面只有一些纸灰。王长生的心顿时坠入五里雾中……
  此后,一连两天都是这样。这时,王长生猛然悟到了什么,内心疑惑地道:“莫非这屋里真存在冤魂?他接连给我送(纸灰)钱,旨在让我为他伸冤?那么,我还是……”就在王长生将要实施自己的宏伟计划时,一切竟然是水到渠成,事情真相大白了。
  这期间,全乡的小城镇改造搞得轰轰烈烈。目前,自来水已经安到了王长生家。待到工程队的师傅们把下水管道打到王长生的厨房里,再按定点往下打竖孔时,却怎么也打不下去:一连打了四钻,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一定是地基里回填的砖头和瓦片太多,阻止铁钻前进,”队长分析着说。随即,他命令手下人道:“看来,你们只能用铁锹来挖啦!”
  
“好!干!”师傅们高兴地答应道。随即,他们抓起铁锹在厨房里挥汗如雨地挖了起来。
  待到师傅们挖到一米深处时,突然听到铁锹触及什么东西的“咔嚓”声,定睛一看,竟然是人的肋骨,不禁十分诧异。再扩大面积深挖时,竟然挖出了一具男人的尸骨,其额头被钝器击打出一个空洞来……
  至此,王长生赶紧报案了。乡派出所干警们火速赶到现场。通过缜密工作,很快搞清了被害人的真实身份,这就是当年给赵桂新院长当更夫的那位安徽籍老鳏夫。犯罪嫌疑人由此确定为赵桂新。待到干警们前往抓捕时,赵桂新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期间,王长生请示派出所后,自制了个木头箱子,庄重地将被害人的遗骸盛殓其中,然后用摩托车驮到城南的乱葬岗子埋掉了。
  自此,王长生家平安无事。
  两年后,网上通缉的要犯赵桂新被抓捕归案了。在法庭上,他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当年,在乡卫生院翻盖办公大楼时,赵桂新收受了包工头的一笔巨款,被老更夫无意中窥见了。他唯恐这一丑闻败露,干脆来了个“杀人灭口”。这样,无辜的老更夫竟然惨死在赵桂新的斧头之下……
  最终,赵桂新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

发布时间: 2008/1/1 11:38:39 被阅览数: 次
这是一起令人发指的盗墓案件,若非办案人员快速出击,也许,在墓中完好保存两千多年的战国古尸就会化为泥土了。今年12月20日,记者在荆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听该支队副支队长徐洪钧介绍了该案侦破的前前后后。
古墓之乡举报盗墓
“那是1994年3月8日上午10点左右,我清楚地记得,当天队里的内勤放假了。”今年12月20日,曾经为荆门市沙洋区刑警科科长,现为荆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副支队长的徐洪钧,在支队接待室吸了一口烟后,开始介绍这起荣获集体一等功的案子。
当时,沙洋区四方乡郭店村村民阿成,几乎是跑步3公里,来到四方派出所报案,声称郭店村一座特大古墓——后定为“郭家岗一号墓”——被盗掘。
四方乡位于江汉平原西部,南端与楚国古都纪南城毗邻。这里,散布着高大的楚庄王墓、妃子墓群等300多座楚墓,而那些无封无堆的平地墓葬更是无法统计。墓葬里面文物应该很多。当时的四方派出所所长王海林一听古墓被掘,当即带着干警戴清堂、乡文保员李太彪,直奔现场而去。
“郭家岗一号墓”距离四方集镇南约四公里。王海林发现,古墓被掘开了一个直径约1.5米的大洞,洞口周围散放着挖出来的五花粘土和黑漆棺木碎片。
乡文保员李太彪、民警戴清堂和所长王海林先后被绳索吊下墓洞,他们勘查发现,5米多深的洞壁直抵墓室头厢,洞底被扩成直径2米多的空间,足足可供三四人同时活动。墓室的头厢、边厢都已撬开,七八寸厚的棺木被凿开了直径约一米的窟窿。3人下到墓室后,都曾在墓内的泥水中摸索找寻,结果却发现墓中文物已被洗劫一空。具有一定文物保护经验的王海林,根据墓葬的规模和丝绸碎片推断,估计这是一座很有价值的古墓葬,墓中一定有贵重陪葬品被盗走。王海林随即带领民警展开调查。不久,有村民闪闪烁烁地告诉专班民警:墓中可能挖出了一具完整的古尸。
听说挖掘出了古尸,王海林立即将案情向沙洋公安分局、荆门市公安局作了汇报。荆门市公安局领导明确指示,沙洋警方一定要组织精兵强将抓紧侦破此案,尽早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徐洪钧带领刑警开始接触这个案子。
3月9日一大早,四方派出所大门口出现了一份举报材料,上书:“挖大墓的至少有十几人,其中有郭店三组的郭孝平、李立新、李华等人。墓内有存放完好的古尸体、竹书、丝绸等数不尽的古物,价值无法估计。”
举报提供的线索与专案组掌握的部分情况相吻合。专案组经过一天侦查,证实了这份举报材料的可靠性,遂决定在3月10日子夜抓捕相关盗墓人员。
不服抓捕暴力抗法
