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在记忆里的玫瑰,忘记的感觉

  记忆是根长长的线,缠绕在我走过的路上,我不停地往前走,它也不时地牵引着我往回看。我怀念那些年的时光,怀念那段被自己剪下的青春。
  从来未曾想到过,我QQ中会有你的名字在闪烁。更不曾想到,羞涩沉默的你,竟然在十八年后终肯开口诉说那么多。说着曾经那些年我从不知晓的隐忍,找寻。我看着屏幕上传过来的那字字句句,而我只能无语。又能怎样呢,如今的我们都各有天地。二十五年前在你默默守候五年的清浅试探中,年少清傲的我选择了躲避,无言的拒绝。只是你却从不知道,你未曾说出口的爱恋和守候,是多么的让我惶恐而又期许。那些属于清涩时节的惶恐,属于我们那个80年代的惶恐,在理所当然中也就那么戛然而止。
  青春里的自尊,就像是一张张扬着的薄脸皮,吹弹可破。初中时我恼于你的羞涩,恼于你对我的温婉,也恼于你看我时眼里闪烁着那如同皓月般的明亮。更恼于课桌里你为我捎带的早餐还有每隔几天的一颗咸蛋。想起为了让你知晓我的好感,曾在一个下晚自习的夜晚叫上两个女同学外加你一个男同学搭伴。打着手电筒一起回我家,美其名曰回家取生活费。半夜敲响家门换来的是母亲的一顿臭骂和母亲为我们四个下的四碗粉条。用现在的话来说,那晚的自己就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而对于母亲当时的责骂对我来说就是左耳进右耳出,没有一句走心。然而,你却不知道,初中的三年时光里。除了女同学,你是第一个被我带进家门的男生。还记得初三时有一次物理晚自习,不知道是那次考的太差还是什么原因被老师留堂罚抄。而我也不知道为何和那王姓老师对着干,就是不抄。于是和老师犟着整整坐到凌晨三点多。是你,不言不语坐在我后面陪我到凌晨三点多,老师终是放我一马。
  若说初中时是恼你,是缘于母亲的管束。何况那个年代的我们把所谓的好感与爱恋视若洪水猛兽而不敢越雷池一步。那么对于十七岁时就读于同一县城不同技高的你与我的那份朦胧,更多的是属于青春期的烦燥和懵懂。或许你我都是知道各自的心意,但那又有何用。傲骄的我想要的是你的肯定,想起曾经为了要证明你对我的那份朦胧,我曾在同学们为我举办的16岁生日聚餐和影厅里,故意冷落买上礼物翘课赶来的你。坐在离你很远的地方和男女同学嘻笑打闹。你不言不语温婉看我的神情,愈发让我抓狂,让我疑虑。为了要证实自己的想法,我想了很多的方法。而最终选择了在一次你踩着单车来校看我时开口向你借三百块钱。
  要知道,对于那时学校一个月生活费只要八十块钱就可搞定的年月,三百块钱对于你我,对于出身农家的孩子来说可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当时的我认为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足以证明什么。
  你说你只有伍拾。
  “全给你,不够过几天再给你送过来。”
  看着手中的伍拾元钱,固执的我认为,或许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都说琉璃易碎,恩宠难回。对于那个青涩年月的我们,注定了我们终究相离。十七岁岁如白驹过隙的日子令我们越走越远。而我却记忆犹新。那些从没有说出口的秘密却还如磐石一般,久据在心底。
  几年后回家,在同学的药店里闲聊,得知你去当兵已有一载。心中暗自替你高兴,或许,军营可以让羞涩温婉的你得已成长。年纪的增长让我已有足够勇气在我妈妈面前谈论年少时的自己和你的那些青涩时光。以至母亲悄悄去查了你家的根底后回来打电话告诉我说家里父母不错就是有一个生病的姐姐。也因此让我略略了解那些曾经属于你的羞涩沉默。我们却终是依然相离杳无音讯。又过两年回家依然在同学药店相聊,得知你已娶妻生女,过得不错。而我却还是单身,心底失落的隐隐泛酸。
  曾固执以为,那个羞涩沉默的少年会一直在不远处守护着孤傲的自己。只是不知道,你早已走远。你我终是错过。我也绝决地让自己剪掉了那段青涩,还有那一缕曾予你的青丝的缘由。我曾一度迷恋街头走过那一米七几留着三七分发型的白衣少年的背影。曾一度迷恋早餐店那温热的咸鸭蛋,不为吃,只为心底那份用涩意裹藏了的甜蜜。或许你不知道,我也喜欢过你那么多年。我的缄默不语并不是我的后知后觉。那些年的时光枝繁叶茂。那些沉默却饱满的日子里,因你羞涩沉默不言不语,它们从不曾出口,从没回响。但它们却是我十八岁时最好的时光,那么真实地存在过,以至在后来十多年来,我总能在那些最寂廖的时候忆起那曾经的清涩,那些朦胧细节,占据了我后来十多年的光阴。
  十八年后的今天被你再次提起的回忆,瞬间洞穿的感觉总是有些疼,但是各有天地的我还是只能以孤傲的姿态来对你。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想,你于我的意义。我知道和这世间所有的人都不同,是纯粹、是珍惜。或许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过这样一个如你般的少年,青涩、阳光、炽热的双眼,纯静的如同一汪湖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和时光不老等词语,我们大概是对其最无奈吧!我们都最怕时间的悄悄逝去,但面对现实的兜兜转转,我们不得不去“浪费”时间,因为时间是一个伟大的作者,它必将写出完美的答案。

