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见真情,网络王国

第十章:患难见真情
  白发飘飘刚刚起床,就接到黑发不染的电话。
  二哥:“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吗?准备点,我们去你那解解馋。已经在路上了。”
  白发飘飘,赶紧吩咐餐厅准备饭菜,招待贵客来临。
  老太爷:“照几个人准备?西餐还是中餐?涮锅子还是吃烤肉?是清蒸还是红烧?热炒还是凉拌?”
  厨师,很细心的问,生怕饭菜做得不和老太爷的胃口,再给他老人家添堵。王家,最近怪事频发,人人情绪紧张,心情苦闷。虽然,厨师不知道具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但从家人的饭量和表情上看,一定是出了大事,非常大的事!
  王老太爷,平心静气的说:“煎炒烹炸涮,你都准备。把王军昨天拿回来的那条大鲈鱼做主料,选择各种食材搭配,越精致越好,菜量不要过大,但一定要色香味俱全。照十一二个人准备吧。”
  这就是王老太爷,具有大将风范的人格魅力,一压群雄的风度。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心细如丝,脾气柔和,态度和蔼,平易近人。越是摊事,越是冷静,越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会伤害无辜。乱发火,耍大脾,不是他白白飘飘的做法和人品,力挽狂澜才是他彰显组织能力的大发挥。家人和员工,没人把他当大董事长来恭敬,而都是把他当做王家老太爷爷来爱戴。
  一刻钟后,黑发不染,笑看天下杜木森,超链接姚嫦娥,杜家高管电脑小子,四人驾到。白发飘飘王老太爷,春暖花开杜春,一帆风顺王海,王家高管电脑管家,一行八人,在王家的大会客厅里迎接杜家贵宾。礼让过后,款款落座后,触膝谈心。
  保姆,早已将泡好的龙井茶献上。八个人,慢慢品尝,慢慢会谈。主要题目,就是破获了色情照片,已找到诬陷杜春的罪犯,这一惊人的好消息。
  电脑管家说:“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收受神剑的高额服务费,替人办事,去一家影楼复制粘贴,电脑人工拼接合成的淫秽图片。”
  电脑小子说:“我们超链接董事长,知道此事后,非常的气愤。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二十四小时跟踪线索,一定将幕后黑手神剑抓住,绳之以法。我们也成立了专业调查组,二十四小时办公,费了九牛二虎之劲,先查到神剑的真实姓名,然后,找到了他本人。神剑对他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王老太爷,激动的站起身,拱手谢过各位:“大家不辞辛劳,为王家做事,老朽万分的感谢!总算,对杜春和王海,有个正确的交代。再一次谢谢大家!”
  而后,给小脚婆婆,王军,菊花,打了电话。告知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要他们赶紧前来作陪。
  小脚婆婆,平日里是不参政的,老太爷的客人她从来不见面。刚才看见大队人马进了四合院,还以为是来洽谈生意的,没心思过问。
  接到老太爷的电话,第一时间赶到,她离会客厅最近,也就是隔着餐厅,西屋到东屋,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脚婆婆,一身家居服,迈着三寸金莲的碎步,笑容可掬的走进了会客厅,礼貌的见过大家后,坐在了姚嫦娥的身边。
  姚嫦娥赶紧站起身,给小脚婆婆施大礼:“您老一向可好?身体还是这么的硬朗有精神,越活越有气派,容光焕发,令晚辈十分的羡慕和敬仰。”
  小脚婆婆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番姚嫦娥后说:”看这闺女,人到中年,越发的丰满俊俏!体型还是保持得如此标准,不胖不瘦。肤色依然保养的白里透红如美少女。穿着打扮,还是如此的时尚得体,令人爱慕,不减当年窈窕淑女的美誉,名副其实。这也是杜家的福分啊!“
  然后对着杜家人说:“要知道是黑发不染亲家公,笑看天下大侄子,超链接侄媳妇,和这位电脑小子来访,理应出门迎接,有点失礼了,还望各位至爱亲朋,见谅海涵。”
  小脚婆婆,就是古城里,十恶不赦,大恶霸地主,刘老大之女,真正的大家闺秀,念过私塾的女秀才,能写会画。
  只因自己是封建社会的产物,裹了脚,又是大地主的千金小姐,罪恶深重,不敢抛头露面,只能坐在秀楼上,等着别人来养活。新中国成立,这一翻天覆地的革命,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适应了各种艰苦生活的磨炼,脱胎换骨,从新做人。适应了新社会,新环境的新生活。
  她连做梦也不曾到,自己这个弱女子,又是从旧社会大地主的家里走出来的小脚女人,天生就应该遭歧视,受虐待。只因找到了好男人,彻底得到了解放,还当家做了主人。这在有着封建思想,顽固意识的老年人心中,不但要提倡男尊女卑,还得继续受压迫,受剥削,妇女没有当家做主的权利,更没有自由自在的生活。活着,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活着,就是为了男人和孩子,而来受苦受难。就是现代化的今天,我们又有多少母亲,多少女人,不但是因为世俗观念的腐朽,还被男尊女卑这个无形的精神枷锁所束缚,所折磨,在现实生活中,被裹住了人身不能自由,自主的双脚!生活、情爱都不能自己,任人宰割,丧失了人权啊!
