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节,在线阅读

左莫从入定中睁开眼睛,摇摇头,修为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这已经是第十五天修为没动静。蒲妖还在入定,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用力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出脑海,他的目光重新落在院子里。院子是店面的后院,自然无法和他在西风谷的小院相比,小小院子里堆满了各种材料,玉石、金线、翠竹等等。这些材料大多都是不值钱的一品二品材料,但是在数目上,就极其可观了。
左莫开始翻动材料,有时唤出钟笋火炼制材料,有时则要拿出小刀来把材料加工成需要的形状,他有时会突然停下来,陷入思考之中。材料像走马灯似地从他手上流过,有的被他小心地放到角落,有的则被他随手扔在地上。
折腾了两个时辰,音圭提示时间到了,他才从忘我的炼制中惊醒。
到了开工赚晶石的时间,他有些恋恋不舍地起身。以前对符阵没有感觉,只是觉得难学,如今专心研究,反倒发现不少有趣的地方。
剑诀法诀之类,往往有许多地方语焉不详,讲究体悟,唯独符阵之学,讲究的是阴阳五行变化,虽然繁复无比,但细细研究下来,左莫还是能够找到其中脉络。
直到左莫走后,李英凤便过来收拾院子。
她一边收拾,一边感慨。难怪师弟会觉得晶石不够花,这般花法,怎么可能够花?左莫所需的材料都由李英凤帮他购买,她对左莫每日的开销一清二楚。每天师弟花在材料上的晶石,低辄三四十颗三品晶石,多辄一百多颗三品晶石。这还是因为师弟需要的大多是一些低阶材料,若是涉及到中阶材料,那花费会立即飙升到一个相当骇人的地步。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学习符阵是这般学习法。
不过师弟是个怪胎,他学东西和别人不一样,赚晶石同样和别人不一样。好几次她都想劝师弟节约一点,但一想到师弟每天赚取的晶石,到嘴边的话她也缩了回来。
师弟如今每天只花三个时辰来接生意,其他时间,全都花在院子里这些堆积如山的材料上。
她停下脚步,目光落在脚边的一张阵盘上。最初的几天,阵盘是师弟制作最多的东西,但随后,师弟制作阵盘的数目越来越少,师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炼制阵盘。
怎么又想到炼制阵盘?难道是为了试剑会作准备?
李英凤从地捡起这张阵盘,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上面的符阵她完全看不懂。
她哑然失笑,韦胜师兄和左莫师弟两人都是天才,天才的想法,普通人怎么可能理解?在左莫师弟之前,李英凤还从来没有见过阵盘。她小心地把这张阵盘放到角落里,替左莫打扫了这么多天,什么东西是有用的,什么东西是没用的,她已经能轻易分得清。
左莫今天的生意一般,从几天前,生意就有所回落。他也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毕竟有需求的修者就那么多。自己能赚这么多,还多亏了试剑会。真正能拿出好东西的,大多是外来的修者。
修真是晶石堆出来的,左莫很早就知道这句话,但是研究符阵,他才对这句话有着更直接而深刻的理解。符阵完全是用晶石堆出来的!
眼看财路不长久,自己的研究只怕就要中断了。
不过过不了多久,就轮到他参加试剑会的日子,他眼下也懒得去想赚晶石的问题,等试剑会之后再说吧。
待左莫收工,李英凤递给他一枚玉简。 “这是什么?”左莫有些奇怪地问。
“试剑会一些参赛者的资料。”李英凤见左莫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解释道:“掌门让我做后勤,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唔,还有这次试剑会的一些资料。”
“哦。”左莫接了过来,随口问了句:“有送给大师兄和罗离吗?”