     
我曾经有个因为梳头发而讨厌去的学校。
年少时的欢喜也是喜欢的少年,都说小学是个幼稚期,什么都不懂,望着上课时手舞足蹈的老师,有时哈哈大笑起来,合着小伙伴一起在上学路上追逐打闹,跟讨厌的同学大打出手……,一个现在的我——含蓄内敛也有这样的童年?瞬间感觉我的调皮是如此温暖滑稽,想起,想起,想起,这么多的画面与感受只能用“想”来做出行为,不觉遗憾,大学老师讲述一部关于逮捕机器人的电影时,这句“情感是区别人与机器人办法之一,另外一个就是记忆”我十分深刻。对啊,回忆不就是我们对过去事情唯一怀念的方式吗?即使只能想那也只能是唯一的了,所以我们才那么对过去进行怀念和追赶。踏着旧旧的帆布鞋,戴着少了一个角的红领巾,满身大汗的望着伙伴跳橡皮筋。不明学海,只知玩乐;不惧尴尬,只懂谈笑;不怕分别,只晓往返。

     
我曾经有个因为二次函数而喜欢的老师。曾几何时,我们都面带着青涩的脸庞,做着规律且极具画面感的数学试题,那时的我,渴望看到我的敬爱老师的评语,他那红色的字迹,他那桀骜不驯的书法板书,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他的晚自习,我从不觉疲惫,也多次忘记了时间,那段数学晚自习后被家乡夜晚路灯笼罩着漆黑的夜里,我感受到的是璀璨的光辉与无尽的温暖。

不要忘记,思考是人一辈子重要的事儿

要说我的懂事儿或者心智成熟时期就属初中了吧,而他则是我人生启蒙的引路人,我的初中班主任也就是我的初中数学老师。话语在我看来是无尽强大的,但此时我却觉得我无法具体形容出我的老师,因为那实在是刻骨铭心,我只想一直在每年的教师节给他发送一条简单的短信:“老师,祝您教师节快乐,您的学生小钟同学。”相对初中的5年之后,我也即将成为一名老师,我深受人生路上的老师的教导,决心做一名“关爱学生,为人师表”的老师。

     
我曾经有个因为阳光的笑容而羞涩的青春。
高中,大概那时的我们都清楚成熟的话语“谁的青春不迷茫”。记得刷题的夜晚到清晨的黎明,这距离现在最近的时光,经历了怀念的小学初中,高中,我更加想抓住且不放手,幽幽号角,青春的旋律让我不觉耳边幻想起这样段歌词“你骑着脚踏车载着那女孩,不用着急去哪,不怕风雨来,你一笑我的天空就晴朗,看着你我知道了天使的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