  既能作弄人,又能拯救人的上帝,总是无形之中,将人们的命运锁定,无法抗争。解放前夕,小脚婆婆的家人,怕遭枪决,吓得死的死,亡的亡,走的走,逃的逃。就剩下她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守在这座四合院,多日不敢出门见人,在家等死。
  王老二和杜老三,他们两家人住进来后,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小脚姑娘,赶紧救人。原来她是饿的,已经三天三夜,水米没打牙的她,是饿晕了。经过王大娘和杜大娘的精心调理,她重获新生。王书记和杜县长,看她就一个人,又是小脚,无处安家,就默许她暂时留在了四合院里,和王杜两家人一起生活,不得外出见人,惹是生非。
  “只不过多一双筷子,多一个碗,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言外之意,就是等到社会安定后,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女大不留人啊!也算对上帝有个交代。
  小脚婆婆,生来运气不错,要是她真的离开了四合院,离开了自己的家,在这兵荒马乱的日月里奔波,说不定早就饿死冻死了,或者被人民群众批斗死了。这就是遇到了古城里的最大官,县委书记和县长,才免去一死,敢收留她,才保住了一条人命。
  要知道,解放后欢歌笑语的古城,在年轻人的眼里,看待南方流入北方的裹脚的女人,就像看见了怪兽!况且她又是地主老财的女儿,有剥削,有血债,血债要用血来还!非游街示众,批斗不可,方解心头大恨!
  就是那些贫民百姓中的小脚女人,人们也会鄙视她们,取笑她们,瞧不起她们。没骨气的女人,把自己糟蹋成这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太可恨了。小脚女人,在社会上无法立足,在家庭中,没有地位,儿女们都会瞧不起她们,生活十有八九不如意。
  没人会为小脚女人叫苦喊冤:“裹脚本不是她们的意愿,都是被封建社会,迷信的家庭,所迫害,不裹脚不行,以死相逼!为了活命,不得不就范的恶果。”
  心地善良的王老二,怕她嫁出去挨欺负,就有意想留住她,特别的关心她,爱护她,还让自己的亲娘,认小脚婆婆做了她的干女儿。就这样,名正言顺的留住了小脚婆婆自己的家里吃住,而不去杜家了。
  心里说:“这里,本来就是她的家,她理应住在这里。一朝天子,一朝臣,并不是我们抢掠豪夺,天都变了,我有什么办法。万恶的旧社会,早就应该被打倒,叫它永世不得翻身,人民才能当家做主人,烈士们的鲜血才不能白流。至于像她这样的一个弱女子,又是小脚,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不该被罚。仇恨、歧视、瞧不起她是小脚女人干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看她不错,知书达理,能写会画,心地善良,人又勤快又干净。干啥像啥,有模有样,有情有义,那天都不会白吃饭的,只当自己多养一个姐妹了。”
  平日里,小脚姑娘就帮助她的小脚婆婆,做针线,干家务,都是山东逃荒过来的老乡,乡俗乡音乡规一模一样,好相处。小脚姑娘她,做得一手好面食,蒸的馒头又大又暄又甜,擀的面条能绕人好几圈都不断。没几天的功夫,大家都非常的喜欢这个小脚姑娘了,为人处事,细致周全,以德为本,从不招灾惹祸,深受大家的尊敬。王大娘,还给她分了一间独立的房间,自己住,平常无事,外人不得打扰她的私生活。不但王老二喜欢上了这个小脚姑娘,就是王大娘,也十分的疼爱这个小脚姑娘了,早就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女儿来对待,甚至还得高看一眼,偏向一点。
  心里美滋滋的:“就当白捡了一个大闺女,凑合着活吧,也算是天助的好缘分。说不定将来她比你们这些我亲生的儿子,女儿还孝心呢?也说不好,仁慈为本吧。”
