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02com永利官网】清白的结婚

  严思思是紧绷着一张脸从女友叶子那里回到的家。家仍旧是那个家,可心里怎地一个不舒服,看哪似乎都有了些许模糊。
  五点零八分。老公差不多下班了。她稍微拾理了一下心情便钻入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老婆。林子明一进家门便边叫着边放下公文包一头钻进厨房。他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腰,嘴巴贴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说,你辛苦了,老婆。
  可以吃饭了。她挤出一丝微笑一边盛饭一边说。
  他依旧边吃饭边滔滔不绝地向她讲述自己这一天遇到的所有事,或好或坏,只是这一次她不以言对,默默地看着桌子吃着自己的饭。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老婆?他终于察觉出她的异常。
  我今天去叶子家了。她仍看着桌子。
  哦,叶子出事了?他边问边夹起菜来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
  子明,我说过很多次,我与其她女人不同,你是知道的。她放下筷子,眼睛对着碗里那些白灿灿的米粒。
  知道,我老婆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婆了,哪能拿来同其他长头发相比?他笑兮兮地夹了一块东坡肉放到她碗里。再吃些,否则你就要变成白骨精了。
  子明。她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他看。
  怎么了?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他诈异地瞅着她。
  我也说过,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由你亲口来告诉我,而不是从别人的嘴里得知,你明白吗?她眼里含着泪花哀哀地对着他。
  我知道,无论什么事我都一定会告诉你的。他迎接上她的眼光心里忽闪过一丝惊慌。怎么了?
  叶子说,她昨天下午看见你载着一个女人去了酒店。她一字一滴泪地说出来,那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如芒刺刺痛着她的心。反驳,快反驳呀!她心里不停地渴唤着。她多么希望他能生气地掷掉筷子气愤地反驳她,大声地骂自己不信任他,那么她会哭着投入他的怀里告诉他是自己听信了别人的话多虑了,并请他原谅自己,她会选择相信他,会一如既往地爱他胜似自己,可是他没有,他没有,他只是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筷子,轻叹了一口气说。吃饱了吗?咱俩再泡上一壶茶喝吧。然后淡然地起身走向客厅。
  依旧是他泡的茶,每泡一壶便倒在两只小瓷杯里,然后用夹子夹上一杯放在她抬手可及的地方。她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滴落在杯里。此情此景是每晚都必重温的,那是怎样的幸福光景?可今晚,今晚的茶却为何如此苦涩?她顾不及烫抑起头一口气喝完。
  思思。连口气都变了,呵呵,还真是人生如戏哪。她的心微微地颤动着。有一件事我一直不知该怎么同你开口,可今天既然你自己提出来了,我想,反正迟早是要说的,不如就趁现在说明了也好。他对着茶盘不敢抬起头去看她一眼,他知道,她正瞅着自己,而眼里必定是缀满了泪水。她是我老板,两年前他老公出车祸过世后就由她接管了公司,你也认识的。他停顿了一下想等她发问,可是她没有。想来她早已是泪泗滂沱了吧。他心酸地想着不敢抬头。她接手公司后许多业务都不熟悉,全都是我在一旁帮忙,所以她很感激我,也很倚重我。
  所以你为了你的前程就以身相许了?她止住泪不由轻蔑地说道。
  她是暗示了好几回,可我一直都不接受她的,思思。他忽地抬起头来看着她。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她突然变得越来越冷静。
  要不是去年你说要买房子,我也不会……他皱着眉头有些说不下去了。
  跟这房子又有什么关系?
55402com永利官网,  我看你那么喜欢这房子,这是我在结婚时对你的承诺,我想要送你一幢房子让你做女主人,而不是总靠租房度日,可钱又不够,就私自挪用了公司十万元公款,后来被公司的财务发现还报了警,是她帮我解了围的。他说出这话后又低下了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隔了一会,他按了一下开关再一次将水煮沸后倒进茶壶里,冲出两杯茶来,依旧夹了一小杯放在她抬手可及的地方。
  她就那样凄凄然地望着他,也不想再问下去,她只是在等,等他给自己一个结局。
  思思,我们结婚到现在也有十年了吧。他略微叹了一口气。很可惜你不能生育。
  我知道你很喜欢小孩子,可是当初检查出来知道我不能生育时你不是说没关系的吗?你不是说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因为你……她哽咽了一下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来。爱我。她刚一说出口那眼泪便哗哗地直流下来。她紧咬着下唇让自己不要哭出声来,只是眼泪仍极不争气地四溅开去。他始终不敢去与她对视。
  思思,她有了,而且催得很急,她想结婚。他说出这句话后连自己也吓了一跳,肩膀不由自主地抖着,有什么地方随着隐隐作痛起来。
  她不发一语,起身走进卧室。什么也不用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不是吗?她流着泪安静地躺下。
  思思。他急急地唤了她一声跟了进来,在床边站了一下也躺了下去。思思。她背对着他,把自己倦缩成停留在母亲子宫里的状态,尤尤地任由眼泪溅湿枕巾。
  他从她后背将她紧紧地团抱住。她感觉好像有什么凉嗖嗖的东西沾湿了自己的衣服。思思,对不起,思思。他就这样一直团抱着她,细若游丝地呼喊着那具已冰凉如死尸般的身体,慢慢地露出哭腔。
  时间是怎么过的?天是何时亮的?此时是何时?严思思几乎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踉跄地走向洗手间,对着镜子一件一件地慢慢卸去身上的衣服,一头扎进冷水里哗哗地冲洗起来。好痛,好痛。她似乎听见自己的心脏发出的阵阵呻吟声。她用手捂住它说。别叫,别叫,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当她打开洗手间的门时,林子明那张憔悴彷徨的脸便出现在她面前,她视若无睹地兀自走到梳妆台拿出吹风筒坐下来吹头发。他跟过来,缓缓地从她手里拿过吹风筒说,我来。
  他的手指在她的发间流动,如此温柔,她甚至觉得刚刚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恶梦罢了。
  林子明,咱俩离婚吧。她盯着镜子里的他,他低垂着双眼,双手战栗了一下后继续帮她梳理着头发,她好似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落到了她的头发上,然后在接触到吹风筒灼热的风后便嗞地一声消失灭迹了。

