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小坏

“嗯,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保证在此之前先杀了你。”信洸一边开玩笑,一边担忧地说道,“你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如果再与佑崎交手,恐怕……”
“放心,我怎么都会留着一口气,等你把我治愈。” “你……我说正经事,你……”
信洸接下来的话,被推门而入的辰影硬生生地打断了。
辰影手里拿着一张金光闪闪的邀请函。
“祀夜大人!”辰影恭敬地说道,“佑崎大人派人来传话,请你务必出席,否则,琉璃性命难保。”
哦? 这么直接的威胁不像佑崎的风格呢,大概是佑崎等得不耐烦了。
“啊,原来是吸血鬼的盛宴!”祀夜挑眉,随意扫了一眼邀请函,笑容渐渐凝结,“如此重要的宴会,我怎么能不出席呢?”
他当然会去,而且,他还要将琉璃夺回来! 宁静的夜晚。
月亮躲进了云层,苍穹漆黑如墨。
金碧辉煌的大厅,华丽绮美的装饰,熠熠闪光的水晶灯,无一不昭示着主办人高贵的血统和身份。
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宾客,每个人都拥有一张精致得几近完美的面孔。他们的美丽是无懈可击的,是毫无瑕疵的,这就是血族最引以为傲的绝世容颜。
不但如此,每一位宾客的身份和地位,都能够让很多普通人望而却步。其中不乏高贵威严的侯爵、伯爵,还有温文尔雅的医生、律师,更有光彩照人的明星、模特,全部是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
宴会即将开始的时候,祀夜面带微笑地走进了大厅。 “祀夜大人!”
“啊,祀夜大人!” “祀夜大人!” ……
出席宴会的贵宾纷纷转过身来,毕恭毕敬地向祀夜行礼。 “祀夜大人!”
“祀夜大人!” ……
祀夜每每向前迈动脚步,身边都会有人弯腰鞠躬,绅士恭敬地问候他。
他一直保持着惯有的温柔笑容,对所有人微微颔首,点头回礼。
“祀夜大人,您这次从西部回来,不会再离开了吧?”
“祀夜大人,请您不要再走了。” “祀夜大人,我们愿意追随您的左右。”
“祀夜大人,您……”
终于,祀夜脸上的温婉笑容消失殆尽,清澈如水的红眸里出现了一抹冷凝的光芒。
“我支持大家多多叙旧,多多联系,不过,要在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
他讲话的声音仍然平和亲切,但他那高贵优雅的姿态,却俨然带出了几分明显的威严与不悦。
刹那间,喧闹的大厅出现了死寂般的沉默。 “咦?怎么回事?”
故作惊讶的询问从正前方传来,祀夜讪讪地勾起嘴角,冷漠的视线对上了佑崎那双狡黠含笑的红眸。
“佑崎大人!” “佑崎大人!” …… 众人纷纷向佑崎膜拜,再次谦恭谨慎地行礼。
“谢谢大家出席今天的晚宴。”
佑崎的举动与祀夜不同,他主动向大家提出问候,表示感激,这对于纯血种之外的血族族人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高级待遇。
“今晚,我邀请大家来,是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佑崎的话立刻引起众人的低声议论。
大家面面相觑,或露出紧张,或露出惊愕,或露出疑问,或露出期待,唯有祀夜仍然带着他的招牌笑容,好整以暇地凝望着几步之遥的佑崎。
“下面,我介绍一位嘉宾给大家认识。” 佑崎微微一笑,向右侧伸出手。
很快,在两名婢女的陪同下,身着晚礼服的琉璃走了出来。
祀夜的红眸猛地紧缩,嘴边漾起一道凝霜般的寒光。
“这位是琉璃!”佑崎抓住琉璃的手腕,得意地笑道,“我想让她作我唯一的食粮。有了琉璃,我向大家保证以后不会再要你们的血液。请出席宴会的各位,做个见证。”
众人哗然。
牺牲区区一个不名一文的人类,大家就可以从佑崎的束缚中挣脱,谁会不赞成呢?
“祝福佑崎大人!” “祝福佑崎大人!”
大厅内立刻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声和祝福声。 “不可以!”
祀夜走到佑崎身边,红眸紧紧盯着琉璃,见她拼命摇头而讲不出一个字,他知道,佑崎已封住了琉璃的声音。
祀夜抬头轻拍琉璃的后背,佑崎默然旁观,竟没有阻止他。 “咳……咳咳……”
琉璃接连咳嗽几声,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 “夜!” “琉璃……”
祀夜想将琉璃从佑崎手中夺回来,谁知,佑崎先他一步,用力钳住了琉璃的后脑勺儿。
“佑崎,适可而止吧。” 祀夜厉声呵斥他,眼眸中涌动着烈焰燃烧般的炯炯红光。
佑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抬头望向怔立在大厅中的每一位血族族人。
“哦,忘记对大家说了,其实啊,琉璃也是夜选中的食粮。”他故意拧了一下眉毛,揉了揉棕色的卷发,为难地说道,“现在,怎么办呢?不如,我和夜来一场公平的决斗,胜利者的奖品就是琉璃。至于失败的一方嘛,听天由命吧。”
祀夜冷冷地望着他,全身散发出一股不寒而力的怒气。
哼,这才是佑崎的目的!既想趁人之危除掉他,又想找一个冠冕堂皇、让大家认可的理由,果然是卑鄙低劣的举动呢。
可是,明知如此,为了琉璃,他却不得不接受。 “好,开始吧。”
祀夜点头,红眸迸发出鲜血般的光芒。 “咔咔咔……”
大厅中央的水晶灯瞬时变成了一块块碎片,准确而迅速地袭向佑崎。
毫不犹豫地,佑崎把琉璃抓到身边,迎接着那些飞来的碎片。
“喂,你没听人类说过‘空城计’只能用一次吗?”