  小脚婆婆,也是古城里有名的大美女,只因她是小脚,又是地主家出身,成分不好,没人待见她,更别说嫁人了。她自己早已下定决心,终身不嫁,老死在四合院里,完事。
  突然,天上掉下来了两个半大男孩子,又都对她非常的友好!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毕竟都是同龄人,有共同的语言,时间一长,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小脚姑娘大王老二三岁,大杜老三五岁,她就以家姐的身份自居,好说话,好办事,不隔心。本来,杜老三也对小脚姑娘有情有义,只因大他太多,又是小脚,家里极力反对,他也没有抗争,就主动放弃了追求小脚姑娘的花心,还作起了王老二的大媒人。就这样,王老二,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的,就捡到了这段好姻缘。从他见到小脚姑娘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这是老天送给他的美婆娘。就是脚小了点,不能干重活,我愿意,我养着,我勤奋。日子过得好坏,靠的是爷们,不是娘们。王老二就是这样,心里美滋滋的进了洞房。
  现在说来,也是天意,缘来缘去,真得靠缘分。无论你生在天南地北,总有,渊源姻缘的源头,在等着缘分的相遇。世上,每对夫妻的结合,都会有奇遇,有奇迹,甚至会有神奇的故事发生!谁和谁结婚?谁是谁的夫,谁是谁的妻,生下来的那天起,月下老人,就配好对了。争不来,抢不走,逃不掉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真准。其实,小脚姑娘爱的人,也是王老二,她喜欢王老二人实在,心眼又好,将来一定好伺候,不会打她骂她,还能听她的话。
  这就是,王老太爷,为什么喜欢舞文弄墨,年过耄耋,还写优美文字的原因。他怕小脚婆婆瞧不起他,斗大的字,还装满不了一马车,文盲可耻。不然,他真的就跟不上小脚婆婆,那深厚的文学底蕴,和绘画功底。小脚婆婆,能熟读红楼梦,不用查字典。这也是,王老太爷,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四合院的根本原因,因为,四合院是小脚婆婆的娘家,守住了四合院,就是守住了小脚婆婆爱他的心。
  杜老三,每当看到小脚婆婆,如老神仙下凡似地,神采飞扬的神态,十分的不解,百分的羡慕!九十多岁的老妇人,身轻如燕,来去自由,连根拐棍都不拄,耳不聋来眼不花,身体健康,谈笑风生。杜老三感慨万千,往事如烟。
  心里说道:“天意难违,天意难违啊!娇小凌弱,裹足了双脚的她,竟然,是个老寿星!”
  倒不是,他还暗恋着小脚婆婆曾经的美貌,现在的风采。已是,这把年纪的老人了,早就没有了那些情啊爱呀的花花肠子在作怪了,而是,想起了自己的大脚婆娘,刚刚过上几天享清福的好日子,就把他一个人丢下,自己走了。老伴,老伴,到老了才应该有个伴,哪怕是一双小脚,那又如何?只要都活着,就是福,大福!人越老越需要,有个好伴来陪伴阿!那是再多的钱财,和儿孙们都无法代替的终身伴侣。
  是的,大脚老伴在世时,杜老三,没觉得她有多么、多么的好。也没觉得,她对自己有多么、多么的重要。可这人真的走了,永远也回不来时,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就无人能代替得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和想念,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这种疼痛的滋味。现在,他除了后悔,就是后悔,总觉得有很多事情,自己做得不够好,甚至是做错了,很对不起她的夫人。内心,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愧疚感,罪恶感,折磨自己,死受苦,活受罪。
  大脚婆娘曾经对他说过:“什么是福啊?夫妻俩人,谁先走,谁是真有福!”
