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感悟【55402com永利官网】

  大概是故乡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吧!以至于离开故乡的这十余年中,我现居的地方——蒲城,一直很难真正走进我的心里。
  其实,蒲城也是很美的。特别是那座横亘于渭北高原上的魏巍尧山,更是蒲城人民心中的骄傲!
  尧山,不仅以它无限风光的伟姿让人们瞩目,还以四季常青的浓郁翠柏而闻名遐迩,更以很早就立造且香火恒盛的尧山庙而深受民众崇敬和膜拜。在这座风景秀丽、且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的尧山脚下,不知演绎着多少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呀!
  我出生于享誉“苹果之乡”的白水县,九十年代初期回到了爸爸的故乡——蒲城县尧山脚下的一个村庄。很快我就融入了这个既大又温暖的王氏家族之中。身边那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一句句暖人心肺的话语,是那样的真诚。在这里,没有虚伪,只有妯娌间的和睦相处,兄弟间的情深意长。在这里,一个个平凡而普通的尧山儿女,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向人们诠释了“孝顺”二字的真正含义。
  我的伯母是一位传统的农家妇女,可就是这个没有进过一天学堂的普通女人,却在尧山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用她一生坚定的信念,谱写了一曲平凡而感人的篇章。
  我的伯母虽然目不识丁,但在我的心里,她却是一位勤劳、贤惠,很会节俭过日子的好女人。
  记得在我还上小学的时候,每逢寒假期间,爸爸总会带我去家住蒲城县的伯母家看望爷爷、奶奶。
  在那期间,每天天不亮,当一家人还沉浸在甜蜜的梦乡中时,伯母就已经起床了。她开始给爷爷、奶奶烧炕、倒洗便盆,然后扫地,最后做饭。她窸窣的干活声打破了黎明前原有的那份宁静。于是,每当这时候,我便有些恨起伯母来,因为她的声响同时也惊扰了我甜蜜的梦境。
  暑假的时候,伯母家的人可多了,本来就不算小的七口之家,再加上我和姑姑两家的大人孩子合在一起,那真是热闹非凡、喧闹无比。临近中午时,当我和兄弟姐妹们、还有村中的一些孩子们正兴致极高地在大厅中看电视的时候,伯母已经开始做午饭了,于是我便怀着一种不大情愿却又觉得不去又不太合适的心理(当时我已是中学生)走进厨房,对伯母说:“我来帮你做饭吧!”“不是正在播演《西游记》吗?别耽误了,快看去吧!小孩在家,我这儿你帮不上忙的。”伯母微笑着对我说。我便像奉了令似的转身跑回电视机前。但在心里,我不由得有些感激伯母的善解人意。
  别看家中有十几口人,伯母做饭却从不嫌麻烦。她总是变着各种花样:摊煎饼、做凉皮、压饸饹等等,而且厨艺高超,做的饭菜香甜可口,令人吃后回味无穷!正值酷暑,伯母忙碌于蒸笼一般的厨房内,汗流浃背,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记得爸爸、妈妈常对我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人们的生活都很艰苦,伯母就用白面做成面条给爷爷、奶奶和伯父吃,而自己却用很黑的粗面或者秋作物荞面做成垛垛、窝窝,自己跟几个孩子吃,常惹得她最小的儿子哭闹着也要吃白面。而当一家人热闹的围坐在一起吃饭时,伯母却一个人默默地守在厨房内准备给大家盛饭。
  黄昏的时候,当人们摇着蒲扇,都在门前纳凉的时候,刚下地回来的伯母就开始筹备晚饭了。或许是伯母身上某种东西触及了我,于是我便真心地帮起伯母做饭来,并及其高兴地和她拉起了家常。说是帮忙,也无非是看看火、扫扫地、收拾收拾饭盘、碗筷而已,其它诸如择菜之类的脏活,伯母根本不让我沾手。
  夜晚,当家中其他人都聚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时候,伯母却一个人坐上了她的织布机。望着忙碌了一天的伯母,我忽然感觉她的身影在我面前变得高大起来!
  暑假将至,我不得不随爸爸离去,但心中却涌起一种难舍难分的情愫来。
  那些年,伯父一直在县城工作,很少回家,在那非常艰难的岁月中,伯母迎着严寒酷热,顶着生活的巨大压力,在家里勤耕精俭,养儿敬母,艰难度日。
  如今,伯母已六旬有余,按说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了,但勤劳的她依然忙碌着、辛勤地劳作着……
  从伯母身上,我看到了中华民族优良的传统美德,看到了一个人一生坚定的信念,始终如一、持之以恒的精神。惭愧的是,我并没有为伯母做过什么,但在我的心里,伯母永远是我最亲、最值得敬重的人。
  儿媳尚且如此,儿子更不必说。
  今年清明节,一位居住西安的伯父专程回家乡来祭祀故去的亲人。期间有一日,他来我家小坐,与我八十有余的奶奶(爸爸的生母)同坐一椅,他时而轻拍奶奶的肩膀;时而又拉住奶奶的双手;时而又把头伸向奶奶的耳旁,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如同亲生母子一般。那母子情深的动人场面,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感人的故事。
  我的奶奶(爸爸的养母)原是蒲城县东党乡人氏,共有姐弟二人。因姥姥英年早逝,姥爷便将其子(爸爸的生父)送与本乡兴光村的一户王姓人家,将其女(爸爸的养母)送至远离家乡的白水县的一户张姓人家做了童养媳。以后,娶妻生子的爷爷因极度想念失散多年的姐姐,便开始寻亲,几经打听,终于有了奶奶的下落。他骑着毛驴,不远万里,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亲人,见面后,姐弟俩悲喜交加,抱头大哭。没想到,就是那日不同寻常的重逢,造就了后来这段姑侄情结。
  由于奶奶(爸爸的养母)只生有一女,所以爷爷(爸爸的生父)就把他的次子(也就是我的爸爸),过继给了他的姐姐。念及爸爸当时年纪尚幼,所以爷爷就把他的长子(也就是我的伯父)暂时送至白水县陪同爸爸一起读书。
  或许是在这段白水之行期间,又或许是血脉相连之故,伯父与奶奶(也就是他的姑姑)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深厚的感情。
  后来伯父离去,奶奶很是想念,常常对我提及他。伯父也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常来看望奶奶,有时也把奶奶接到他家住上一段日子。那时候,伯父在县上的审计局工作,单位有车,他来时总少不了小车相随,为之奶奶可觉脸上有光了。
  记得有一次,伯父又来看望奶奶。未想到车子刚开到尧禾镇北面的铁牛河半坡上,忽然下起了瓢盆大雨,道路泥泞,车子无法继续前行,伯父就让司机把车就地停住,自己毅然下车,撑起雨伞,步行前进。来回二三十里的行程,就为能看一眼他亲爱的姑姑。伯父倒是圆了他的心愿,但却让司机在河畔足足等了四五个小时。当伯父与奶奶的视线相对视的那一刻,我的心仿佛颤动了一下,出于心灵的感动、还是发自内心的激动,或是某种连我也说不清的感觉。从他们的眼神中,我分明看到了相互间的无限牵挂,还有那种心灵的彼此交融。我怔怔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紧紧地拥环抱在一起。
  最让我感动的还是爷爷(爸爸的养父)三周纪念的时候,当时家中亲戚、相奉人来人往,而伯父却与奶奶坐在厨房内的土炕上嘀嘀咕咕地小声攀谈着。从艳阳高照的下午一直坐到华灯初绽的夜晚,从苦难的旧时代,一直谈到幸福的新时代,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老掉牙的故事,在他们看来,竟是那样的新鲜有味。前来帮忙的女相奉不解地问:“你伯父跟你奶奶在那个黑炕上坐了一下午,他们都在说啥呢?咋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呢?”
  “你不懂。”我笑笑说。
  这,就是我的伯父——一个懂得孝道的人。他深懂老人们的心理需要,并能迎合他们的心理,满足他们的愿望,这一点是大多数人都难以做到的。他们也许能做到给老人吃好穿好,但却很难做到抽出时间陪伴老人聊天、唠家常。
  其实除了我的伯父以外,还有其他伯父、叔父,他们都很孝顺。他们的孝心也让我为之感动。
  我曾感慨地对爸爸说:“我们王氏家族中的父辈们真孝顺啊!”
  爸爸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其实,在尧山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千千万万个勤劳孝顺的儿女们,他们正在代代传承着华夏民族优良的传统美德呀!”
  我却想:尧山脚下的儿女们如此优秀,大概是尧山爷显灵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蒲城已悄然走进了我的心里。

