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判疑云,向法西斯宣战

  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法西斯全面告败,电视里盟军正在以疾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侵略者。强子看的正起劲,妻子走进来将电视关掉。“声音太吵了,孩子在学习,别看了”。
  强子最喜欢看战争片,男子汉吗就该肩负起保家卫国,抗击侵略者的责任。他恨透了法西斯,要是生在那个战争年代,非报名参军上前线,打击进略者去!
  每当想到法西斯,强子就萌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自己虽然不是军人,可是每天直面那些日本车、德国车,不亚于面对那些法西斯。特别是每当自己看到这些外国车出现故障,就心情激动。他是一名汽车修理工,绝不允许外国车难为中国人,一定要让他们乖乖的为中国人民服务。所以车辆一入场,他就第一个钻进修车的地沟,去承担修车任务。现在人家不搞军事侵略了,实行经济侵略。强子每修好一辆外国车,就像打败了一次侵略者,那神气劲别提多大了,就像战场上凯旋的将军、英雄一样。
  网上说:即使日本高层不参拜靖国神社,韩国人民也不会买日本汽车,而日本高层再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民照样买日本汽车。强子想:怎么这样没民族骨气,简直是汉奸行为。
  强子没事就去逛书店,家里有各种各样的专修日本车、德国车的书籍和光盘,最大的爱好就是边看反法西斯战争片,边读修外国车的书籍。知己彼才能百战百胜。毛主席不是说过吗: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所以要想修好外国车,非研究好它们的结构、原理、性能、操作、保养方法,做到:四懂三会。
  一次,单位里派他和队里的一名司机出差,路过一个废弃的机场时,汽车出故障了。强子下车一看,正时齿轮坏了,要司机去驾驶室里去找扳手,将齿轮室盖卸下来后,需要锤子将齿轮反震下来。司机满驾驶室找,愣是没找到锤子。强子和他急了说:“什么司机,出门不带工具,就像战士不带武器上战场”。
  没办法,司机只好去附近寻找可以当锤子用的东西。可是方圆十几里地没有人家,距离最近的公路也要四公里路程。司机终于在一个废弃的机库里寻找到一个圆筒状的金属物品,递给强子做锤子用。
  强子想:“凑合用吧!在野外必须学会生存。”师傅说过:“汽车皮带断,可以用绳索编制条代替,冬天抛锚,无人烟,可以烧轮胎取暖,在地下挖条条形沟,解决生存问题,等待救援”!
  强子拿起圆筒金属物,一下、两下、三下,突然轰的一声炸响。强子栽倒在汽车下,那个金属筒状物品,竟然爆炸了,把汽车发动机扎坏了,强子受了重伤。
  在远处寻找手机信号源的司机听见声音,立即跑过来,看到强子受了伤,立即背起他向四公里外的公路狂奔。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强子送到医院。
55402是不是永利网址,  单位里的同事和领导听到强子受了伤,都急忙乘车来到医院。强子最好的朋友小三也来了,但是由于伤势严重,抢救无效,强子牺牲了。临别前,强子想看看他最好的哥们,小三。他对小三说:“三,我不能陪你一起去玩了,你那辆日本车,我也不能给你修了!”嘱咐小三自己学习修车技术,并告诉他:“三、你我哥们多年,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戴个礼帽,卡个圆镜子,穿套绸子褂子,敞着怀,扎着裤脚,叼根烟的样子,像汉奸!”。
  领导问他还有什么需要叮嘱的,告诉领导。强子说:就在我出事的废弃机场那立个碑,上书——民族英雄!
  说完就与世长辞了。小三和强子的家人、同事、朋友悲痛不已,为失去一位好朋友、好丈夫、好儿子难过!
  

日本右翼和其理论家觉得,若要让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变得合法化,那就必须拿东京审判开刀。假如可以把东京审判的历史结论推翻,宣布日本曾经被判刑的战犯并不存在,那么参拜靖国神社也就会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于是,这些人想尽办法制造舆论,意图推翻东京审判的事实。

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沉重打击之下,日本天皇裕仁于1945年8月15日被迫发布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赢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同盟各国,1946年5月3日时根据《波茨坦公告》,在日本的东京成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法庭上对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顽凶之一“日本军国主义领导集团”,进行了正义的审判。

在审判中,作为原告的一方是美国、中国、英国、前苏联等11个国家的代表,被告一方是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28名甲级战犯。基于正义和平的原则,参照国际公法、条约和惯例一系列条文,在经历了长达2年多的审判之后,终于把东条英机等人送上了断头台。可是,就在事情过去了50年之后,日本居然刮起了一股“翻案风”,试图把东条英机等人的罪恶行为推翻,还他们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清白。

这次发生的翻案风潮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了,最早可以追溯到东京审判刚刚结束的时候。当时,没有得到应有惩罚的军国主义分子们,包括一批极右势力,都在为战犯们鸣冤叫屈、评功摆好,甚至还收集他们的遗骨,为他们树碑立传,寻找任何可以兴风作浪的机会。

现在,在东京热海伊豆山兴亚观音塑像背后,就赫然耸立着一座墓碑。那是1960年极右势力为被绞死的7名甲级战犯兴建的“殉国七士墓”。事隔10多年,在当年绞死战犯的刑场遗址上也修筑了坟墓。

1982年,右翼势力又在日本九州修建了“大东亚战争阵亡者之碑”,就在修坟建碑之前,1978年,这些人还把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作为了“昭和殉难者”祭祀在靖国神社内。远东军事法庭定罪并判决的1000多名乙丙级战犯,同时也被他们合祀于其中。

中曾根康弘以首相的身份于1985年参拜了靖国神社之后,陆陆续续地,一些身份敏感的人士也参拜了靖国神社。1997年的4月,日本还成立了“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同年的4月22日,日本第一次组织了部分的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

他们先是提出了大东亚战争的肯定论,之后到处宣扬东京审判不公正性的存在。失言大臣奥野诚亮在因为美化侵略而被迫辞职之后,于1988年在《文艺春秋》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侵略问题的发言”有什么不好》的文章,文中写道:“我多年来一直主张,我们要从被歪曲的东京审判史的观念中挣脱出来。因为今天的国际学一般认为东京审判是违法的,联合国在东京审判之后,以对和平犯下罪行为理由进行裁决,判定日本是侵略国家,并将几个人送上绞架。东京审判是胜者对败者的惩罪。错误百出的东京审判,规定了战后的价值观和战前的历史观,我们必须尽早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