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02com永利官网:今生有你,短篇小说

这天正午,我喝着浓茶,日光照向我的银发闪闪发光。我的眼神中透着一种迷离。我把头探向窗外,火辣辣的毒日刺痛着大地,而我的目光则停留在窗外前院的大数上。盛夏的季节,树叶绿的刺眼是很正常的,我盯着一片树叶上的纹络想起了曾形影交织的我们。
  大院一早上都是清清静静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便多了些声声丝丝的嘈杂。而我居住在偏后院的南厢房里。所以知道太阳爬上山头,斜过墙壁,从窗户,穿过打在我的脸上的时候,我才懒洋洋的爬起。昨个儿,还没发现,我在用小竹杖撑起窗户的时候,看见门前那棵杏树把手伸进了窗户。我本来是要把那一块树枝下来的,但当我看见树头有一只鸟时便没有轻举妄动。太阳斜射而下,我便看着鸟儿在树头吹唱欢跳。“哐”的一声,我姐推门而进。见鸟飞走了,我“瞪”了她一眼。“都怪你。”她还在笑,“哼,我不理你了。”看见她笑我更是生气的说。她说“雅欣,表哥一会儿就要来咱们家了。”我说“那就来呗,谁啊?我又没见过,你还我的鸟。”我所不知道的是姐姐跑来的时候母亲和丫鬟们紧跟其后。母亲说:“欣儿,快起来,一会儿你表哥就来了。”接着,母亲身后的一名丫鬟喊道:“大家快看啊!屋檐前有一只喜鹊。”我兴奋地站了起来,“对了,就是那只鸟,就是她吓跑的我的那只。”母亲说道:“好了,赶快收拾。”接着,便有人帮我穿好衣服并把我洗漱干净。
  当我收拾好一切后,我便挣脱了那些下人们的束缚。当我跑出去时才发现,走廊,大堂,二堂,到处都是一片嘈杂。下人们都忙忙碌碌地打扫着大院的每一个角落。我也当然知道这样不同寻常的大整理也就意味着家里要来比较珍贵的客人。而我更清楚的是只要有客人来就一定会有好菜招待。我是所有忙碌的人里最从容的那一个,洋洋得意了一阵后,我便潜入了厨房,开始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当下人人有找到我时,我已经把自己弄得像一个京剧演员一样。无辜的我又被他们拖去洗漱了。可是我绞尽脑汁却想着如何逃离。就在此时,母亲又过来了说:“雅欣!你随我来大堂。”我便只好低着头,跟在她后面。
  我家大堂正上方挂着一块紫檀木的匾。大匾上镶刻着“儒雅风气”四个大字。大匾下面是石刻的画壁。其内容是:花木,圆月。有“花好月圆”之意。下面在摆着一张黑色的大方桌。大方桌的旁边是两把椅子。椅子的靠背上刻着两只起舞的仙鹤。大堂还有两排面对面竖摆的椅子。椅子两边的墙壁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副字画。舅舅和我表哥是在大约我到了大堂石半个时辰之后到达的。舅舅穿得很简单只是长跑马褂。马褂是由金色的丝绸做成,下面则是一双黑色的新布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而站在他旁边的就是我的表哥。我这是第一次见他。我开始慢慢打探他。一个白色长衫,头顶还有一个红色圆帽,让我匪夷所思的是他手里拿一把扇子的同时腰间还挂有一个玉佩。当一些礼节的问候过后,舅舅和父亲便留在了大堂议事。而我则把表哥拽出去玩耍。当我拽他的时候,固执的他居然红透了脸。可他好像不太喜欢我。却总是和我姐姐有说有笑的。我姐姐名叫“思欣”。她可比我文雅多了。于是他们去放风筝了。而我则不离不弃的拽着他的长衫,紧跟在他的后面,还不停的嘟囔着嘴,硬要他带我也去。他举着风筝,让姐姐拽着线奔跑。然后我只能傻傻的站在风里,被风吹红了脸蛋。后来大发雷霆的我就把他们的风筝给撕了。当时姐姐就气哭了,而我则是在那里哈哈大笑,洋洋得意。姐姐喜欢读书,也擅长音律,永远都是父母眼里的榜样。然而,表哥不知所措了。表哥的名字叫做宫陌远。后来姐姐哭着跑回了家里,他也追了上去。没人陪我玩,于是我就在那里吹胡子瞪眼。最后是伺候我的丫鬟告诉我的。表哥和姐姐在我没出生时就在一起了。同样我也是从她的嘴里得出。这么不是太热的天,他都戴着帽子,干嘛还拿扇子。原来是姐姐随父亲的性子子喜欢风雅,而他却是在装什么翩翩公子。
  那天姐姐恰好要去私塾。顺理成章的我便很表哥留在了家里。我家宅子后面有一片梅林。梅林是让福叔看管的。在我的怂恿下,他被我拽去偷梅子。虽然梅林是我们自家的。但是父亲还是不许我们去。我们个子都很小。他便抱着我去攀枝。他的怀抱硬硬的,不过也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温暖。我在他的怀里,却把梅子一直塞进自己的嘴里。不知是气的还是因为累的,他的脸涨得通红。为了能让我更好的摘到梅子,所以我决定还是给他嘴里塞上几颗。我还是把多数梅子塞里自己的嘴里,梅汁从我的嘴角溢出。好久没给他了,我还是把梅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用他的嘴吻上了我。大吃一惊的我,张大了嘴巴。他吃到了梅子。我于是就开始挠他。最后我们都摔倒在地。
  捉弄他之后,我便躺在地上开怀大笑。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我们便听到了狗叫。这只狗名叫大黄是福叔养的。他除了福叔谁都不认。我差点吓得半死。突然,宫陌远一把抓起我的手拽着我就跑。我看见树往后倒的很快,即使这样我们也跑不过狗。我们只有跑到福叔跟前,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即将受到父亲的惩罚。但我们只有这一条路。
  我是十分怕父亲的,我不敢回家。这个曾经对我不怎么样的,表哥居然帮我,擦泪,还一直问我怎么了。我把原因告诉她,他安慰我说没事。就在这时,我居然支支吾吾了多问出了一个我都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姐吗?”然而她没有回答。我又对他说“你喜欢她就别对我这么好!”他笑了,还拍了拍我的头。
  回到家后,福叔果然把事情如实的上报给了父亲。父亲大怒!后来宫陌远说是他带我去的。由于她比我大,父亲自然也就信了。后来,他接受了,所有的惩罚。这时姐姐也刚好回家,看见受罚的表哥,躲回屋子里哭了。
  我不以为然地坐在后院的走廊里。他去看了她。我不知道他对她说了什么?一会儿,他就过来找我嘛。我问他:“疼吗?”他没说,就和他没说喜不喜欢姐姐一样什么都没说。后来他总与我如影随形。即使我欺负她她也心甘情愿。何其有幸,今生有你。
  我盯着树叶,喝着茶。给记忆一个微笑。褪色的幼稚,是海水冲不去的脚印。
  