祀夜飞速靠近佑崎,用力揽住琉璃的腰身,同时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咔咔咔……”
水晶碎片几时改变了方向,全部集中在佑崎的手臂处,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祀夜就是想采用近距离的攻击,逼迫佑崎放开琉璃。 “嘁!雕虫小技!”
佑崎稍稍缩紧红眸,水晶碎片顿时化成了灰烬。
眸色再次加深,团团火球滚滚而落,令祀夜不得不迅速闪身,跳向远处。
“咳咳……”
祀夜的力量仅仅回复五成,再次消耗后,他的身体开始难以承受更多攻击了。
“夜!夜!”琉璃努力伸出手,想要碰触他,“夜,你快走吧,不要再打了……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我要你活着,一定要活着……”
祀夜温柔地笑望着琉璃,墨玉般的黑发自由飞舞,在他那张俊美无暇的容颜上洒下点点清影。
“琉璃,我要带你走!” 今晚,无论如何,他都要夺回琉璃! “夜,你……”
看着祀夜执着坚定的眼神,看着他温润如风的笑容,琉璃的心比刀割还要疼痛,仿佛被荆棘贯穿,狠狠地鞭打,疼得碎裂而窒息。
“我没关系,不要担心。”
祀夜微笑着垂下视线,再抬头时,双眸已经凝聚了新的力量。 “咔嚓……咔嚓……”
燃烧的火焰和凌厉的闪电,一起从天而降。
佑崎的身后顿时出现一片连绵的火海,头顶处是一道道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电波。
好机会! 祀夜趁佑崎应对火海的间隙,落在琉璃身边。
突然,佑崎伸出手,用力打在祀夜胸口上,将他弹出几米远。 “啊……咳咳咳……”
鲜血,从祀夜的嘴角汩汩流出。 他的面色苍白,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夜……”
琉璃大声喊他,眼泪不可遏制地潸然而下。 “佑崎,你杀了我吧。”
琉璃凝眸望着佑崎,泪花在眼角旋转绽放。
“哈哈,我可舍不得杀你。”佑崎狡黠地笑道,“杀了你,夜会有多么伤心啊!杀了你,夜就不会陪我玩游戏了。哈哈!哈哈哈……”
陡然间,佑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视线缓缓向下移去。 “你……”
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琉璃这个愚蠢懦弱的人类,竟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腕!
“你杀了我,杀了我!” 琉璃闭起双眼,晶莹清澈的泪水淹没了她的心。
“琉,琉璃……”
祀夜费力地站起身,周围旁观的族人竟没有一个上前搀扶,因为他们害怕,害怕佑崎的冷漠无情。
突然—— “咔咔咔……” “嚓嚓嚓……”
无数冰锥向佑崎飞去,带着强大的力量,步步紧逼。 “夜,你还能坚持吗?”
信洸扶住祀夜,掌心里冒出几缕精灵之气,为祀夜治疗伤口。
信洸的突然闯入,让周围的血族族人露出了仇视的眼神。不过,当他们看到祀夜淡漠而凛冽的目光时,又开始犹豫了。血族的冷酷本性让他们每个人都选择了旁观,选择了等待?#65308;热桓詹琶蝗烁页鍪职镏胍勾笕耍衷谒峭蝗痪砣胝獬≌罚峙蚂胍勾笕恕⒂悠榇笕肆奖叨嫉米锬兀纱嗷故蔷补燮浔浒伞<BR>“够了,不要……浪费你力量……”祀夜低声对信洸说道,“你继续攻击佑崎,我去将琉璃带回来。不过……”他惨淡地笑了笑,“可能我无法陪在琉璃身边了,洸,拜托你,待我照顾她!”
“夜,你不能……” 信洸拦住他,紫眸中流转着恳求的光芒。
祀夜轻拍信洸的肩膀:“记住我的话!快,开始攻击!” “咔咔咔!” “嚓嚓嚓!”
“轰轰轰!”
信洸的紫眸紧紧凝缩,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和淡定,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决斗,尽快帮祀夜疗伤,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啊——” “啊——” 信洸和佑崎同时打伤了对方。 “洸学长!”
琉璃被祀夜带回身边,只是,祀夜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
现在,能够救祀夜的人,只有洸学长,可洸学长受了重伤,怎么办?
“夜,夜……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
“夜,你不要死,不要死……你不可以丢下我,知道吗?”
琉璃的泪水一滴一滴掉在祀夜脸上,祀夜却无力回应她,哪怕是一句话也回应不了。
“夜,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呢?” “琉璃!”
信洸突然想到,琉璃很可能是夜之王和精灵女神的女儿,那么,琉璃的血应该能够挽救祀夜的生命。
“洸学长?” “琉璃,让祀夜吸你的血,你愿意吗?”
吸血,对于血族来说,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但是,被吸血的人类,所承受的却是一种痛苦。
“我愿意!”琉璃迅速点头,“只要能够让夜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做。”
“那么——”信洸稍稍凝眸,“我来帮你。”
转瞬间,琉璃的手腕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慢慢溢了出来。 突然——
受伤的佑崎一把抓过琉璃,红眸被琉璃的鲜血满满填塞。 “咔咔咔!”