李英凤一头黑线,额头青筋跳动。左莫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事,她便极其不爽。掌门命她负责后勤,她便把收集过来的资料,特意送去给韦胜师兄和罗离师兄。韦胜师兄不见踪影找不到人,罗离师兄则是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她当时就气得半死。
再看左莫这般漫不经心的态度,她心中不爽瞬间达到顶点,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左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哪句触怒了师姐。
回到房间,他便拿起这枚玉简,随意地浏览起来。
玉简里有大量的资料,尤其是一些高手的资料,看来师姐费了不少心思。看着看着,左莫便来了几分兴趣。
像古容平,出自天明湖,被誉为天明湖年轻辈第一高手。别看他温文尔雅,他这个天明湖第一高手可是真正打出来的。从两年前,他便开始一门一派地打过去,从无败绩,这才成就他天明湖第一高手的称号。
天明湖风景优美,灵气浓郁,比东浮更加繁荣,门派数量也远超过东浮,这个第一高手,还是相当有含金量的。
把古容平的资料看完,左莫就有种感觉,这古容平将是大师兄的劲敌。至于他自己,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想法,若不是掌门有令,他是绝不会参加劳什子试剑会的。
有那时间,还不如去赚晶石呢,左莫嘴里嘟囔着。
接着往下看,南门阳,鬼风等等,每个都不是简单之辈。不过左莫还是看到几个十分眼熟的人,东浮殿俞白、灵英派常横、东歧剑门宗铭雁等等都在其中,他甚至还看到另一个许久之前见过的人,赤剑门的梁洛,不过另一位送他冰晶剑的施祥却不在这个名单上。
咦。
左莫的目光忽然落在玉简中一人虚像身上,戴着黑纱斗笠,这不是那次来他这切割寒磁铁的那人么?原来这家伙也是参赛者啊!
剩下的人,他就不认识了。 不过当他看到这些人的修为时,顿时相当无言。
凝脉期、凝脉期、凝脉期……清一色的凝脉期!所有闯过预试剑会的外来修者,全都是凝脉期的修者。这阵仗,看得左莫都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挣扎的念头,他现在考虑是不是一上去就直接认输。但他脑海中忽然浮现掌门一脸温和和蔼的笑容,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忙打消这个念头。
受伤事小啊,若是被掌门惦记上了,哥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看了这个堪称豪华的名单表,他觉得本门大概只有大师兄才有胜算,就连罗离师兄,也不够看啊。
幸好没有出现金丹期的修者,要不然,左莫觉得自己的心脏也会受不了的。
接下来,便是本次试剑会的规则。李英凤师姐大概知道他们三人肯定不会去关心这些,便把它完整地罗列出来。规则倒没有什么让人不明白地方,预试剑会之后,便开始试剑会。
前两轮是随机一对一的比试,之后便是无规则试剑!届时天松子前辈将开启东浮殿松涛阁,让所有的参赛者进入。在东浮殿松涛阁内,任何参赛者都可以攻击任何人,直到对方丧失战斗力。最后留下来的十人,将成为这次比赛的获胜者。为了保证参赛者不出现死亡,将有大约十名金丹期修者全程关注,随时出手救人。而这十人之间的高下,则由那些金丹期的高手来评判。
啧啧,连金丹期高手都出来当裁判,而且一出来就是十名,这阵仗果然不小啊!
左莫一直对本次试剑会相当看不懂,如此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举办一次什么试剑会,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嘛。
唔,或许大佬们有他们的想法吧,左莫无所谓地向下看,顿时精神一振。
接下来便是这次试剑会的奖品。
左莫两眼放光,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排排奖品,直流口水。
四品文松青峰剑,四品百荒瑞兽带,四品散金冠,三品罗云水袖,三品天织衣,三品寒蟒灵甲……
精品法宝总共有十件,按照最终成绩的高低按顺序有挑选权。左莫现在才明白过来,为啥会有那么多的修者跑到东浮来参加试剑会。
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他咬牙切齿,愤愤地想。他的目光每从一件奖品上扫过,心中都会生起无数波澜,眼馋得紧,此时他只恨自己实力低微。
前十件法宝无一例外,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比起他从灵英派那些纨绔们手上抢来的法宝都要好一两个档次。好几件奖品,左莫都恨不得把自己卖了,然后把法宝换回来。
贪婪而仔细地看完前十件奖品时,意犹未尽的左莫继续朝后看下去。
后面的法宝也有三品以上的,但是明显比前十件要低几个档次,但左莫也看得津津有味。好吧,哪怕哥得不到,看看也能过过干瘾,左莫如此安慰自己。这些天,他整个人都沉浸在符阵的世界之中,每天都花费大量心神,现在放松下来,倒也觉得颇为惬意。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浏览着奖品,偶尔还时不时地算一算它们的价钱,流流口水。
忽然,当他的目光扫向其中一件奖品时,先是一愣,紧接着霍地站起来!

