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的幻觉

图片 1

  梅说,表哥遇到竹姐,真是如鱼得水,相处得水乳交融。他说,他已经对竹产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了,心里只有竹一人,日思夜想竹的种种好处,想着竹的言行举止……
  一天,他去晨炼途中,远远看到薄薄的晨雾中,竹拖着她那大大的拉杆箱,满面春风向他走来,令他不觉一阵惊喜!情不自禁地叫一声:“你来啦?”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他认为竹没有答应他,一定是想突然给他一个惊喜!不然,从那边动身之前她怎么会不打电话?这小坏蛋!于是,他也假装不看她,待与她走近了给她一个惊喜!看到对方不慌不忙地悠然漫步,他也若无其事地慢慢悠悠。当他们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他正想冲过去拥抱她的时候,一个小伙子突然从她的后面冲到她的前面:一下接过她手中的拉杆箱:亲爱的,让你久等了,对不起!
  他没有想到竹会变得这样快,完了!于是,他感到有点晕眩。幸亏那一对青年,赶快过来扶住他。他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没事了,谢谢你们关心!两青年说:没事就好!老人,那我们先走了。事后,他说差点——我接过他的话头:差点出丑啊!
  他说,岂止出丑?差点闯大祸了!你想哈,如果我冲过去抱住那个女生狂吻,那个小伙子还会给我好果子吃?!人家至少也会认为我是个我是个神经病人。
  一天他外出散步归来,薄暮暝暝中,老远看到前方一个后影很像竹的女士与他相向而行,他紧追几步,对那女士看得很清楚了,便保持那个距离与她同速前行,慢慢对她从头看到脚。她的体型匀称,腰肢柔美,服饰新潮,发式美观,宽肩、细腰、肥臀比例协调,步履矫健,皮鞋着地的踏踏声,头发光光亮,围巾花色新,一身素打扮,无一不是竹。按照预定时间,竹也该回来了,毫无疑问,肯定是她。如果不是前次“途中错认竹”的教训,他早就冲上去,一下抱住她。可因有了前次的教训,他再不敢贸然行事,而是加速超过她。当他回头印证之时,不禁吓了一跳:又认错人了!幸好没有……
  不知怎么的,这段日子里,不管进超市,逛公园,傍晚散步,早晨打拳……竹的身影总是在他眼前晃悠晃悠的,时隐时现,若即若离,害得他几次叫错人,差点惹祸。去看心理医生,人家说那是思恋日久产生的幻觉,不用看医生,只要看看恋人就没事了。

图片 1

每年春节外出工作的人儿,都要收拾行李,背起行囊,踏上回家的路,与家人团聚。

行驶在高速路上的车,寸步难挪,车辆堵塞,排着一条长龙,卡车,班车,小车相间地挤在高速路上,似乎不打算挪动了一样。

本来就晕车的阿芳,再加上车一走一停的,更加加速晕车的节奏了。

阿芳实在是受不了了,闭着眼睛休息不动也不出声但都无法解救她。

坐在旁边壮实的青年,知道阿芳要准备呕吐,却没有向他寻求帮忙。

阿芳的逞强令他无法理解,看不透她都已经冒出那么多的汗,还要憋着不吐。

可他不知道,阿芳没有一点准备,如果这么一吐,定会影响大家,而且还会被嫌弃。

一直以来,阿芳都习惯了这样,习惯一个人装强,习惯一个人扛,什么都往肚子里塞,更何况在这样的环境下,无亲无故的。

车突然一个紧急刹车,阿芳实在忍不住了,用手捂住嘴巴,真的想吐。怎么办,没有袋子。

青年看见阿芳全身都在抖擞,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于是,他拿了一个袋子递给阿芳,心疼地说:“拿去吧,不要忍了。”

阿芳看着这么一个举动,不想想太多,毫不犹豫接过袋子,才放心地吐一顿,这才慢慢舒服多。

青年又递给她一张纸,阿芳看着他一眼,两人对视,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

一路上两个人聊起来了,阿芳不像以前一样孤独一人。

但十分巧合的是,两个人是同一个镇上的,而且都是独自到外打拼的。在此时此刻遇见了,越聊越开心,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多。

经过七八个小时,终于到达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