几支冰凌飞向佑崎,迫使他立刻放开了琉璃。 “洸学长,谢谢你……”
毫不迟疑地,琉璃将自己的手腕送到了祀夜嘴边。
血的香气和味道,唤醒了祀夜体内的嗜血本性,他渐渐睁开眼睛,贪婪地捧住琉璃的手腕,沉醉地吸食起来。
疼痛瞬间蔓延到琉璃的全身。
她说不出这是怎么一种奇怪的痛楚,仿佛身体里的每一滴血都在跃动。
祀夜痴迷地吸着琉璃的血,心底那种对血液的渴望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血液中的记忆一幕幕冲入他的脑海,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恢复了理智。
原来,琉璃真是夜之王和精灵女神的女儿,是他一直寻找的纯血公主!
他从琉璃的血液中读到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火蔷薇”并非美纱的随身之物,它被埋藏在蔷薇庄园下,由于“火蔷薇”的召唤,失去记忆的琉璃才会找到蔷薇庄园,在那里遇到了园长和美纱。
正如信洸所猜测的那样,精灵女神为了保护女儿,牺牲自己,设下结界,并封存了琉璃三岁之前的记忆。
“琉璃……” 祀夜擦去嘴边的鲜血,张开双臂,紧紧拥住了琉璃。 “夜,你没事了?”
琉璃捧起他的脸,仔细端详,泪花在她的眼角迸射出彩虹般的光芒。
“没事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要永远在一起。”
他会遵从精灵女神的意志,将琉璃的真正身份作为秘密留在心底,让琉璃在人类世界平静快乐地生活下去。
“夜,我可……”
祀夜猛地将琉璃拉到身后,小心谨慎地护住她,目光停留在一步一步向他们逼近的佑崎身上。
“夜,我们之间差不多该来个最后的了断了。”
佑崎一脸得意地勾起薄唇,手臂处有鲜血慢慢流淌出来,这是他被信洸的攻击所伤,不过,很明显,信洸受的伤比他严重得多。
“啊,是呢。”祀夜淡漠地望着佑崎,声音低沉而冷冽,“你伤害了那么多人,的确应该负起责任了!”
“哼!”佑崎冷哼一声,不屑一顾地说道,“夜,千万不要过分自信。一个愚蠢人类的血,对于你恢复力量能有什么帮助呢?哈哈!根本就是白费力气!虽然我们是兄弟,但是没办法,死亡才是你的归宿!”
说着,佑崎勾起的嘴角突然绷紧,大厅内发出墙面破裂的声音,无数砂石像雨点一般飞落下来,直逼祀夜和琉璃。
“琉璃,去洸的身边!”
祀夜推开琉璃,然后站起身,有力收紧红眸,一股全新的、强大的力量迅速在身体内凝聚,笔直地冲向佑崎。
一瞬间,冰凌、火焰、雷电、沙尘、玻璃碎片,全部混合在一起,发出耀眼的光芒和震耳欲聋的响声,几乎将整栋建筑移为平地。
“啊!” 弥漫的烟尘中,飘起了血的气息。 “咳咳……”
烟雾散去,只见佑崎弯腰靠在仅存的墙壁旁,艰难的喘气,嘴边是两道清晰的血痕。
“你,你,你的力量……”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祀夜竟然在吸血后突然强大了这么多。 “轰!”
祀夜凝眸,一团火球猛烈地攻向佑崎。 “啊……咳咳……”
躲闪不及的佑崎被火球击中,胸口溢出了更多的鲜血。
祀夜定定的望着他,目光冷冽而淡漠,俊美的容颜因为多了一丝愤怒,让人感到了不寒而栗的恐惧。
“这是你应该还给冷月的!” 下一秒,无数锐利的冰凌笔直地飞入佑崎的双腿。
“啊!” 巨大的疼痛让佑崎发出了痛苦的哀号。 “这是洸和琉璃的,那么……”
祀夜的红眸越收越紧,发出血一样的赤色光芒,黑发微微飘动,闪烁着暴风雪般寒冷的光泽。
烟尘又起,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啊!啊!啊!”
佑崎一下子瘫倒在地,气息奄奄,身体已多处受伤,鲜血滚滚而出,染红了整个地面。
“最后,是你要换给我的!”
就在四爷凝眸,准备再次发动攻击时,妃雪突然跪拜在他的面前。
“祀夜大人,求求您,求您放过佑崎大人吧!”
望着泪水涟涟的妃雪,祀夜狠不下心。 他幽幽的叹道:“妃雪,带他走吧。”
不管怎样,佑崎始终是他的哥哥,心底里,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佑崎平安。
“祀夜大人,谢谢您!” 他默默点头,目送妃雪带佑崎离开。 “祝福祀夜大人!”
“祀夜大人万福!” …… 破碎的大厅里,一直旁观的血族族人纷纷向祀夜跪拜行礼。
此时此刻,祀夜真正变成了新一代的夜之王。
“琉璃,我最喜欢你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永远在一起。”
【第十一章平静背后的暗涌】 清风柔和地吹拂着大地。
偶尔,天空中有飞鸟掠过,发出几声脆鸣。 一排排樱花树随风轻摇。
粉红色的樱花在绿叶中盛开,美如画卷。 幻海学园。
林荫道上,绅士般的黑发少年徐徐而行。他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上,洋溢着春风般温柔优雅的笑容。紧随其后的,是他的贴身侍从,一位拥有同样精致面孔的少年。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樱花林中,令所有的樱花黯然失色,周围的一切都被他们与生俱来的绝代风华遮盖住了。
“祀夜学长!辰影学长!” 一个陌生的女孩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黑发少年仍然优雅地笑着,红色的眼眸中不经意闪过一抹玩味的光芒。 “你好!”