左莫三人看到掌门和几位师叔们时,三人立即老实起来。
“哼,你们可真是有出息,去参加一次试剑会,竟然没一个完好地回来。”劳累不堪的施凤容一看到三人,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这三人治伤的事,全都得落在她头上。
三人噤若寒蝉,便看施凤容在本门长辈中最小,可实际上,触怒了四师姑,下场一定相当凄惨。
裴元然几人的脸色也不好,被拖着在东浮殿吵了几天,回来还要收拾烂摊子,他们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更何况,三人受的都是重伤,这笔花销,可是相当不菲。
“好了好了。”阎乐出来打圆场:“你们也是,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岂会不担心?你们要记住,一次输赢,没有什么意义,只要你能活着,便永远有翻身的机会。可若是小命也没有了,胜了又如何?”
三人喏喏。
裴元然脸色稍缓,接过话头:“你们师叔说得没错,这点千万记得,你们都是本门希望所在,日后振兴本门的重任都要落在你们身上,若不自惜己身,也辜负门派对你们的培养。呵呵,不过这次你们也都争气,试剑会的名次下来了。本次情况特殊,最后的门次全由金丹期前辈来评分统计。你们三人都在前十之列,韦胜第二,左莫第三,罗离第七。”
罗离忍不住问:“我们不都是昏迷落败了吗?”
裴元然这才把试剑会后来的情况说了一遍,韦胜和罗离恍然大悟,只是看向左莫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这厮可是中断比赛的罪魁祸首啊!
左莫脑袋发懵,目光茫然。昆仑符阵入门玉简,他早就连想法都没有,彻底死心。现在突然掌门告诉他,他是第三名,这就意味着,玉简基本上是他的了!
“第一名是谁?”韦胜问。
“是古容平。”裴元然看了一眼韦胜,怕他心中不忿,解释道:“古容平虽然境界不如你,但一直压制你,若真生死相搏,他的赢面更大。”其实他还有话没有说,心湖剑门究竟是天月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其他人又岂会不给几分面子?
“没错。”韦胜点头,丝毫不放在心上:“古容平的确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对手,这次获益良多。”
见韦胜心境开阔,裴元然心中欣慰。
罗离刚想说话,忽然看到辛岩师伯双目寒光闪闪直盯着左莫,顿时不敢说话。
难道辛岩师伯对左师弟有什么意见?心中有些纳闷,按理说,左师弟这次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惊才绝艳,辛岩师伯怎么还会不满意?
他悄悄看向左莫,见其目光游离,似乎在走神。这几天三人交情飞速增涨,罗离不由替左莫着急起来,想出声提醒,可话到嘴边还是缩了回去。
辛岩师伯的目光真是犀利得惊人啊,简直比飞剑还犀利!
左莫渐渐从茫然状态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张口问:“啥时候能拿奖品?”
此话一出,四位长辈一下子不说话,脸色阴沉下来。
左莫终于彻底回神,一见掌门四人比锅底还黑的脸,顿时一个哆嗦。 不妙!
四人目光不善地盯着左莫,看得他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谁也没想到,率先打破压抑气氛的竟然是辛岩师伯。不过,他一开口,就像冰原寒风在房间刮过,温度骤然降至冰点:“好!很好!非常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辛岩师伯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裴元然和阎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两人转身离开。施凤容的脸色铁青,那眼神,就像要把左莫活生生剐了。
左莫最擅长察颜观色,一见师父这脸色,心中不妙飙升,呐呐道:“师父……”
“很好!”施凤容冷哼一声,转头便走。 左莫傻眼。
忽如其来的变故把韦胜和罗离吓到,两人何曾见过几位长辈如此恼怒生气?
韦胜犹豫了一下,问:“师弟,你到底干了什么?”
“是啊!”罗离也忍不住:“搞得这样天怒人怨!你惨了!”
左莫怎么听,这厮话里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那厮,想想刚才辛岩师伯和师兄的那几个“好”,他心里便直发毛。
光得罪师父,他日子就难过无比,这下可好,一下子把长辈们全都得罪得干干净净。而且从语气上来看,似乎还得罪得不轻。
更让左莫郁闷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按理说,这次自己的表现应该不差啊。左莫不由心中忐忑。
唯有韦胜,似乎若有所思。
师傅和掌门他们对自己恼怒,左莫没有半点办法。不过,他也光棍得很,知道提心吊胆也没用,索性也不去想。一想到昆仑符阵入门玉简即将到手,心中担忧立时冲淡不少。
施凤容回来,三人伤势痊愈的速度加快许多。没几日,三人都能下地走动,只需要静心调养一阵,便可痊愈。早就在床上呆得腻烦的三人,便一起出门透透气。
山顶,风很大,三人却大为享受。在病床上呆久了,才知道能够如此吹着凉风,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
看着山下苦练的身影,韦胜不由感慨道:“本门大兴在望!”
