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乞丐

图片 1

这天,王小波像丢了魂似的在街上瞎转。他过了马路,看见一群人正围成一圈看热闹。他好奇,想看个究竟,便一晃一闪地走过去。原来,是一个小女孩,穿着一件粗糙破旧花格子衣服,肩膀上还有个大窟窿。她不动神色地跪在地上,脸黑乎乎的一片,像是抹了一层炭灰。大家有的干笑着,有的发出啧啧的叹气声,有的指手画脚说着什么……她怯生生地瞟了大家一眼,就低下了头。小女孩的前方,铺着一条白色的绸布,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很多字,是用毛笔写的。白布上,搁着一个蹭亮的搪瓷碗,里面放满了钱,有一角的,有十元的,有100元的……
  王小波贪婪地看着碗里的钞票,感觉喉咙干干的。他咽了咽唾沫星子,打量了一下小姑娘,然后一口气把白布上的字念完了。原来,小女孩是从山东来的,父母双亡,为了生存就出来流浪要饭。
  王小波僵硬地站在那,嘴角上流出一丝笑容。这时候,一个穿着制服的城管过来了。她腆着个大肚子,扭摆着肥胖的身体,大声吆喝道:“大家不要在这围观了,快点走!”
  人群被疏散了,只有王小波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搪瓷碗。
  “你咋赖着不走?”胖城管恶狠狠地看着他,两眼血红,脸上的横肉有节奏地抖动。
  “嘿嘿!”王小波傻笑着。
  胖城管撕住王小波的衣领,拽着他往东走。王小波单薄瘦弱的身体那经得起这样的折腾。王小波嗷嗷地怪叫着,一张瓦刀脸扭曲地变了形。
  走了十几米远,胖城管松开了手,吼道:“快滚!”
  王小波头也不回地往前跑。跑到一家超市门口,他转过身来。只见,那个城管朝小姑娘挥手示意。小姑娘点了点头,收起白布,拿起搪瓷碗,紧跟着城管径直向一条巷子里走去。
  王小波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似乎放大了几百倍。“咦,奇了怪了!他们,哦,他们可能?”小波心里猜疑着。
  王小波小心翼翼朝那个巷子走去。到了巷子深处,他停下脚步,躲了起来。他看见女孩和胖城管嘴里咕哝着。胖城管像做贼似得环视了一下周围,见没人,就从搪瓷碗里取出钱,顺手踹到了兜里。
  王小波吃惊地差点喊出声来,他赶紧捂住嘴巴,转身离开了。一路上,王小波感觉心砰砰地跳着,脑子里已乱成一团。他想,这样赚钱来得就是快。他走过一条大街,拐过一道弯,在一个堆满垃圾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提起嗓子,发出几声坏笑,脑子突然划过一丝邪念。
  王小波朝四周看了看,见无人,身子一斜,软塌塌地跌倒在垃圾堆里,就地打起了滚。他像猪一样在挪动着,翻滚着。折腾了一阵,王小波俨然像个叫花子,但他还是不够满意,于是又把脑袋塞到垃圾堆里,使劲蹭了几下。他起身,傻愣愣地站了一会,嘴角上露出一丝自欺欺人的鬼笑。他觉得还是少了点东西,就又到垃圾堆里找,找到了一个墨镜、一根竹棍和一个牛大碗。他把墨镜用衣服的一角擦了擦,就戴上了。此时,王小波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艺术家,一个伟大的导演。
  来到天桥下,他装模作样地戴上墨镜,盘腿坐在路边。牛大碗就摆在面前。路人经过的时候,看他是个瞎子,蓬头垢面,觉得怪可怜的,就在牛大碗里放钱。不到几个小时,牛大碗里已经满当当的啦。王小波心里美滋滋的,心想,这样下去,不到几年就可以买一套别墅啦。
  太阳下山了,街头上的人越来越少。王小波把墨镜往上托了托,准备抽身离开。这时,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向他走来。他赶紧戴好眼镜,佯装出一副可怜相。中年人稳健地走到他面前,沉默了一会,便从钱包里取出一摞子钞票,扔向牛大碗。“啪”钞票在空中旋转着落入碗里,发出沉闷的响声。王小波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激动起来了。呀,我今天遇到大款了,出手这么阔绰。他朝中年人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你以后不要再骗人啦。”中年人压低嗓音说。
  “咦,这声音咋这么耳熟呀!”
  王小波赶紧摘掉眼镜,睁大了眼,看着中年人。他身材魁梧,肩膀宽大,一张布满皱纹的面孔,戴着一副墨镜,看上去很成熟,很老练。
  “原来你不瞎啊!”中年人摘掉眼镜,凶巴巴地望着他,眼睛里冒着寒光。
  “啊,老爸,是你!”他惊讶地张着嘴,脸色一片惨白。
  啪的一声,一个宽大的手掌落在了王小波脸上。
  “你个兔崽子,你是要钱不要脸啊!”
  王小波羞愧地捂住脸,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

图片 1

寒风凛凛,扰乱了漫天飞雪。晚十点,拖着疲身体踱出写字楼,街头拐角处,昏黄的路灯下,朦胧的看到蜷缩着一个黑影,身下一床破陋的棉被。我走过去,黑影前面摆放着一个破旧的搪瓷碗,碗沿分明还有裂缝。黑影怀里抱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小狗在轻微的呜咽,分明是在哭泣。黑影抬起头,风吹散了他茅草般的头发外加夹杂着的雪花,露出了一张面无人色并且已经被冻的僵硬的脸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抽了抽鼻子,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钞票。也许是我错觉,黑影眼角貌似有东西闪闪发光,晶莹剔透。我不敢对视,快走一步去赶最后一班地铁。风还在吹,雪还在下,但是我确不觉得冷。

对,我遇到了一个乞丐,而我现在可能不是一个乞丐,但是我想我可能又是一个乞丐。我的大脑进行高速的旋转,想找出我和乞丐的区别在哪里,但是我脑中两种矛盾的激流竟然慢慢融合,浑然一体。我首先思考,乞丐是如何赚钱的呢?他确实比我厉害,仅仅一个眼神,我就双手奉献了钞票。看样子,他不劳而获,而我却损失了银子。但事实上,我未尝没有得到精神上的满足?我会觉得自己善良,做了好事,将来会有好报,而且身体连寒风也不觉得料峭。这么看来,我其实是和乞丐做了一笔交易:我花钱买来了自我陶醉。而乞丐为了这笔交易也付出了代价,忍受寒冷,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并且还带有一只可爱又可怜的小狗,这些无非都是让我觉得施舍会获得更大的精神满足
,这与商家打折促销让我觉得购买商品会占到便宜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是一个衣着华丽之人向我乞讨,我多半不会掏出腰包。此时,我不再束缚脑中这种思绪,放任其肆意流淌,又想到了街头卖艺之人
。他们卖艺赚钱,我们听了他们歌声,欣赏了他们的才艺,获得了精神满足而付钱也就可以说的过去。

突然,脑中神经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连思绪也受到一些阻碍。眼前浮现一些画面
,有些人会说,乞讨卖艺之人会影响自己一天的好心情,需要抵制。我们不妨想想商场里的商品
,有你喜欢的
,也有你讨厌的,你会要求商场下架你不喜欢的东西么,我想多半不会。人各有所好
,总有你不喜欢但是别人喜欢的,也有你喜欢但是别人不喜欢的,能够容忍矛盾的存在才是你的智慧所在。所以,我们对乞讨卖艺的行为是不是也要有所改观,最起码不要被先入为主的观念控制。想到这,脑中的那种刺痛感慢慢减轻继而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