爸缘何要找他的表哥呢?从与爸的交谈中得知,这位孙大伯是我爸姨妈家儿子,因家境殷实,他的妈妈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那场运动中被整自杀,大伯就被他姨妈也就是我奶奶代为抚养,我爷爷到咸阳技校做教授后大伯也去那儿上学了,后来作为专家被派到仪化工作,大伯没忘记我爷爷奶奶对她的培养,工作后每月都寄20–30块钱给我奶奶贴补家用,这钱对我爸他们姊妹多的家庭来说实在是救命的钱,多年后我爸就总记得他表哥的恩惠,总想着要报答大伯。春节过后,爸便和小姑一起去仪,按着同事李给你地址导航见到了大伯、伯母和表姐,大伯八十五岁,身体还硬朗,伯母身体不太好,亲人终于见面了,尽情地叙旧与怀旧,爸约大伯和伯母,等天暖和了接他们一起来邮小住。这次表姐来邮是走亲戚,她娘舅家的孙子结婚,爸之前知道了消息,便打电话去仪,要接大伯他们来家住几天,可能是年纪大了加上身体不适,没能如愿。

今天,爸妈家来了一位客人,是我爸爸表哥的女儿,我应该称她为表姐立新。之前我只在照片上见过他,今天初见到真人,感觉她比照片上端庄,身材也不错,个子高高的。表姐和她父母生活在100公里外的仪市,可就这百十公里,都让爸与他们相隔了十几年没见面。这得感谢我的同事李行上年底帮我们通过内部渠道找到了他们,李告诉我们大伯的住址和电话,爸还较激动,马上致电大伯,得知他们二老身体还好时蛮欣慰的,并相约春节后去看望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