女孩明显一怔,脸颊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祀夜学长好!我,我其实……”
女孩垂下头,犹豫了好久,然后大步走到辰影面前,害羞而坚定地抬起头来。
“我,我喜欢辰影学长!我想……”
倏地,辰影的黑眸如电影镜头般慢慢放大,放大了好几倍。
与此同时,祀夜的神色稍稍改变,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意味深长了。哦?看来,辰影比他还要受欢迎呢。
“你,你……” 很明显,辰影被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
他的面色渐渐变红,双腿僵立,一动不动,抿紧的唇欲张又合,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变成了沉默。
“辰影学长,您,您愿意和我交往吗?”
女孩的脸颊红通通的,恍如天边的流霞,但她眼中那抹坚定而清澈的眸光。竟让辰影感到了一丝不忍拒绝的心疼。
“我,我……我和你……”辰影拧起眉宇,转身望向祀夜,恭敬而急切地问道,“祀夜大人,我该怎么么办?我,我……请您,请您给我下命令吧。”
“扑哧!” 祀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如果每个人心中的情感都能够用命令来解决的话,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会感觉到纠结和痛苦了。
“辰影,这个嘛……”祀夜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辰影的肩膀,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这个不能靠命令来完成,我真的帮不了你。”
“祀夜大人!” 辰影猛地上前,跪拜在祀夜脚边。
“辰影?”祀夜蹩眉,不太明白他的举动。
“祀夜大人,辰影誓死追随祀夜大人,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辰影微微抬头,俊美的容颜因刚才的惊愕而铺上了淡淡的犹豫,“祀夜大人,我,我不想与人类扯上太深的关系……”
“辰影……”祀夜幽幽地叹气,低头望了望他,“好了,起来吧。”
祀夜明白辰影的顾虑,人类与血族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距离,存在着无法挣脱的束缚。不,不仅仅是人类与血族,精灵族与血族之间这种禁忌的感情也只能与悲剧结束,就像夜之王和精灵女神。
夜之王和精灵女神,曾经拥有那么强大力量的两个人,曾经那么不顾一切去相爱的两个人,仍然遭到了两组族人的强烈反对。最终,一个烟消云散,一个陷入永久的沉睡,甚至连他们唯一的女儿都无法继续保护。那样沉重的痛苦和遗憾,又有几个人可以承受呢?
也许,祀夜应该为自己感到幸运,他心爱的琉璃并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血族的纯血公主。同为血族,同为纯血种,他和琉璃之间的恋情,或者不会遭受来自血族内部的反对,但是,琉璃是纯血公主的事实一旦揭开,其他意想不到的麻烦也会接踵而来。
“辰影,我们走。”
既然辰影在等待他的命令,那么,他当眼前这一幕没有发生过吧。
“是,祀夜大人!” 辰影毕恭毕敬地回答,跟着祀夜一起迈动了脚步。

同样是王者,信洸的内敛是能够看到的,而祀夜就像一个躲藏在厚厚云雾里的谜团,即使一层一层的拨开,还是无法看透他的内心。
格羽的脑海里甚至冒出了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想法:也许,冷漠高傲的祀夜,与温柔亲切的祀夜,都不是血族这位纯血王子的真面目呢。
校园里不断传来痛苦的嘶叫和哀鸣,看来,辰影的兴致越来越高昂了。
“我先走了。”格羽向祀夜微微颔首,墨绿色的眼眸中流转着困惑的光波,“你确定佑崎今晚会出现?”
祀夜优雅的勾起嘴角,红眸如鲜血一般闪亮 “嗯,非常确定。”
他深知佑崎的想法,更知道佑崎的目的。
佑崎没有伤害美纱,那是因为,作为血族的纯血公主,美纱对他有着绝对的牵制作用。只要美纱在,佑崎完全可以悠闲地坐等着他送上门去,然后再将他和美纱一起除去。
但是,佑崎没有和信洸交过手,不知道信洸这位精灵族新王者的真正力量。所以,佑崎不会轻举妄动,反而极力阻止他和信洸联手,以便分别对付,各个击破。
今晚,既然连暗黑精灵都出动了,那么,佑崎没理由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好吧,我去找辰影了。”格羽揉了揉头发,自言自语地低喃道,“真是麻烦,明明暗黑精灵已经被我压制了很多次了,怎么总是死灰复燃呢?”
问题就出在这里。
暗黑精灵蠢蠢欲动,算不上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暗黑精灵,也包括格羽自己体内的暗黑因子会出现阶段性的觉醒。如果自制力强、压制的好,“暗黑感应”的复苏时间会延长,渐渐变得迟钝,处于平静状态。
但是,很奇怪,他分明每次都成功地压制了发狂的暗黑精灵,可他自己体内的“暗黑感应”却像时刻被人召唤一样,反而越来越强烈了。
“格羽,你等一等!”祀夜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问道,“我记得你说过,佑崎能够唤起你身体里的‘暗黑因子’,从而导致你的暗黑本性暴露出来,是这样吧?”
