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渡口

多山镇座落在伊通河畔,与大兴乡隔河相望。赵家渡口就是两岸人们来往的交通枢纽,作用极大。但主人却姓刘,而不姓赵,这是为什么?
  早在民国初期,多山镇富商赵大东家看到河两岸人们的往来,都得绕行到伊通河上游的多山大桥,费力又耗时,便动了恻隐之心,特地出资建起了“赵家渡口”,摆渡者就是伙计李卫生。
  李卫生家住南街,二十岁了。五年前,他的父母先后亡故。自此,李卫生无依无靠,常年以乞讨为生,到处流浪。赵大东家看见李卫生着实可怜,便招收他为伙计。李卫生忠厚、老实,干活有门道儿,又肯卖力气,深受主人的赏识。
  待到李卫生来到渡口摆渡后,他忍受着春风、夏雨和秋霜的侵袭,不怕风吼浪涌,全心全意地为顾客服务,受到了人们的高度赞扬。
  光阴似箭,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了。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的隆隆炮声打破了关东大地的宁静氛围,赵家渡口立时繁忙起来了:逃荒的,避难的,扛枪上前线的,往来穿梭,令人应接不暇。李卫生从中得到了很多实惠。
  深秋的一天中午,县城里的一位大富翁携妻带子来到赵家渡口,准备过河去哈尔滨避难……途中,曾经几次被大富翁甩掉了的小老婆春红,她是前几天富翁花钱从妓院里赎出来的。她一直哭哭啼啼,穷追不舍。待到李卫生刚把大富翁送过河去,恰巧春红追赶到渡口。
  李卫生见了,赶紧驾船返了回来。就在他准备送春红过河时,猛然发现了对方左手腕上那只耀眼夺目的金手镯,顿生歹意。随即,李卫生毅然伸出罪恶的黑手,铁钳似的扼住了春红的咽喉,对方很快就窒息了。接着,李卫生麻利地撸下了死者的金手镯后,拎起尸体抛入河中……
  事后,李卫生内心十分害怕。此刻,他眼前总是闪现出春红那惊惧的眼睛,挥之不去。晚上,李卫生接连不断地做噩梦。但几天后,他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便平静下来了。
  “杀人越货,不过如此嘛!”这时,李卫生内心侥幸地道。
  随即,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道:“那么,我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放心大胆地干一场吧!”
  果然,在此后不长的一段时间内,李卫生先后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抢劫了两个单身过河的年轻女人,末了,杀人灭口……
  至此,李卫生的贪婪欲望已经很难满足了。在此后半年的时间里,只要一有机会,李卫生就开始实施犯罪:干净、利落,消尸灭迹,决不拖泥带水。
  初冬,伊通河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赵家渡口只得停业了。李卫生怀揣万贯不义之财,欣然回到镇里:赌博、嫖娼和吸鸦片,挥霍殆尽……
  第二年,李卫生照例重操旧业,冬闲尽情享乐,醉生梦死……
  第三年、第四年……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有位哲人也说过,财富往往使人走向邪恶。善与恶就在人们的一念之间。李卫生没有经受住利益的诱惑,逐渐堕落下去,最终走向深渊。就在第五年盛夏,李卫生遭到了灭顶之灾。
  那天深夜,李卫生竟然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起来。于是,他索性走出窝棚,沿着伊通河边漫不经心地向前走着,走着……此刻,河水静静地向前流淌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在水中徘徊……忽然,李卫生看见有张八仙桌子浮出水面,桌子上摆着麻将牌,桌边坐着自己最初所杀的三个年轻女人。其中春红向他来了个媚眼,娇滴滴地召唤着:“三缺一,你快过来呀!过来呀!……”此刻,李卫生的魂魄仿佛被摄去了似的,不由自主地奔向前去……恰在此时,他脚下那段河岸“扑通”一声塌陷到水中,李卫生不折不扣地喂了鱼鳖……
  此后,赵家渡口长时期搁置起来了。
  解放后,赵家渡口划归村集体所有。随即,村里委派一位刘姓社员来经营管理。不过,“赵家渡口”一直沿用至今……
  
  