  当时,他还没有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的人,那算什么福?现在看来,思念是痛,万分的痛!想念是疼,万分的疼!疼痛在你心里涌动,人想人,真的能想死人,你真的就是在活受罪啊!
  大脚婆娘,是杜老三,对自己老婆的昵称。灵感,则是来自小脚婆婆王二嫂了。其实,他老婆的脚,一点都不大。但是,再小的脚,只要它是正常发育,就比裹过脚的女人,脚都大,大很多。为了取悦自己老婆,他就喜欢叫她大脚婆娘。就像王老太爷,至今喜欢叫小脚婆婆一样,爱称,爱呼!
  杜家,没有做生意时,主要的生活来源,就是靠首山脚下的百亩果园为生。就像王家靠有一条大船,打渔为生一样,都有经济来源的生存的基地。不然,你怎么生活。按理,有了土地,就有了生存之本,就有饭吃,人就能活的很好,不至于饿死。可杜老三他,生来就不是种地的材料,愣是不会种好庄稼。
  百亩果园,空地种的粮食和蔬菜,全靠大脚老婆来打理。每年夏天,他就得和大脚婆娘,住进果园搭的窝棚里,看管果园和干农活。不能经常回家,女儿杜春和儿子杜木森,就得靠小脚婆婆一个人给照顾。王老二,带着大儿子王军,经常出海打渔,也是三天五天才能回家一次。所有的家庭重担,王英,王海,杜春,杜木森,四个孩子的看管,以及吃喝拉杂,全部重担,都压在小脚婆婆一个人的身上。

第七章:虎头鞋创业
  六十七年前,明代古城内,一座四合院里,住着姓王、姓杜两家人。哥俩都是打土豪分田地,革命军领导人的后代。政府分配的住房,两家人合住在一个院子里生活。
  解放初期,中国经济匮乏贫穷,人民吃饱穿暖都很艰难。王家只留下二儿子王老二看家护院,其余的兄弟姐妹,都四处求生去了。杜家也是只留下三儿子杜老三一个人,守候老宅子,其余的兄弟姐妹,也和王家一样,树大分枝。
  王家老二,时任菊花岛,生产大队的大队长,靠出海打渔挣工分,维持生计。
  杜家老三,时任古城供销社经理,专买古董,靠国家的工资,维持生活。
  由于社会的原因,家庭的原因,环境的原因,使得小歌俩,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亲兄弟在危难之时,都抛下他们四散求生去了,只有他们小哥俩,还在抱团生活。
  四合院里有四间大瓦房,东南西北各三间房屋,总共十二间屋子。前院加东偏房是杜家的财产。后院加西偏房是王家的财产。人去房空后,杜老三,就搬到后院和王老二一起搭伙过日子了。省时、省力、省心,省柴火,省得修善管理众多的房间费力气,省去了不少的劳务费。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的生活,过得开心热闹,相互取暖,相互照顾,简单容易的多,共同生活。
  杜老三,识文篆字,讲究生活品位,人又勤快爱干净,主内,家务全包。早起做饭,打扫卫生,干完家务后,就去钟鼓楼下的供销社上班。下班后再做晚饭,洗衣服,整理家私,井井有条。把个四合院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把物品用具摆放的整整齐齐,规规矩矩。两个光棍,不,两个小男人,能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有吃有喝,让邻里们都十分的羡慕。