“那天晚上烟雨蒙蒙,我们刑警科也派出3人参与抓捕行动。”徐洪钧介绍,派出所干警和分局侦查员共10人,兵分两路,分别由王海林所长和官副所长带队,冒雨向郭店村三组闪电出击。
在抓捕组路经郭孝平姐夫家门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人见到有人询问,撒腿就跑。民警戴清堂当即认出这人正是要抓捕的对象郭孝平,便紧追上去,其余干警见状,也及时围堵过来。但是,由于天黑路滑,加上干警们又不熟悉地形地貌,眼看郭孝平朝野外越跑越远,大家顾不得泥泞路滑,盯着黑影,争先恐后地追上去,终于在三四百米远的地方,将郭摁倒在泥水里。
就在干警准备将郭孝平带走时,郭的姐姐、姐夫、爱人等七八个人,拿着铁锹、木棒赶来,有的箍住干警的腰身,有的抱住干警的双腿,有的拉住干警的胳膊,坚决干扰民警给郭孝平戴手铐,更不许将其带走。这时,王海林所长适时鸣枪示警,但这伙人仍不顾一切地阻拦。经过十几分钟搏斗,干警终于突破包围,将郭孝平抓捕归案。
然而,抓捕郭孝平的一场意外冲突,惊动了左邻右舍,其他盗墓贼获知郭孝平被抓,如惊弓之鸟,连夜逃遁。
一封家书撬开嘴巴
郭孝平到案后,先是撒泼,后很快便交代,他于1993年7月,伙同其弟和江陵县的3人,盗掘一座古墓的犯罪事实。民警调查发现这起案件早已了结,江陵的3名主犯已在1993年冬被判刑,郭孝平弟弟也被押送劳教。当时,法院因考虑到郭孝平家庭的实际困难,且又初犯,才对他免于刑事处罚。
审讯快到天亮的时候,郭孝平又吞吞吐吐地交代了曾经参与盗掘另外三座古墓,参与销赃文物十余件,得赃款2000元的犯罪事实。此后,郭孝平再也不谈盗墓的事情,更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参与盗掘“郭家岗一号墓”,也不知道该墓被盗的情况。警方只得将郭孝平收审。
后来的20多天时间里,郭店村三组先后有9名盗墓人员投案自首,并有3名案犯被抓获。专案人员进一步了解到,“郭家岗一号墓”在1994年春节之后多次遭窃,大量文物已流失到文物贩子手中。有人交代,郭孝平等8人从该墓中挖出一具古尸。“但是,挖出古尸的人大都逃窜了,古尸到底在哪里?警方只有从郭孝平身上寻找突破口。”徐洪钧介绍,到4月8日,专班民警已经对郭孝平进行了8次审讯,但他依然对盗窃“郭家岗一号墓”以及女尸问题守口如瓶。
4月8日下午,王海林等人再次来到郭孝平家中,做通郭妻的工作,郭妻承认丈夫郭孝平参与了盗掘“郭家岗一号墓”的犯罪活动。郭妻还当场给丈夫写了一封信,规劝他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争取宽大处理。
4月9日上午,王海林等专班民警第9次提审郭孝平,并阅读了郭妻的亲笔信。郭孝平这才开口交代自己和他人盗窃“郭家岗一号墓”的部分情况,但是却没有谈到古尸的问题。
4月11日,参与盗墓的陈必华迫于压力投案自首,并坦白了参与盗掘“郭家岗一号墓”的经过,称古尸被郭孝平等拖出来后就不知去向了。
紧接着,专班民警第十次提审郭孝平。这次,郭孝平终于全部交代了挖掘古墓藏匿古尸的经过。
胆大妄为疯狂毁尸
“实际上,四方乡郭店村村民的盗宝欲望,是被文物贩子提着一沓一沓的钞票诱惑起来的。”徐洪钧介绍,这里的墓葬群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基本保存完好。1990年代,一帮文物贩子背着成捆成箱的钞票,开始出现在四方乡。在文物贩子的游说下,四方乡的老百姓开始躁动起来,“要起水,找死鬼”、“辛辛苦苦忙一生,不如晚上挖个坑”之类的鼓动性顺口溜,开始在村民中传播开来,一些村民无事就在田地里用金属探测器等简单器械探宝。
1994年2月18日下午,郭店村六组组长侯某和砖桥村九组村民冯某在任大冢子和郭大冢子之间的油菜地里,探出了异常——当时他们不知道下面就是今后的“郭家岗一号墓”。当晚,他俩即邀约了一伙人赶来盗掘。但他们还没挖到一米深,就被郭孝平和本组的几个村民轰走。
此后经过郭孝平等村民的多次盗掘,墓内的文物已经所剩无几了。2月27日晚上8时,村民郭永昌邀约陈某和砖桥村的盗墓老手李宜海等6人,再次对这个墓葬进行盗掘后,没有找到什么他们认为值钱的宝贝,遂打开内棺,接着发现里边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盖着丝绸,完好无缺的样子。李宜海见尸体的头上挽着一个簪,头发还是完完整整的,就狠狠地将这束千年古发一把扯了下来。这时,突然有人提醒“毁了古尸要杀头的”,李宜海等于是急急忙忙地用稻草将棺木盖上,又朝洞里掀了一些泥土,仓皇逃离现场。
3月7日深夜,贼心不死的李宜海邀约郭孝平以及李立新、李华等九人,又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郭家岗一号墓”,准备在古尸上找宝物。
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编辑: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