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夜空的流星,最后的信件

我是个单身女人,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孩子过。
  那一天,我听到前夫结婚的消息,想到我们曾有过的爱和忧伤,心莫名的痛,心情很糟糕透顶。雨下了一天到晚上都没有要停的样子,这样的天气仿佛是要配合我的心情。
  我百无聊赖的进入一个聊天室,和那些不认识的人聊天,为的是缓解心中的疼痛和郁闷。一个网名叫流星的男人一直在和我聊。他不俗的语言很快取得了极度郁闷的我的信任,也许只有那样的环境那样心情才能让我如此轻易的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了信任。他对我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尽量不要去聊天室,因为那里几乎没有什么正经人,就算他自己当时也是怀着龌龊的心理想到里面猎奇的。他既然这样说,我觉得我好象没有理由不信任他了。
  我让他去我的博客里看我写的东西,那里是我对过去那一段感情的叙述,那里有我的爱和痛情和伤。我想如果他能读懂我内心里的东西,如果他理解我复杂的情感,那他应该成为我的朋友。
  我是需要朋友的,而且是那样迫切的需要。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行走在茫茫无边的荒漠上的一个孤独的旅人,是那样渴望能有一人陪我说说话,陪我走上一段路,哪怕只是一小段路也行,只要能有心和心的交流,哪怕只是个擦肩而过的过客,会心的一笑也能带给我些许的温暖,其实我要的真的不多,可是我要求比较高,我想要一个真正能了解我内心的人,能知道我微笑或是落泪的原因。
  流星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猝不及防的走进了我的心里。当他进来的时候真的就像一道绚烂夺目光芒四射的流星飞快的照亮了我极度晦暗的内心,那一瞬间的惊喜让我兴奋得不能自己。
  他在我的博客里写长长的留言,他对我讲他的故事,他也曾有过一份和我类似的感情经历,虽然他比我小好几岁,虽然现在他是个已婚男人。他帮我分析我的感情。他不像我其他的朋友那样只是用空泛的大道理安慰我,他的语言犀利而又中肯,直击问题核心要害,也直接刺激到我敏感的神经。我感觉我的内心有一被击中的痛感和快感,我感觉我在一步步的离开我旧日的感情泥潭。
  第三天的时候,他发短信问我:“心情怎样?”
  “还好,多谢你为我驱走内心的阴霾。”
  “我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吗?”
  “没有你我也许也能走出阴影,但是那会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我谢谢你让我缩短了痛苦的时间。”
  “真的吗?我太高兴了,我太有成就感了。我们能成为知己吗?我感觉你将会是我的红颜知己!”
  “你也许会成这我的蓝颜知己。”
  “太高兴了,找了好几年终于找到你了。我身边的很少能有人像你这样和我谈得来。和我同龄的女孩给我感觉总是那样肤浅没有一点内涵,和我说不到一起。”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像你这样有着深邃思想内涵的人。”
  “这么值得高兴的大事,一定得庆祝一下!”
  “好啊!”
  我知道他肯定想见到我,我也一样。我想像中的庆祝是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但是他将地点约在了一个宾馆的房间里,时间是晚上九点。我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我也不是没想到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虽然他一再强调约在宾馆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安静适合谈话而已。我轻轻笑了,我知道他是在找借口。但我去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犹豫,我甚至是怀着期待的心情去赴他的约会。
  当我还在路上的时候,他给我发来短信:“喜欢吃什么,还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我去准备。”
  “干什么搞得这么隆重呀,怪吓人的。”其实我心里有一丝甜蜜的感觉,我想他应该是个懂得疼人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人家高兴,不行吗?”