  王老二,生存本领超强,只管往家里买生活用品,出钱不出力,主外。城里供应的食品,满足不了他们的生活所需,他就去乡下淘换,也要满足杜老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需求,米、面、油、鱼、肉,家里不断顿。王老二还兼任菊花岛生产大队,打渔船队长,经常远航深海打渔,供养一方百姓的衣食住行,责任重大。每次出海,都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只有冬天,才和杜老三一起猫冬。闲不住的王老二,就去古城里,偷偷摸摸的做生意。什么烤地瓜,烤鱼片,卖瓜子,卖柴草,卖水果,卖冻鱼,买粘豆包,卖鸡蛋,卖萝卜白菜,什么买卖他都做过。还大着胆子倒买倒卖国家限购商品!比如,用粗粮换大米,换白面,用黄豆换豆油,用芝麻换香油,从农村收购活鸡活鸭活鹅进古城贩卖,赚了大钱,只要能赚钱的营生,他不怕吃苦受累遭罪。
  随着社会的发展,民心的安定,经济的回暖,人们的衣食住行都有了保证。王、杜两家,那些离家出走的儿女们,再也没有人,愿意回四合院一起居住了。嫌弃老屋子灰墙土瓦没有朝气,今天脱一层皮,明天掉几片瓦的,难打理,死气沉沉一片狼藉。最痛苦的是,上水下水都不通,土井提水,不过滤就吃就喝,去趟厕所也要跑出去五十米开外。环境肮脏污秽,生存起来诸多的不方便,没人愿意再过这种原始落后的生活。只是每年春节前后,小聚一次,或是给过世的父母上坟祭奠,或是兄弟姐妹之间盛情难却,借过年休假的喜庆小聚一次,相互拜个大年后,慌忙走人。春节一过,四合院里又剩下王老二和杜老三小哥俩了。
  时过境迁,王老二和杜老三,先后在这座四合院里,发了家,致了富,娶了妻,生了子,不得不又分开来住。王家住王家的后院和西厢房。杜家住前院和东厢房,分家不分情,照样一家亲。
  王老二的小儿子,比杜老三的大女儿,只大八个月。因小脚婆婆早产,生下来的王海,又小又瘦。而十年都没有怀上孕的杜老三,把怀孕的媳妇当娘娘供上了天,只要她想吃的那一口,就是卖房子卖地,他也要买来送到媳妇的嘴里去解馋,胎儿自然长得又大又胖。三岁的王海,不但没有两岁的杜春长得高,也没有杜春长得壮。从杜春出生的那一天起,她就是王家和杜家,默认的小公主,都得哄着、让着,不得怠慢。耳闻目染的王海,凡事都会依着妹妹,养成照过妹妹的好习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吃好喝都可着杜春享用。久而久之,杜春经常欺负王海,得理不饶人。杜老三和媳妇都看不过眼了,就为王海打抱不平。
  “没有礼貌的小妮子,大一天,也是你哥哥,也得叫哥哥才对呀?妈妈是怎样教育你的,要做个懂事、懂礼貌好孩子,你都忘了吗?”
  杜老三的媳妇,苦口婆心的哄着劝着杜春:“不许在哥哥面前耍无赖,谁对听谁的,你记住了吗?”
  今天杜春和王海闹翻了,只因王海捡吃了她掉在地上的饼干,不依不饶,还因为王海穿了她的虎头鞋,又哭又闹,闹翻了天!
  王海指着杜春的鼻子说:“这鞋子是我娘做的,也是我的,应该归我。我不愿意给你穿了,你都不给我饼干吃,我就不给你鞋子穿,你不讲理”。
  妈妈:“他吃我的饼干,还抢我的鞋子,他不讲理。这鞋子是你给我穿的,大娘也同意给我的,你凭什么要拿回去?我找大娘评理去。”
  “乖女儿,好闺女,好好和哥哥一起玩,哥哥不会要回你的鞋子,逗你玩呢?不许打架,你才是妈的好孩子。妈妈才会喜欢你爱你,爹爹也喜欢你爱你。等会爹爹下班了,一定给你们带回来好多好多的糖球,你俩一起吃,好不好?听到了吗?”
  王海和杜春,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频频点头,破涕为笑,又在一起玩耍了。
  孩子就是孩子,一会晴一会阴,一会哭一会笑。他们只记住了糖球好吃,不会记仇的。等会就有糖球吃了,好甜啊!