无空剑门的风气如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沿途山谷草地丛林里,都有无空剑门弟子刻苦训练的身影。每一位弟子见到他们三人,眼中的崇拜和尊敬,流露无遗。
如今的无空剑门,充满勃勃生机,充满朝气。弟子们脸上洋溢着往常没有的自信和斗志,韦胜三人能从他们眼中,看到希望,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和憧憬!
行走山间,三人体会尤其深刻。
罗离也不禁点头:“不错,这次试剑会,本门在天月界地位一举奠定,无可阻挡!”他眼中同样闪耀着希望和憧憬,门派崛起振兴,他们这些核心弟子得到的好处最多。修炼不是空中楼阁,没有晶石,没有材料,没有法诀,便永远追不上别人的速度。
左莫有些心不在焉,他吹着风,思绪有些恍惚。
“师弟,可是有心事?”韦胜注意到左莫的恍惚。
左莫回过神来,掩饰道:“我在盘算啥时能拿到奖品。” 韦胜不由莞尔。
罗离也一脸无奈,不过他旋即好奇道:“你这么财迷,为什么挑那么一件破东西,明明有那么多好法宝。”左莫挑选那枚玉简让韦胜和罗离都十分意外。他们都以为左莫会挑一件四品法宝,再起码也会是件三品极品法宝,没想到左莫挑了一枚不起眼的玉简。
左莫翻了翻白眼:“不懂不要乱说。”
罗离也不生气,他想起左莫报上那枚玉简时,掌门他们的脸色有多难看,便大致明白掌门他们为什么生气。
他和韦胜相视一笑,俩人也不提醒左莫。
可以下地走动,三人便迅速搬回自己的住处,没人愿意再在蘅芳院呆下去。
左莫搬回自己的西风小院。
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偶尔抬头,便可以看到傻鸟在屋顶臭美地摆出各种姿势,一副顾影自怜的模样。若换作平时,左莫肯定一石子砸过去,不过有段时间没见,他反倒觉得比较亲切。^
小果在一旁帮师兄削着各色水果,水果是李英凤师姐提来的,李英凤则在和左莫聊着天。
“呵呵,师弟身体可要快点好起来。这次师弟可是让所有人吃一惊,名次一下来,大家都傻了。”李英凤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由笑道:“南门阳加入了东浮殿,成了俞白的师弟。至于宗铭雁,据说伤得很重,师弟成了东歧剑门最不受欢迎的人。这段时东浮可是无聊得很,大家都在养伤,市面上伤药的价格飞涨……”
左莫大口大口啃着水果,汁水飞溅,口齿不清道:“无所谓,反正和唔没什么关系……”
李英凤笑道:“师弟可要快点好起来,这段时间,可是有不少跑到我店里来问师弟还接不接业务。师弟擅长符阵之名,如今可是传遍天月界。加上之前金乌丸的名声,跑到我这来下订单的人着实不少。”
左莫精神陡然一振,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他感到精神振奋!
他如今可谓穷得掉渣!
在试剑会上布设的超大规模符阵带,几乎把他上次从百宝飞阁买来的材料全都挥霍一空,而奖品他挑的是玉简,晶石半个也没有。
所以一听到李英凤的这个消息,他的眼睛刷地绿了。
不过,他想了想,摇摇头:“这个要等伤好了再说。
“那是自然。”李英凤道:“师弟静心养伤,身体好了,什么都有了。对了,天松子前辈前两天突然宣布,进入试剑会前一百名的本土修者,能够获准进入秘境。”
“秘境?”左莫的眼睛瞪得老圆,他不能置信道:“东浮殿居然有秘境?他们竟然舍得让我们进去?”^
“是啊!据说是为了培养本土年轻修者,天松子前辈特意做出的决定。”李英凤道。
两人又随便聊了会,但左莫已经被李英凤的重量级消息给搅得无心聊天。李英凤见状,留下不少疗养的灵丹之类,识趣地离开。
送走李英凤,左莫把小果赶去练剑,他随即陷入沉思之中。
当天,他便作出决定——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