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的甜蜜压抑

图片 2

  清风阵阵吹来,夏末的天气到了晚上热中带着丝丝清凉,晚上在公园的小湖边散步,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小鱼穿着她喜爱的蓝裙子,踩着高跟凉鞋来到公园的湖边。
  
  每天这个时候公园里多是吃完饭后散步消遣的人群,而且多是大妈叔叔辈或是爷爷奶奶辈,大家结伴儿去公园转一圈或是打打太极、跳跳舞、扭扭秧歌。
  地上不是很平,有些路面是用小石子铺成的,有些是大理石铺的,还有些是青石灰铺成的。小鱼走的是铺满小石子的一段,她的高跟鞋踩在上面摇摇晃晃感觉随时都会摔倒,但她还是在那里或走或停。左顾右盼似乎在等待某人。过了一会儿,小鱼笑着迈开脚,虽然路确实不好走(对高跟鞋来说)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或者是故意在上面走的。她走得颤颤巍巍,但始终不会倒下,就差最后一步了,她突然向前倾倒,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她。这双手不大却很有力量,她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紧紧地抱住他,他好笑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她拉着他的手转身重新走向那条石子路。
  她和他是在她好朋友搬新房庆贺的时候认识的。那天很热,她下班后她回宿舍收拾了一番,换了件她新买的裙子,画了个美美的妆,然后乘公交去了西站。她住在城市的另一头,两个地方相距较远,没有地铁,坐公交得一个半小时。但她仍活力充沛的去挤公交。
  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到好友家的小区时,又热又累,仲夏的天气特别闷热。小鱼觉得自己的妆都快花了,于是下车后又掏出粉饼补了补妆,感觉满意后进了电梯。小鱼的好友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人是同乡,如今都在这座城市打拼。好友买了婚房,前些日子刚装修完,趁着今儿周末,大家聚一起热闹下。小鱼进门发现好些人都不认识,好友一一介绍给她,小鱼与小朋就这样认识了。
  小鱼回家参加好友的婚礼,下火车看到小朋在出站口。西出口比较偏辟人很少,一出站就看到了小朋。
  “你怎么在这啊?”
  “我今天放假,没事干顺便过来。”
  “你等人么?”
  “我知道你今天来的车次。”小鱼哦了一声:“谢谢,其实你不必跑这么远的。”
  小朋每天下班都会给小鱼打通电话。一放假两人就去看电影,他带着她到处玩。
  几乎身边的朋友都以为两人已经谈上了,可小鱼只是淡淡的一句:“我俩好朋友而已。”大家都能感觉到小朋对小鱼是上了心的。可是小鱼呢?只有她自己知道吧,又或许她也不清楚这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或者自己是怎样一种心绪。
  这样的关系将近一年,期间小鱼的亲戚给小鱼介绍过几个对象,还相过几次亲。每次小鱼都觉得不满意,每次小鱼去相亲小朋都知道。她相的对象叫什么,什么工作,家在哪里?每次相亲的时候小鱼都会坦白的告诉小朋。“我这两天要去相亲了。”小朋笑着说:“好。”
  每次相完亲,小朋都会开玩笑地问她:“相的怎么样啊?满意吗?谈得来么?”
  她只是无所谓地说:“刚见过面还不清楚。”
  有几个,两人见面一杯茶还未凉就各自告辞了。有两个是接触了几天就没下文了。后来她的亲戚很无语的问她到底要找个什么样子的?高富帅咱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就甭想了,介绍的这几个虽然家境一般但都过的去,娃也都是上过大学的而且有固定的工作,再这么挑剔下去,好茬都被别人捡光了。但小鱼似乎没往心里去。
  小鱼和小朋只要有时间俩人就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去爬山……身边的朋友每每问起小鱼对小朋的感觉,小鱼只是回复说:“好朋友。”大家调侃说这样的好朋友她们也想有个。小鱼不要独占哦!给大家分享下呗!小鱼只是笑着说:“好啊,只是我做不了小朋的主啊!”小朋不在时大家调侃小鱼,小朋在时大家调侃他俩,小朋只是笑笑,也不多说什么。每天晚上俩人会和其他情侣一样煲电话粥。