“对。”格羽迟疑了一下,“怎么了?”
祀夜轻垂眼脸,将视线移向窗外,意味深长地说道:“但是,佑崎根本没有‘心灵控制’能力,在血族中,拥有这种力量的只有……”
红眸猛的紧缩,祀夜的神色骤然转变,冷若冰霜。
难道说,血族中除了佑崎之外,还有其他纯血种也加入了这场战斗?
窗外,辰影和格羽果然不负所望,战斗进行地如火如荼。
祀夜静静的站在窗边,抬头凝望夜空中清朗的明月,棕红色的眼眸为月光笼上了一层鲜血般的色彩。
琉璃,琉璃…… 他默默地在心中念叨着两个字,呼唤着琉璃。
是啊,今晚他将再次与佑崎交锋,胜负难测,生死未卜。如果没能在临死之前见琉璃一面,他会遗憾得死不瞑目吧。
只是,这场戏进行到现在,他已经身不由己了。
倏地,他用力凝眸,嘴边勾起一道淡漠的弧度:嗯,是佑崎的气息!
终于,他一直在等的人出现了。
祀夜伸出双臂,将玻璃窗推开,转瞬之间,他的身影已消失在幽幽的夜色中。
“佑崎!”
祀夜的突然出现,让佑崎着实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慧黠地笑了笑,甩给祀夜一个鄙夷的眼神。
“夜,你回来的可真快啊!”
“彼此彼此!”祀夜嘴角微扬,红眸轻轻眨动,“你的行动也不慢呢。”
佑崎抬头摸了摸自己的卷发,居高临下地斜眼望着祀夜。
不愧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夜对他的了解真的有些可怕呢!本以为胜券在握,今晚他会顺利地铲除信洸,没想到夜从始至终都在和他捉迷藏。
“佑崎,今晚我们之间来个了断吧。”
祀夜淡漠地瞥了他一眼,彼此几乎一模一样的红眸,此时已分别闪烁着杀气十足的赤色目光,仿佛都在期待着对对方彻底吞噬。
“好,如你所愿。”佑崎有恃无恐地笑道,“虽然你的出现稍稍打乱了我的计划,不过,反正你和信洸都要死,调换个先后顺序也无所谓了。”
祀夜沉默地叹气,红眸一瞬间凝缩,迸射出冷漠如冰的光泽。 “轰隆隆!”
地面顿时被撕裂,一道道裂痕一直蔓延到佑崎的脚下。
“夜,你今天很有干劲呢。”佑崎飞身跃起,闪开了祀夜的攻击,“既然如此,我不认真一些,恐怕有失礼于我的弟弟了。”
言毕,巨大的火球已然从天而降,一颗接一颗地炸落在祀夜周围。 “咔咔咔!”
“嚓嚓嚓!” “砰砰砰!”
飞沙走石,寒冰烈火,狂风闪电,纷纷在校园里交错出现,谁都看不到祀夜和佑崎的身影,只有振聋发聩的巨大声响此起彼伏。
“咚!” 是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 “咳咳……咳咳咳……”
祀夜单膝跪地,嘴边流淌着鲜血,一只手撑在地面,一只手按压腹部,红眸中凝聚的力量正在慢慢消褪。
烟尘散尽,校园暂时平静下来。
佑崎一步一步走向祀夜,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那样明显,那样嚣张。
“夜,准备好了吗?我要送你离开喽。” “咳咳咳……”
祀夜拼命站起身,抬手抹去嘴边的血渍,可腹部受到重伤,那里不断有鲜血涌出,令他的力量无法再次集中。
“祀夜大人!” “祀夜!”
辰影和格羽想冲到祀夜身边,但他们两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暗黑精灵和低等吸血鬼仿佛打不完似的,消灭了一批又一批,击退了一批又一批,却仍有很多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
“不,不必担心……” 祀夜向他们摆手,指缝间满是流淌的鲜血。
“祀夜大人!”辰影疯狂的大喊,不顾一切向他奔来,“祀夜大人,请您,请您千万要坚持住,我,我会马上赶……”
暗黑精灵和低等吸血鬼,很快又将辰影团团围住,令他无法脱身。
“祀夜大人!”辰影撕心裂肺般地大叫,“你们这些卑劣的东西,快滚开!去死!我,我一定要去保护祀夜大人!”
祀夜的身体摇摇晃晃,脚步开始变得不稳,听到辰影的呼喊,他默默地闭起了眼睛。
对不起,辰影!
今晚,他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念头,接下来就交给信洸了。现在的佑崎,虽然还有力量,但以消耗不少,相信洸取胜的机会更大一些。
“哈哈,哈哈!”佑崎望了望不堪一击的祀夜,又望了望疲于奔跑的辰影,轻蔑地嘲笑道,“好感人的‘主仆之情’啊!可惜,可惜……”
佑崎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他的面前出现了妃雪的身影。 “祀夜大人!”
他没有看错,来人确实是妃雪。
“妃雪?”祀夜微怔,笑容渐渐变得温和,“妃雪你……嗯,在死前还能够见到你,这种感觉真不错……”
太好了,妃雪平安无事,他也放心了。
“妃雪!”佑崎一把抓过妃雪,红眸冷冷的注视她,“你,终归还是逃出来了?我对你说过吧,如果你再敢违抗我,我真的会杀了你!”
“佑崎大人,您现在杀了我吧。否则——”妃雪目光坚定,甩开他的手,走到祀夜身边,“我哪怕去死,也要保护祀夜大人!”