  我似乎看到他近乎撒娇般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
  那个房间是个标准的双人间,两张单人床隔着一个小矮柜并排摆放。电视的音量很低让我几乎听不到声音。我们各自坐在一张床上对面而谈。和他谈话让我感觉很舒服很愉快,和他的沟通是那样顺畅,没有一点的障碍。他给我的感觉特别的好,我真的好久没有这样畅所欲言了,我说了很多藏在内心深处平时很少说的话,因为有的话说了也没有人会听,也没有人能懂。
  而他不一样,有时候有的话我刚说了半他就知道我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我发现他是个很好的倾听对象,他从不打断我的话,而是在适时的时候做个精辟的总结和点评。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我们的侃侃而谈中流逝,夜渐深,我却依然意犹未尽。这个夜晚上我很愉快。我想在那个时候他要是靠近我的话,我想我不会拒绝。但是他没有,他越是这样越让我觉得他值得我信赖和尊重。要不他后来的举动,我想这会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他突然站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我。
  我错愕的看着他,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他平静的说:“我没有什么意思,我从你的文字里知道了你的现状,一个女人带孩子不容易,我说过我只是想帮帮你,我不知用什么方法,也许这就是最直接最有用的方法。这点钱对我来说只是够和朋友一起去吃顿饭或是去唱一次歌的,但对你来说却可能会有更大的用处。就算是我给孩子的吧,希望你不拒绝我。不然我会难过的。”
  我心里有一种屈辱感,这算怎么回事?是不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该发生点什么啦?我没有接那钱,他将钱放在我身边的床上,又回到对面的床上坐下来。
  我高涨的心情陡然间一落千丈,虽然我表面上还是平静如水,内心却翻起了波澜。要是没有这叠钞票,即使发生点什么事,我也会觉得那是一时兴起,要是有什么冲动的行为,那也是顺其自然。但是有了这叠钱,要是再有哪怕是一丁点亲昵的举动,都会让我往别处想。这叫什么事呀,网上聊天认识的,第一次见面到宾馆开了房间,收了人家的钱,然后有了关系,把我看成了什么人了,这太让我恶心了。
  我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再说什么的欲望。他好象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儿说:“不早了,睡会儿觉吧!”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多了。我也看了他一会儿,确定他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来冒犯我,我和衣而卧,听到他轻微的鼾声响起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其实要是没有这一叠钱,我想我是不会反对他冒犯我的。
  第二天早上,我将钱放在桌子上说:“我不能要你的钱,我也没有理由要你的钱。”
  “你肯定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了,你以为我对你有所企图才给你钱的,是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你相信我。现在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我要是再收回这个钱是不是就说明我有那个意思了?”他说完将钱塞到了我的包里。
  我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才好,也不知该怎样拒绝,我不知我要是强行拒绝会不会伤到他,我不想伤到他,我想和做朋友。
  当我回到家里时,他给我发来短信果:“好好的休息一下,昨夜睡得太少了。”倾刻间泪水蒙上了我的眼,有多久没有收到这样关心了?我在心里开始偷偷的思念他。
  三天以后,我们再次相约到了那家宾馆,这一次他定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我知道他是不会强迫我的。可是当他那青春张扬的身体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向我袭来的时候,我没有能力去拒绝,我张开怀抱迎接了他。他给我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这一次,我们没有说太多的话,我们是用身体进行交流。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的放纵自己?我没有后悔但是我的感觉很复杂。
  相对来说,我对精神方面的需求应该是比生理上的更强烈些。
  早上临出来的时候,他说,是你先出去还是我先出去?这话让我感到不舒服,虽然分开走可能是最合适而简单的方法,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舒服,仿佛是在提醒我们之间这种关系是见不得人的。
  走在初夏微凉的晨风里,我有一种颓废的落寞,这和昨晚想要见到他时那种迫切的心情截然相反。
  回来之后,我们的联系明显得减少了,我不知是我还是他在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什么。我将写得一些感受发给他,他看过之后说,以后别写这些伤感的文字了。我没有说什么,也许他是怕我对他动了感情吧,其实我知道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也知道这样下去受伤的那个可能是我。也许他也是怕再伤到我吧?