  

摘要: 第三章
叶家老太太离甄叶两家婚期还有五日,叶子依坐在窗前,静静地为自己的鸳鸯戏水盖头做收尾工作,福叔笑眯眯的进来,小姐,老太太到了,老爷请小姐过去见一见。叶子依顿住了,祖母来了,多年不曾相见的祖母来

第三章 叶家老太太

离甄叶两家婚期还有五日,叶子依坐在窗前,静静地为自己的鸳鸯戏水盖头做收尾工作,福叔笑眯眯的进来,“小姐,老太太到了,老爷请小姐过去见一见。”

叶子依顿住了,祖母来了,多年不曾相见的祖母来了,无论是弟弟还是母亲,都不会主动和她联系,父亲也不过是日常写信慰问和送些银子回去,早在婚事定下之时,便已问过父亲,需不需要请祖母上来,父亲当场就回绝了,因为祖母即使出席,她的小农出生,也注定难撑大局。

那么祖母会回来只有一个原因,林菀秀的杰作!叶子依有些气急败坏,真真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使坏!福叔看见叶子依先是一愣,接着是眼露凶光,尔后还是优哉游哉地缝头盖,一时间他也不敢动,人人都道少爷机敏,好手段,却不知少爷的手段都是源于这位大小姐。

日头已上正头,福叔的汗也开始由渗出来变成水滴,这时候,叶子依才收了个结,让晴樱收好针线,带着蔌清走向正厅,微迈莲步,还未进去便听见里面欢声笑语,那老太太爽朗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菀秀说的不错,一家人还分什么叫法,都是按顺序叫!”

“祖母,叶家村时,父亲便与二伯父和四叔父分了家,如今这般于理不合!”是弟弟的声音,叶子依正诧异怎的弟弟这般直接说话了,可不像是弟弟的行事作风啊。

这时老太太的声音再次响彻正厅:“小孩子家家的!何时轮到你来讲话!”叶子依扯开嘴角,原来如此,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不过没关系,女子最擅长的不就是耍横耍赖嘛,那就让这祖母也好好体会一把吧。

“祖母!依依见过祖母,请祖母安。”叶子依高声打断叶老太太的呵斥,也不管老太太有没有叫她起身,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叶子依相信以老太太的功力,礼节上是不会在意到这些的,只是父亲的脸有些黑。

叶子依抬起头只见叶老太太坐在右主位上,父亲坐在左主位,母亲站在父亲身边,林菀秀站在老太太身边,两个眉眼和父亲颇为相似的男子,只是脸型稍长的那位坐在左侧客位上的,白发已显,应该就是二伯父了,那么在旁边坐着的白面长脸妇人便是二婶母,站在他们身后的是大堂弟叶雄斌。

二伯父对面的圆脸男子应该就是四叔父,四婶母是个面若银盘的丰满女子,站在他们身后的是二堂弟叶雄朗。叶子依的出现,一时间所有人的焦点都聚在了她身上,只见她笑意盈盈的问道:“祖母,可是上来参加依依婚宴,替依依撑面子来了?”

叶老太太原本还以为这个孙女是个难对付的,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果然,丫头片子就是丫头片子,始终都要嫁出去的,心里对于林菀秀所讲便不甚在意了,忙点头笑应:“哎哟,我的乖孙女,好依依啊,可不是嘛,祖母怎么舍得让你这般冷清出嫁!快,快来见见你的大堂弟和二堂弟。”

叶子依微笑点头表示招呼了,接着问道:“那二伯父和四叔父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依依好替你们备些礼物回去,带去给乡亲们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