“你……”
佑崎的红眸不经意地收缩起来,校园里的樱花纷纷飘起,凌厉地向祀夜飞去。
“祀夜大人!”
妃雪毫不犹豫地挡在祀夜身前,樱花如针芒般划破了她的脸颊和手臂。
鲜血,顺着妃雪的面孔流淌下来,一滴一滴掉落在地面上。 “妃雪!”
佑崎厉声呵斥她。 妃雪眼角濡湿,泪含眸底:“对不起,佑崎大人,我……”
“好,我允许你陪在夜的身边,保护他……好,好,你保护他而伤害我?妃雪,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佑崎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变得狰狞,变得暴怒,变得危险。再次凝眸望了望妃雪,他狠狠蹩起眉宇,棕色的卷发向海藻一般,在夜幕下狂乱飞舞。
“那么,妃雪,你也一定愿意陪祀夜去死了?好,我成全你们!”
佑崎的眸色不断加深,再加深,两道血红的光芒笔直地射向祀夜和妃雪。
见状,祀夜猛地用力,将妃雪推离自己。 “咳咳……” 鲜血又一次从他的口中喷出。
与此同时,佑崎的新一轮攻击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祀夜大人!” 祀夜得救了。
就走他的人,可想而知,正是姗姗来迟的精灵族王者,信洸!
银发如雪,闪烁着冰冷瑰丽的光泽,在黯淡的黑夜中,信洸就像不小心落入血族世界的美丽烟花,一下子点亮了整片灰暗的星空。
“夜,你还好吧?” 信洸蹙眉轻问,冰紫色的眼眸里流转着柔和的波光。
“咳咳……放,放心,我还能,能坚持……”
祀夜眨动眼睫,抛给信洸一个惨淡的笑容,虽然很浅,有些苦涩,有些自嘲,却仍能证明他此刻还活着。
前一秒,祀夜以为,自己真的会死。 “夜,不如我先帮你治疗一下,你好像……”
“喂!”祀夜毫不迟疑地打断信洸的话,玩味十足地斜睨着他,“洸,难不成你害怕我会当场死掉?喂,你也太小瞧我了!别,别看我,我现在受了伤……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纯血种,怎么可能接受精灵族的施舍?”
祀夜当然明白信洸的一片好意,只不过,在这个紧急关头,战胜佑崎才是重中之重,为此,他早以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施舍?”信洸面色不悦地盯着他,紫眸力涌出阵阵寒意,“也对,就算施舍,我们精灵族也不会傻傻地将力量施舍给血族!”
精灵族拥有强大的治愈能力,这是血族和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
“啊,听你这样说,我才稍微安心一些。”祀夜笑了笑,手上的鲜血已经干涸,腹部的伤口也慢慢停止了流血,“洸,我的戏份结束了,下面就看你的喽。”
信洸默然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
面对着正在凝聚里的信洸,始终占据上风的佑崎也出现了一瞬间的闪躲。 哦?
没想到他认为最糟糕的情况,竟然真的出现了。
不过,佑崎的红眸依然跃动着耀眼的光芒,偶尔,他还会淡若无痕的拉起嘴角,露出一抹细微的残酷冷笑。
到了这个时候,佑崎仍然自信满满,祀夜不禁感到了一丝忐忑:但到,佑崎还在背后隐藏着什么诡计和阴谋?
“佑崎!”
信洸的声音低沉,却如同包裹着寒冰的暴风雪,紫眸中的厉光似锋芒毕露的冰刃,为那张绝美的面孔增添了几许惊心动魄的美丽。
“洸,别来无恙吧。” 佑崎微眯眼睛,狡黠地笑了笑。
“你设计杀害冷月,这笔帐我一定要代冷月讨回来!”
信洸冷冷地说着,银发随风飞舞,紫眸紧紧凝缩。
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冰凌袭向佑崎,各个如同尖锐的匕首。
佑崎迅速闪开,伸出双手还击,冰凌碎裂的声音随即传来。
天雷勾动地火,两人互不相让,猛烈的攻击,一波又一波接踵而来。 “信洸!”
佑崎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让这场战斗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怎么?”信洸冷傲地盯着他,紫眸中寒气逼人,“你认输了?” “哈哈!哈哈哈!”
仿佛听到了有趣的笑话,佑崎放声大笑起来,红眸如火焰一般不断燃烧,闪动着血色的光芒。
“洸,会输的人,是你们!” 佑崎笃定的神情,让信洸的心口一阵压抑。
他并不是不了解佑崎,只是多年前,曾和佑崎有过一面之缘。相对于祀夜来说,佑崎应该算是纯血种里比较卑劣的一类,或者,这正是夜之王没有选佑崎为继承人的原因。
如果血族的将来掌握在佑崎手里,那么,精灵族与血族只见注定无法和平共处。信洸选择和祀夜联手,共同对付佑崎,不仅是为了保护人类,更是为了保护精灵一族。
“佑崎,这是你最后的挣扎吗?”
信洸瞥了佑崎一眼,其中的轻蔑和不屑显而易见。
“最后的挣扎?”佑崎挑眉,兴致盎然,“嗯,说得好,用在你和夜的身上很合适。”
故意顿了顿,他拿出一条闪烁着银光的项链,项链的挂坠是一朵盛开的蔷薇花。
“夜,这个你认识吧?” 祀夜的身体一阵僵硬,红眸猛地收紧:火蔷薇!