  一个晴空万里的周末,小朋跟平时一样来西关看小鱼,小朋鼓起勇气对小鱼说:“咱俩可以试着交往么?”怕小鱼不同意赶紧补充说:“要是你觉得我不好,或者有压力的话就算了,当我没说吧!”他确实摸不透这个女孩子的心思,有些着急紧张,感觉比他第一次面试求职还紧张。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的心态,结果他等来了他一直心仪女孩子的点头。那天他很开心。他们从城东头一直逛到城西头,从白天逛到华灯初上,从华灯初上逛到夜深人静。
  小朋比以前话多了,小鱼说时他说,小鱼不说话时他也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小朋总是欢快地畅想着他们今后的生活。会在哪个地段买套房子,房子的装修是什么样子的,两人的生活该怎么过才会更精彩丰富,双方家长什么时候见面合适呢……每次小朋都将他的想法细心地说给小鱼听。每次小鱼都静静地听他说,但她从不发表任何想法,渐渐地小朋在她身边的话少了。
  偶尔小鱼会对他发脾气,他也会很耐心地将女朋友哄愿意。后来小鱼也向他发过几次脾气,他还是将她哄开心。再后来有一次,她因为工作上的事向他发了一通脾气,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小鱼感觉他盯了自己好久,而且不说话。不喜不悲的盯着自己看感觉像是看陈列架上的物件,她觉得很不舒服,她开口:“不要看了。”他说:“好。”“你太爱耍小孩子脾气了,我真有些受不了了。”说完他转身走了。小鱼在街上站了很久,夜晚十点的小巷子里行人很少。暗黄的路灯下只有自己的影子在脚底下徘徊,似乎是另一个自己,自己陪着自己看似荒唐,但此刻她就这么安慰着自己。
  接连好几天她想不通他说的话。她很生气,删了他的微信感觉不解恨又删了他的扣扣,只是电话号码一直没有删。她的心底似乎在期待他的电话。可是一周他都没有给她打电话。她失望了,那几天她很浮躁,患得患失的感觉在她心里发了芽,她觉得再这样下去心底的小芽会撑破她的内脏。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动情了,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叫小朋的小伙子。后来的几天她静下心一遍一遍的回忆着她和小朋的过往,一遍遍回忆的结果让她更加期待他的电话。似乎一直都是小朋让着自己,容忍着自己偶尔的小脾气。想要找些他的坏处,似乎这样会减轻些自己的不痛快,似乎这般会让自己少些期待他的难耐,似乎这样才会让自己稍微自在一些。可是想的越多越是他的好。似乎他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如果硬要说不好,那就是小朋的家境很普通,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正在上学,自己现在应聘在一家国企。而他对自己好的更是没话说,好像每次都是自己发脾气给他,每次他都很耐心的安慰自己。越想她越想他的电话,终于鼓起勇气,他若还不来电话,她就打过去。她数着时间,数到最后两秒的时候电话终于响了,是自己最期待号码。小鱼本想这次自己一定要承认自己的不对,要好好的谈这场恋爱。
  没想到两人最后以冷战结束了这通宝贵的电话,小朋说他早就知道小鱼喜欢着她的好友,即使对方已经结婚了,但她仍过不去心里的坎,还是喜欢那个人。那次好友结婚她去参加婚礼,好友明白小鱼的心思可是自己有了喜欢的人而且已经结婚,很希望她能放下。他早就看出小朋喜欢小鱼,他也私下问过小朋,于是他告诉小朋小鱼回城的车次。那天他等了她两个小时,终于等来了她。
  小鱼接完电话就后悔了,说好的要向他坦白自己的想法,向他承认自己先前的不对。可是最后竟不欢而散。再打电话时里面全是忙音,小鱼知道他这次真的生气了。第二天小朋打过来,小鱼满天欢喜的去接,结果电话里只短短一句话:“你太爱耍公主脾气了,我累了,要不算了吧!”不等她回话就挂了。
  小鱼彻底患上了患得患失症,每天她都期待着电话,她希望他能打来。她会诚恳的跟他说:“我们好好谈场恋爱吧,我以后不会乱发脾气了。”可是手机没能如她所愿地响。
  她将她的苦恼告诉了她的闺密,闺密是个堪称“情场老手”的时尚女孩。回到家小鱼想了很多,全都是她和小朋在一起的片段,还有闺密的话,她觉得闺密说的很对,她要给自己一次机会,以前的该放下的得放下了。以后的幸福是自己的,她要去争取去把握更要好好地去经营。以前是他追她,现在换她追她他吧!如果他还爱她的话,还愿意给她一次机会的话。
  傍晚的风带着丝丝凉爽,小鱼鼓足了勇气去了城关,那是小朋工作的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自责自己不友善,为什么不能和她好好的做朋友呢?我试过,不做她朋友,同处一室的,有点烦,可做朋友,更加烦,!反正,对于她这样一个人,就是无止境的讨厌。。。

