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风月只乎真心

图片 3

  “月儿,醒醒,月儿!”风用力的摇着沉睡中的月,眼中尽是浓浓的心痛。

  月慢慢的睁开眼睛“都结束了吗?”月试着抬起自己的左手,但是不行,麻木的痛感清楚的告诉月,她的手骨断了。

 

  “那,阿真的问题解决了吗?”

 

图片 1

  “嗯,可是月你……对不起!”风看着从头到脚没一处逃过眼的炎的铁拳的月。

 

  “是我执意,其实,不是很好嘛?我只是手骨断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呢。”月对着风牵了牵嘴角,果然有够疼!

 

 

  阿真啊,月想起多年前阿真单纯的慕言,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么大公司的老板了。当阿真和月说出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月就知道了两人的前路。月记得自己的承诺,“呐,阿真,以后有什么事,开口说哦,我月定万死不辞!”“哈哈哈……”“……我说真的好不好?”“好,好,哈哈哈哈……”

 

  阿真年复一年的努力,终于生意越做越大,而阿真也在努力奋斗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叫乐心的女人,乐心是个温柔善良、成熟热情、勇敢坚韧的女人,所以,当阿真从展会上转身那一瞬,远处的身穿红衣的乐心就这样扑棱棱的飞进了阿真封藏多年的心里。

 

  于是,阿真在思念泛滥成灾的第四夜毅然决定将这个红色的蝴蝶娶到手。

 

 

  月清楚的记得,婚礼那天,台上的阿真和乐心幸福的笑容如此温暖耀眼,彼此一笑间都是幸福的踪影。果然,遇到对的人,幸福便是这样的轻而易举。

 

  月嗔怪的看着坐在身边的风,“喂,大笨蛋,你都还没有给我举行过婚礼哎。”

图片 2

 

  风笑着摸了摸月的头,“丫头,我不是说过,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努力做到的?”

 

 

  二年后,阿真和乐心的宝贝出世了,于是,幸福甜蜜的两口之家就变成了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月经常能在阿真的空间看到阿真幸福洋溢的小家庭和欢乐无忧的大家庭,双方康健的父母以及笑容满足的弟弟妹妹。月笑着想,阿真的愿望果然都实现了。

 

  看空间照片的时候月故作委屈的看着风“风,我也好好喜欢小孩哦,特别是……”

 

  风皱眉的看着月,“那个,明天我们领养一个去好不好?”

 

  月耸耸肩,“算了,我们这个家庭环境对小孩子的心理教育不太好呢,所以呢,我还是养两条狗好了。”

 

 

 

  阿真宝贝出生的第五年,月忽然从内部知道了阿真所在市场将有大的变动,而将要主宰A市游戏规则的便是炎。“炎……”月的心被什么猛烈的撞击着……

 

  经过一天一夜的沉默月还是跨出了房门。

 

  “炎,我求求你,你给阿真一条生路。”月冲破安保的阻拦,冲到炎的面前抓起炎的衣袖。

 

  炎冷笑着看着月,狠狠的甩开抓在袖子上的手臂,“求我?你求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该死的女人!”

 

  “可是,炎……,我……,只要,你答应放阿真一马,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月紧握拳头、面色苍白的望着炎。

 

  “月,你,哈哈哈哈哈……做什么都可以,好啊,你晚上在枫林酒店的1721号房等着我。”炎阴鸷笑着

 

  痛,全身都痛,这是月醒来后唯一的感觉,然后,逐渐被麻木所取代,月倚着墙,试图站起。

 

  炎像魔鬼一样站在对面,“月,你有什么好?!你有什么好?!你究竟哪里值得风为你付出一切了?!”

 

图片 3

  随着炎的咆哮,月的心紧紧的收缩。婚礼前一天,月忽然想到木村石印的器具很适合他们仿日式的新房,便嚷着让风买回来。可是,月没有想到的是,风接连几周的过度劳累终于让他在高速上卡在了大货车的后面,风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那套木村石印的器具讽刺一样的在后座安好。

 

  炎用力的摇着月,不停的咆哮,“如果不是顾念死去的风,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你知道风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他叫我不要怪你,因为你是他这辈子最想保护的人!月,你这个自私自利、厚颜无耻的烂女人,究竟,哪里值得风到死都为你担心了?!”

 

  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冷漠鄙夷的说到:“滚!这次我看在风的面子上,答应的你要求,但是,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心痛和愤怒!”

 

 

 

  三个月后,月从一天的报纸上看到,A市的CB行业重新洗牌,而统领一切的是炎风王道公司,奇迹的是,居然有一家叫MD的公司奇迹的生存下来并发展优异,还附上了MD的幸福家庭照,评论员直称这是爱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