“佑崎,你想怎么样?”
祀夜轻按腹部,慢慢走了过来,俊美的容颜渐渐染上了凝重的色彩。
“我想怎么样?”佑崎轻哼,似在自言自语,“哎呀,我想怎么样呢?亲爱的弟弟,你不是最了解我吗?难道这次你猜不到了”
腹部隐隐作痛,祀夜的双手不由得蜷缩起来。 糟糕!
佑崎不会是将目标换成美纱了吧?
“洸!”祀夜急切地问道,“美纱在哪里?她现在怎么样?”
信洸淡然地望着祀夜,紫眸平静如水:“放心吧,美纱在她的房间里休息。”
由于美纱的记忆被唤醒,恢复了血族的本性,她已经无法再进入蔷薇庄园的主楼了,那个一直保护她的安全地方也终于开始失去作用了。
“哦?真的可以放心吗?”佑崎勾起嘴角,笑得很奸诈,“美纱,出来吧。”
下一秒,金发少女从天而降,双眸鲜红如血,停在佑崎身边。 “美纱!”
信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佑崎耸了耸肩膀,得意地笑道:“美纱是血族的纯血公主,也是夜想找的人。万一我不小心伤了她,夜你就没办法实现你的心愿了。不过,美纱和我达成了协议,她会帮我杀了你!”
“夜,美纱还不能控制她的力量,你……”
面对美纱,信洸实在无法出手,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祀夜送命,真是进退两难!
“洸,你不用担心。”祀夜突然一反常态地笑了起来,“美纱根本杀不了我,而且,作为一个低等吸血鬼,她也没资格杀我!”
什,什么? 低等吸血鬼? 美纱不是夜之王的女儿吗?怎么变成了低等吸血鬼?
“夜,你在说什么?” 信洸目不转睛地注视他,一心等待着想要的答案。
“啊,美纱不是纯血公主,也许我们弄错了。”祀夜抬起手,眸色缓缓加深,“佑崎知道后,故意将美纱伪装成纯血公主。不过——”他轻笑,望着信洸继续说,“佑崎这样做,是为了对付你,让你有所顾忌。要知道,他今晚的真正目标是你哦。你可能看不出,但我可以从美纱现在的血气中确定,美纱是低等吸血鬼。”
倏地,祀夜仿佛如梦初醒,笑容僵滞在面孔上:这么说,他要找的纯血公主应该还在幻海学园,就在学生之中!
“夜,果然瞒不过你呢。”
佑崎意犹未尽地拍了拍手,红眸含笑,随后一把将美纱丢到旁边,如同一件衣服或玩具。
“佑崎,你……” 信洸飞身跃起,稳稳地抱住美纱,此时她已经陷入了昏睡状态。
佑崎不以为然地冷笑道:“失去利用价值的东西,当然应该丢弃,何必浪费时间?”
“佑崎!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
信洸冷冷地凝眸,一股强烈而巨大的气旋立刻随风逼近佑崎。
佑崎狞笑,却并不闪躲,就在飓风即将攻击他的时候,他突然将另一个人推到了自己身前。
“琉璃!” 祀夜和信洸不约而同地惊呼。
为了避免伤害琉璃,祀夜用尽全力发出攻击,试图改变飓风的方向。
“啊……咳咳咳……咳咳咳……”
祀夜的力量已经涣散,根本不是信洸的对手,又一次受到重创,他几乎瘫倒在地。
“夜!”信洸有些尴尬,有些惭愧,追问道,“你怎么样?放得很重吧?”
这一次,祀夜伤到了胸口,鲜血大口大口的喷涌而出。
“不,不要……管,管我……救,救琉璃……”祀夜气若游丝,每说一个字,都要痛苦地皱紧眉头。
还好,刚才的攻击没有伤到琉璃,飓风顺利改变方向,从琉璃身边远去。这样一来,他也可以安心了。
“夜!夜,对不起,你很疼吧,你……”琉璃拼命挣扎,想要奔到祀夜身边,却无法挣脱佑崎的束缚,“夜,你不要再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啊……”
泪水夺眶而出,沿着她的脸颊不断淌下,很快模糊了视线。 “哈哈!真是精彩!”
佑崎故意幸灾乐祸地拍手称庆,红眸若有似无地打量着琉璃,最后将视线停留在气息奄奄的祀夜身上。
“夜,你怎么会喜欢上愚蠢的人类呢?啧啧,我只是撒谎说你受了伤,她就相信了,还跑来自投罗网!夜,你瞧瞧,因为这个愚蠢的人类,我的谎言竟然成真了,哈哈!”
“佑,佑崎……放,放开琉璃……噗……”
祀夜有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苍白如纸的面孔令人心疼又心碎。
“夜,夜,对不起,对不起……”琉璃的眼中蓄满泪水,一次又一次流淌,“夜,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
佑崎说得没错,她根本就是一个没用的人。
自从祀夜离开幻海学园,她就一直满心牵挂,突然有人告诉她,祀夜受了重伤,她就立刻跑出了学校,想去看望祀夜。结果她上当受骗,落到了佑崎手中。
“夜,好好记住这次的教训。”佑崎抓过琉璃,淡淡的笑道,“看来,这个愚蠢的人类更有价值,我先带走了!”