  “糖球真好吃,糖球真甜啊!
  两个小伙伴,又相互拉起了小手,摸着口水,左顾右盼,盼着杜老爹早一点的下班,好吃糖球。早把刚才的纷争,忘得一干二净了。
  哥哥王海,妹妹杜春,真是从小一起玩泥巴,光着屁股长大的亲兄妹,不是一母所生,却比一母所生的亲兄妹还亲。不但是孩子们自己亲,就是两家的父母,都把他俩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来疼爱。王家没有闺女,杜家没有小子,一起疼着长大,一起溺爱长大,能不亲吗?
  小脚婆婆,也是大家闺秀出身,心灵手巧,即会绘画,又会做针线,还会刺绣手艺,做得一手精美绝伦的好绣工,无人能比。她做的虎头鞋,虎头帽,活灵活现,给娃儿们穿戴上,就是一件工艺品,值得收藏。闲暇之时,她就做虎头鞋,虎头帽,让王老二偷偷的拿到古城里的集市上去卖,换得几个零花钱,贴补家用。
  杜春刚刚出生,小脚婆婆,就起早贪晚给她做了一顶虎头帽子,一双虎头鞋子。红红绿绿的鞋子,花花悄悄的帽子,精致的做工,精美的刺绣,五彩缤纷,栩栩如生,最适合女孩子家穿戴。作为满月礼,送给了杜春的母亲,讨个吉祥。古城人生儿育女,都有一讲:戴虎头帽能辟邪,穿虎头鞋能驱灾,尤其是一到三岁的孩子,带上虎头帽,穿上虎头鞋,确保平安无事,好养活。
  杜春过百日那天,就戴上了王大娘给她做的虎头帽,威风凛凛,只当小子养,惹得众人抢着抱孩子取乐。刚学会走路的那一天,母亲又把王大娘送给她的小虎头鞋子给穿上,小妮子高兴得不得了,生怕弄脏了她这双,看似像布娃娃的小老虎鞋,爱不释手。宁愿光着脚走路,也不舍得穿鞋子。后来,便偷偷的藏在了柜子底下,谁也没有找到。还是哥哥王海,把自己脚上这双,捡穿哥哥们,穿小了的一双旧小老虎鞋子,送给妹妹穿。杜春,不但没有嫌弃这双鞋子破旧,穿在脚上正合适,乐得屁颠屁颠的满屋子走,在就不想脱下来了,就连睡觉都穿着。
  每当大人们,说起这档子趣事,就神神秘秘,窃窃私语。
  说什么:“天意难违,天造地设的两双小脚,一模一样大,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四只小脚丫,同穿一双鞋子的金童玉女!天赐的好姻缘,大家走着瞧吧?定做夫妻!非他不嫁,非她不娶。”
  “世上哪有这样的美事?都让你们王家和杜家碰上了,定是祖辈积德行善的好果。”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推移,两个慢慢长大的小人,越来越不了解对方的心思。
  杜春,一直把王海当亲哥哥来爱戴尊敬,相互依靠,没有心动的感觉!
  王海,一直把杜春当恋人,当媳妇,来保护,来爱戴,顺理成章有感觉!
  在王海的心里:杜春就是仙女下凡,就是他命中注定的爱人。他就是要保护杜春一辈子,为她生,为她死,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从来就没有想过,去爱别的女人,还能爱上别的女人,痴情王子哥。
  在杜春的心里:“也许,小女孩都有收藏心爱饰物的癖好,她舍不得穿新鞋,怕弄脏了,心疼。也许,新鞋硬梆梆,磨脚不舒服,她又蹒跚学步,总爱摔倒,就不敢穿了。所以,穿旧鞋子不但舒服还敢走路,就习惯了,那有什么神灵点播的好姻缘。大人们众多诡异的心思,好好笑啊!我就是要和你们对着干,不信天,不信命,不嫁给王海,破旧立新。”
  少女时代的杜春,十分珍惜她和王家的不解情缘,还没有真正爱上王海,只是不愿意,伤透老人们的心,戳穿真相罢了。后来她真正爱上了王海,的确是因为王海,值得她爱了。王海爱她如命,情感专一,真心实意,感动了她,爱上了他。王海长大后,有理想有抱负,背着王老太爷,自己报名当了兵。当兵后的王海,自强自立,锻炼自己,改造自己,不但身强体壮,学识渊博,受到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人也长得英俊潇洒,绿军装一穿,哪对红领章,那颗红五角星帽徽,闪闪发光,光彩照人。神采奕奕的王海,一时间成了古城里有名的五好青年,人见人夸人爱。他却死心塌地的,一如既往地的爱着杜春,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古城里,十大美女的追求和示爱。加之王爹爹,王大娘爱她如亲生女儿,似掌上明珠的情谊,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把她当做自己家的儿媳妇来养着,来爱着。每每想到这些过往,杜春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信命不信命,她都得信了!他们的婚配,的确是老天一手安排的,天意难违啊!