图片 1

她总自以为有朋友。其实她只有一个好朋友就是女生a。a女生是平时除了谈恋爱就是睡觉,学习成绩不好。可是没关系,抱了她的大腿,期末考试照样飘过。其实呢,a女生会低声和闺密说她傲气,点名时也根本不会真心帮她,一块做项目根本不做实事还理直气壮的大声的吵架说她不尊重自己。她确实做项目时有点轻视a。我就不明白了,做不了圣母,干嘛非得装义气的跟人家一组,然后又轻蔑人家。你不知道你说要和a一块走的时候,人家还不很乐意吗?

她也是个奇葩。这样说对她很不公平,因为我说她是奇葩主要是因为她有个男闺密实在是太奇葩。金融男,矮子,胖子,这么点大就秃顶,走路一晃一晃,就是个次级屌丝,不过该夸还得夸,是个要出国的大学霸。我的天,打电话竟然给她撒娇,她真把自己当成妈了,什么“明天我在食堂等你好不好呀”,“陪我去医院吧!”,这男的真是绝了,她也真是个好妈妈啊,对儿子还挑什么,惯着呗。还有最最典型的奇葩事件代表,这也男闺密竟然带着她出去逛街买衣服,而且再他的建议下买了第一条v字领裙,回来后试衣服还回答我们为什么买这件是因为他说穿上挺适合挺好看。妈妈呀,你都不觉得说这话难受吗?平时给我们说话也喜欢教育人,非得看你吃西瓜时告诉你别吃会胖,再胖能有你胖吗?这句话我不是原创。

图片 2

她非常没有原则。我得说她对她的那个仅有的朋友是挺好的。要是一视同仁多好,或许我会写一篇《就是喜欢怎么办》送给她。来了管吃管喝,喊着洗脚洗漱,妈妈角色又出现啦。挺好,挺好,烂好人,我看着都羡慕。可走了你别抱怨啊,你不想请就别请,笑着送别人走了然后有开始给室友们说什么和她相处累。你的友谊除了假还是假,咱可管自然点,你这样子只会让大家觉得你虚伪,并不是你在友谊中多么的舍己为人。每次给你提意见时,你又开始说没关系啦,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就接着装。

她真的太想找对象了。当然,她没有对象。高中暗恋一个男生,这男生不说了,不帅还有点丑,不高但会跳舞。大学觉得自己想恋爱了,好打电话磨磨唧唧表白了,不出我所料,必须被拒绝啊。然后呢,开始和室友感慨万千,一次两次会去安慰你,可你别反反复复啊。自导自演,删除了人家的联系方式,过了不久,又大半夜的吵着在加他扣扣,好紧张,好激动,你事多不多啊,你不睡觉别人还睡觉呢,激动个啥呢。当初和我们聊删除人家时那洒脱劲哪去了!我都为你觉得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