“佑崎!” 信洸倾身向前,却被祀夜拉住了衣袖。 “洸,不,不要追了……”
即使追过去也无济于事,只要琉璃在佑崎手上,他和信洸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场战斗,也许佑崎注定会是赢家,因为他抓到了他和信洸的死穴——琉璃。
几天后。 幻海学园的宿舍里。
祀夜独自卧靠在床头,凝眸仰望着纯蓝如缎的天空。
好纯净的蓝色啊,他不由想起了琉璃那头水蓝色的长发,柔顺而美丽,总会让他情不自禁想去触摸。
琉璃,琉璃…… 琉璃,你现在怎么样了?
宿舍门突然被推开,一袭白衣的信洸走了进来。
祀夜摇头浅笑,上扬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高雅而亲切。
“喂,洸,你就不能敲一次门吗?”
信洸怔住,静静地垂下长睫,冰紫色的瞳眸中闪过一丝牵强。 “习惯了。”
信洸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然后走到祀夜身边,看了看他的面色。
“怎么样?”祀夜玩味地笑着,红眸中绽放出宁静的光芒,“已经恢复得很快了!多亏你的帮助,我又能不老不死地活下去了。”
身受重伤的他,在信洸的治疗下,伤口当场愈合,只是力量涣散得太严重,想要完全恢复还有花上一段时间。
“我可不想帮你,不过是弥补自己的错误罢了。”
“随便你怎么说。”祀夜侧眸望着信洸,低声问道,“美纱她,还好吧?”
“嗯。”信洸点头,双唇绷紧,眼底渐渐染上一层忧伤,“暂时,美纱被精灵之气保护着,心情还算平静。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她毕竟成为了……”
“我明白。”祀夜托起下巴,意味深长地说道,“低等吸血鬼,最需要保持内心的平静,那样可以一直对血液的渴望。所以,洸,你要好好保护美纱。”
说起来,美纱变成今天这样,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他没有来幻海学园,没有寻找纯血公主,没有判断错误,美纱应该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过着和谐安定、幽然宁静的生活。
“夜,你有没有想过,琉璃会是精灵女神与夜之王的女儿呢?”
信洸走到窗边,冷风从窗口吹入,扬起了他的银发,美如飞雪。
“当然想过!若不是看到美纱戴着‘火蔷薇’,若不是听你说美纱的记忆无法消除,我会认定琉璃才是血族的纯血公主。“
祀夜垂下视线,望着手腕上那条红蓝相间的水晶手链,眼前又浮现出琉璃甜美纯净的笑容。
如果琉璃真的是他要寻找的人,他到底应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也许,作为血族,琉璃会拥有不老不死的生命,但这也同时意味着,琉璃要在漫漫无期的岁月里,忍受寂寞枯燥的生活,忍受一次次杀戮,忍受一次次争斗,忍受一次次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
这样的生活,对于在人类世界中长大的琉璃来说,是不是一种特别的折磨呢?
“美纱小时候体弱多病,我曾向她输入过精灵之气,来挽救她的生命。”信洸静静地解释道,“由于精灵之气的存在,美纱的记忆必然是无法消除了。”
“啊,拜你所赐,我完全判断失误。”
祀夜自嘲般地摇头,黑发轻柔地拂过眼眉,如丝如柳。 “那么,真的是琉璃吗?”
有了美纱的教训,信洸更加小心翼翼了。
琉璃的父母无从知晓,就算是夜之王和精灵女神,也能够说得过去。
而且,精灵女神一定比任何人都想守护自己的女儿,才会在蔷薇庄园设下结界。那个力量强大的结界,只会保护人类,这一点是否可以证明,小女孩其实生活在人类的世界中,是作为人类慢慢长大的?
唯一让他感到困惑,无法解释的,就是祀夜所说的血族圣物“火蔷薇”,为什么会一直戴在美纱身上!
“洸,你希望是琉璃吗?” 祀夜淡若无痕的叹息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
他不知道,他迷惘了,他迫切地需要从别人那里得到支持或反对,也许,信洸会比他更加镇定,更加冷静,能够给他一个答案。
“夜,我只能说,如果琉璃真是血族的纯血公主,我希望你放开她。” 什么意思?
祀夜猛地挺直脊背,侧身望向站在窗边的信洸。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对琉璃放手。”
祀夜的目光坚如磐石,红眸里迸射出两道凌厉而敏锐的光芒。
他喜欢琉璃,无论琉璃的身份怎样,他都会一如既往地喜欢她!
奇怪了,面对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禁忌,信洸都不曾阻止,为何当琉璃成为血族的纯血公主之后,信洸反而劝他放开琉璃呢?
“夜,琉璃是作为人类长大的,她早就习惯了人类世界的一切。”信洸幽幽地叹气,绝美的容颜上是化不开的忧郁,“我不想看琉璃受到伤害!你觉得,强迫琉璃接受和面对血族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她会过得开心吗?”
祀夜感激地望向信洸,嘴边的笑意悄然加深。
原来,洸和他有着相同的顾虑,可见,洸对琉璃的感情何其之深。
“那么,我们确定琉璃的身份后,就永远守着这个秘密吧。”
“好!”信洸微微一笑,绝美的笑容简直倾国倾城。
“等等!”祀夜突然拧紧了眉宇,望着信洸,一字一句地说道,“万一,万一佑崎忍不住吸食了琉璃的血……糟糕!我们要立刻去救琉璃!”
“我们要马上去救琉璃!” 呃? 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
祀夜和信洸互相看了看彼此,黯然而笑。
“喂,洸,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心有灵犀呢。”
祀夜故意打趣,充满戏虐的眼神多了几分调皮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