  王家人,在古城里,口碑极好,人缘好,家风好,道德好,品德好,是尊老爱幼的模范。更是会过日子的好人家,能做王家的儿媳妇,不会吃苦遭罪,是女孩子们找对象的唯一标准。
  王家人,心地善良,为人正派,处事和睦,吃苦耐劳,靠本事挣大钱,从不欺软怕硬,从不搞歪门邪道。越无能的人,越贫困的家,王家人都会高看一眼,抬举人家,帮助人家,走出困境,不求回报。
  王家和杜家,有着出生入死的交情,使得两家人之间,生活起来从不隔心,生活习惯就像一家人一样,默契和睦。生活起来,也不会有丝毫的陌生感,同甘共苦,一生一世,不是神话。公公婆婆,更不会在杜春面前倚老卖老,哥哥嫂嫂也不会在杜春面前惹是生非,人人都从心底里喜欢杜春,爱护杜春。这样无忧无虑的好婆家,还去哪找啊!兴城市,古城里,仅此一家而已,她不会放弃,她要追逐,她要做王家的好儿媳,做王海的好爱人。还有一个最最优越的好条件,就是,即能和婆家人住在一起,又能和娘家人住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同住一座四合院里,上屋下屋,东屋西屋,几步道的距离,不会有想家的痛苦。就像没有出嫁时一样,还在一个锅里吃饭,愿意吃啥就吃啥,还在一个屋子里睡觉,愿意去那间屋子里睡觉,就去那间屋子里睡觉好了,没人敢说个不字。
  说真心话,杜春已在这座四合院里,居住了二十多年,情由心生,有了难舍难分的情结,就有了难舍难离的感情。谁要是真的,让她马上搬出四合院,她还真的受不了,会吃不饱,睡不实的。是缘分,是天意,是爱情,事到如今,无论如何,杜春也割舍不了与王家,与王海的情意了!感情通不过,心里通不过,老天也不会放过她,她越来越爱王海,情深意长,无法离开,她尝到了真爱的快乐和幸福!
  自有自知之明的杜春,她把自己和王海的爱情,权衡利弊:上称,称了自己的重量?用尺子,量了自己的长短?对着镜子,反复对照自己,不是我美不美?而是我和王海正好美成一对,正合适。
  杜春客观的剖析自己,不留情面:
  “你,杜春,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人家的女孩子,除了老爹爹有几个臭钱外,家境富裕,可王家的财产也不比杜家的少呀?也是富裕的家庭,家庭经济条件,基本相等。杜春,你还有什么高官厚禄可攀比的呢?一没有高学历可以炫耀,二没有一份好的工作可以自豪,还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理由?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不能在普通的女孩家,还能找谁去?真能嫁给王海,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千万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了。”
  说白了,杜春和王海,的确是占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如果不是同住在一个四合院里;如果不是王杜两家的生死之交,情深似海的牵绊;如果不是她和军海一起长大,哪有这样的好姻缘等着上帝去眷顾。相反的处境,杜春不会爱上王海,王海也不会爱上杜春,天赐良机,日久生情,很有道理。天意也好,缘分也罢,信不信命,杜春这次都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女大不留人,迟早要嫁人,是福是祸,就要看自身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