【还原花】
  
  暑假第一天,多山镇中学中年教师张光辉随同那位卖花男人前往A省,揭开了贩卖花草生意的序幕。
  临行前,张光辉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地道:“如果我这次出去把买卖做好了,下学期干脆‘停薪留职’,甩开膀子大干一番好了!我不怕钱扎手。钱越多越好,这才能够体现我的人生价值呢。”
  一九九一年七月,张光辉自地区师专中文系毕业,志愿来到偏僻、闭塞的多山镇中学任教。他二十二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工作在教学第一线,成绩斐然。只因张光辉性情耿直,不会说好话,巴结人,致使历年来的“优秀教师”和“先进工作者”等荣誉与他失之交臂、擦肩而过。时至今年初,张光辉晋升“中教一级”的美梦化为泡影之后,他便产生了适时出去挣大钱的想法。谁知,机遇很快就来临了。昨天下午五点钟,张光辉踏着下班的铃声走出校门时,只见门外地摊上摆放着几堆茎、叶蜷曲的干草团,只是根须细长分明。几位女顾客蹲在那里挑选着,其他人围拢着问这问那。卖花男人展示了几幅花的彩色图片,耐心细致地为他们讲解着:“还原花生长在南方的沼泽地里,属于水泡花类。它采集出来即为干草状。你们买回去把它插入装水的瓶子里,四小时恢复绿色,三周后开花,花色分为红、黄、蓝、白和浅粉五种,芳香四溢,沁人心脾,顶风香出四十里,醉死人啦!你们赶快买吧,晚了可就……”
  张光辉听到这儿,不禁怦然心动。于是,他赶紧凑上前去与卖花男人攀谈起来。
  待到张光辉得知卖花男人为“下海”的农艺师时,顿时肃然起敬。及至了解了进货渠道和销售情况后,张光辉内心已有谱了。
  于是,他把自己的打算向卖花男人和盘托出,并且恳求对方助自己一臂之力。卖花男人欣然应允。张光辉心里不由地乐开了花。
  坐了一昼夜火车,二人风尘仆仆地赶到A省农村那一望无尽的沼泽地边,只见一大群青年男、女正在热火朝天地采集着还原花呢。
  卖花男人照例是与那位批发站老板讨价还价,比比划划,没完没了。
  张光辉很快弄清了其中的一切:还原花只是一种矮生水草,也不开花。所谓“花”,则是人将一束塑料花插入其茎、叶间拍摄所得。至此,张光辉失望地摇开了头。
  当天晚上,他毅然坐火车返回来了。
  待到新学年开学后,张光辉依旧讲授那最不被人重视的地理课,无怨无悔。
  
  【浮与沉】
  
  我死了。
  我是在渡河途中因翻船落水而丧生的。发生这次意外事故的前前后后,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天是端午节。
  早饭后,我照例步行到伊通河边的宋家渡口,准备渡河去“三不管”游玩一番……
  三不管位于周围三县交界处,方圆五公里,三面环山,一侧临水,风景优美,空气新鲜,可谓当地尚未开发的天然旅游景点,令人流连忘返。每年节、假日,人们总是不约而同地前往游览……
  今天渡口格外热闹。只见码头上站满了顾客。他们身穿节日的盛装,焦急地等待着渡河。
  摆渡者宋老大挥汗如雨地往返于伊通河两岸,一刻也不停留。他依旧是驾着那只破旧的木船接送客人,每次都是超载运行。这样,渡船仿佛一只病残之牛,艰难地前行……
  不幸终于发生了。待到我渡河途中,船至河心便翻下水去……
  起初,落水者浮在水面上,两手奋力搏击着,拼命地呼喊着:“救命呀!救命呀!……”
  与此同时,码头上聚集的人群中也响起了呼救声:“快来救人呀!快来救人呀!……”但始终未见有人下水来。
  这样,我们的希望破灭了。
  转眼已有几位同伴沉下水去……
  我因为不会游泳,接连被呛了几口水,只觉得鼻孔发辣,耳朵轰鸣,脑袋眩晕,四肢乏力,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飘向远方……
  
  【一课多人授】
  
  多山镇中学校教师严重超编,人满为患。因此,每学期初的教师分工便成了校领导大伤脑筋之事。就说初一美术课吧,有史以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一人讲授,满额工作量。后来,陡然增加到三人时,教师备课要求的教案、进度、教法和作业“四统一”就很难达到了。怎么办?到底怎么办?一个星期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李树山校长,着实令他愁眉不展,寝食难安。
  这天晚上,李校长看罢央视动物世界节目,便从中得到启发:对呀,青蛙的身体是由头、躯干和四肢组成的。那么,三个人不可以同上一节课吗?只画鱼类和两栖类吧。每位教师画一部分,最终构成一个整体画面。一课多者授嘛!别开生面,美哉妙哉!想到这儿,他高兴地拍板道:“好,就这么办!”
  新学年开学后,美术课便由三位老师共同来讲授了。届时,他们仿佛歌曲大连唱似的接连登台献技,妙趣横生。
  待到美术教师增至五人时,教学内容便改为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了。照例是每人画一部分,最后组合成一个整体。
  目前,美术教师还在增加。只因动物界尚未进化出更高级的动物来,李校长为教师分工时没有什么作参考了,这令他一直很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