嫌疑是裂痕的开始。偏那阵子方鸣工作忙,总是加班到很晚。思思更加疑虑重重,一个清水衙门也会很忙?忙是不是借口,他其实是和崔翘旧情复燃了?

“清者自清嘛,咱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别人爱说什么咱也管不着。再说,就算我老婆真是小三上位,只要我自己喜欢,他们能怎么着?”方鸣握着思思的手就往怀里拉,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思思摇摇头,是他神经大条呢,还是他不在乎我?他真不知道我这段时间为什么生气吗?

“你紧张?”思思冷笑。十一点多才打来电话叫紧张?

思思开始恨当时的低调冲动。早知道会有这样的误会,当初她才不会急着结婚,她一定会要个像样的婚礼,免得大家误会丛生。

思思惊得张大嘴巴,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方鸣又打来电话说加班晚回时,思思不想再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等到深夜,直接回了父母家。

该宣传的该正名的,一块办了

二婚男闪婚,就一定是小三上位的原因吗?

两行泪顺着思思的腮轻轻滚落,她看着方鸣的眼睛问:“你真的爱我吗?”

她痛下决心,如果方鸣再这么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和处境,那就离婚。当所有人误会自己的时候,她不指望他誓死捍卫自己,但至少也要用他的“螳臂”挡上一下,方鸣对这件事听之任之的不作为作风,让自己心寒。

思思的眼泪扑簌扑簌就往下掉。她恨不得拉着所有人解释:我不是小三,我和方鸣是在他离婚后认识的。可是,旁人会不会以为此地无银三百两?

明知方鸣在和稀泥,思思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总不能逢人便说自己不是小三吧,那不成神经病了。前妻崔翘以前是很讨方家人喜欢,可她已是过去时。自己才是和这个大家庭长久相处下去的人,没必要去较那个真。

去方鸣家吃中秋的团圆饭前,新媳妇思思好好地表現了一把自己的贤惠。完了洗碗收拾厨房,却听见厨房隔壁的小阳台里有人正在议论自己:“我发現这个新二嫂还真会表現自己。你说我二哥才离婚几个月呢,就又结婚了。要不是以前就认识的,能有这么快吗?”思思听出来是小堂妹的声音。

方鸣一怔,“说什么傻话呢,当然啊。”虽然两个人是相亲认识,但他一直很欣赏思思的孝顺和通情达理。

谁说新人就不哭的

孤军作战是会产生怨怼的

“难说。現在这世道,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崔翘当时要有这眼力见儿,你二哥还能和她离婚?”说这话的是表嫂。

方鸣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思思成了小三,自己也成了负心汉,他原本以为婚都结了,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成了,没想到却深深地伤害了妻子。上一段婚姻,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出轨才画上了句号。因为是二婚,他原本想低调地幸福,没想到众人把这种低调当成了他心存愧疚,他自己受些委屈没什么,可是,他真的不能再委屈思思了。

晚上十一点多方鸣的电话才打来,得知思思在娘家,他开始不高兴:“怎么事先没告诉我一声?见你不在,我紧张死了。”

第二天,思思还在睡梦中,方鸣就把早餐端到床边,单膝跪下:“你愿意嫁给我吗?”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我不知道我成为大家眼中可耻的小三你是什么感想,我只知道这顶帽子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思思的眼泪开始纷飞,“如果,我一直感受不到你的爱,我不确信自己能坚持下去。”

门外天晴日朗,思思却觉得耳边阵阵雷声。我几时成了小三了?思思向来是洁身自好的主儿,一辈子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名誉。方鸣离婚时,她还不认识他呢。方鸣没听到这些闲话吗,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她真想跳出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这些事能一是一二是二的说道吗?

她对方鸣的态度也开始不满。有些事自己这个新人不好开口,方鸣就一点都没看出自己的尴尬和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