  我知道我们不再是知己。这是迟早的事,男女之间一旦有了那种关系,就很难再理智的去看问题,我们也不能免俗。
  这是事情发展的必然结果,所不同的是如果我矜持得时间长一点,让他再晚一点得到我,我们之间那种亲密的类似知己的关系可能会保持得更长一点,即使那样对我也是毫无意义的,期待时间过长的话只不过是徒增痛苦的指数罢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的出发点就不是一样的。
  不过我对他还是心存感激,至少他在那一刻照亮了我的心情。虽然过后可能是更黒暗的黒夜,但我至少被他的光芒照耀过。

朱者,红也;彩云者,霞也。
  我不知该怎样才能和你说这件事,但是你看到上面的那一行字,你心里应该明白了吧?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全身冰冷,心更凉成一块冰坨子。
  可是我还是想和你说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无法面对你,我怕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也怕你无法面对我,我不知你会不会无地自容。
  所以我选择写出我的想法和感受,因为我也不想再和你深谈和交流,你不配我再为你浪费感情和眼泪。心绪很乱,手很凉,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让我平静一下从头说起吧。
  买这个号码纯属偶然,每天接送孩子都要走的那家华光手机商场,那一天他们搞活动,手机号码一元钱一个,而且话费便宜,正好我的手机费也不多了,于是就买了一个。开始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我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和你做个密友,和你深谈一下,看一看你心里真实的想法,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但我却一直找不到症结所在,每次和你说你都对我敷衍了事,并说是我不安份守已,无事生非。我真的只是想知道你的内心里对我对孩子对这个家有什么想法,我说的内心里真实的想法。
  就像开始我所说的那样,我想和你做个心灵密友,做个无话不说的朋友。因为我们都是孤独的,空虚的,不快乐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无法正常的交谈,无法正常的沟通。
  开始的时候你很警惕,因为你怀疑是我在逗你,难道说我们之间真的到了这个一点信任都没有的地步了吗?越是这样我越想知道你的内心里的想法。我知道,我是爱你的,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也不忍心轻易放弃。我想改变我们之间现在这种状况,可是我不知该从哪里下手。我真的想和你做个无话不谈的朋友。
  当你在那天晚上问我有没有一个同学叫朱彩云的时候,我都有点忍不住想告诉你事实的真像了,当时的我只是在考虑该怎么样才能和你说清楚,因为我的本意并不是想伤害你和激怒你。我不知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想就第二天用短信告诉你吧。
  没想的是第二天一早你的短信就如潮水一样的涌来了,有点让我反应不过来。当你说想不起来朱彩云是谁的时候,我就说了那你猜是谁的化名?那时我已在手机上打了那句话:“朱者,红也;彩云者,霞也。”但是我还没能发出去,你的短信就又来了,你说的是怕是你的前妻捉弄你,是捉弄这个词又一次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和重量,特别的想。于是我杜撰了一个故事,可怜你看不出那个故事是以我为原型的,接下来的短信我不必一一复述了吧,你知道体谅阿朱一个带着孩子不容易,你有同我说过一句我也不容易吗?你同情阿朱的遭遇,你有同情过我吗?
  阿朱,我有五年没回家了,常常梦到家乡亲切而杂乱的街道,有两次甚至梦到了上学,梦到了中学老师,心里没有一点皈依感,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
  我心里很茫然,不知所措,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古人说,他乡遇故交,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看来不假,这两天我真的很高兴,希望你也快乐,
  看了你的短信有一种亲切的久违了的感动,像我们这种漂在外面的人,出来久了,觉得哪里都像家,而哪里又都没有家的感觉,尤其像我们这种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
  这两则短信当时很触动我的内心,我的感慨是两个朝夕相处的人都不能相互说的话竟然要和一个记不起来的老同学说。这样一来我更想和你深谈下去,我更想了解你的心里更多的想法。当时有一个感觉,就是觉得你这个人真的是适合做情人而不适合做伴侣。
  当晚我的泪水无法止住,你说我有点反常,你说我是不是又想赶你走。我只能说是。我还说了我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我说,我们这样过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谁也不会幸福的,而我想到要和你分开,在心底又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疼痛,真的很痛。你当时说的是你舍不了我舍不了孩子和这个家。可是第二天你和阿朱说你的婚姻是你不想要的的,你问她知不知道路怀玉的联系方式,并说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想念她,以我的理解想念一个在学校时心仪的女孩子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以我对你的理解像这种背着配偶想念别的异性的做法是大逆不道的,是你所不齿的。但是我还是托人帮你打听她的消息,也许过几天会有结果。
  当我问你在哪里住的时候,我是想知道看你是不是真的很坦荡的说你和你的前妻住在一起,你不是一直标榜着你是个坦坦荡荡的正人君子吗?结果你说你住在单位,你的目的和用意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做一个永远不要见面的朋友,做一些心灵上的交流。可是显而易见你要的不只是这些,我并不想说你想和一个老同学见面有什么不妥,我只是想用你要求我的标准衡量一下你自己。
  你给阿朱打电话,我不敢接,我怕露馅,于是我找了一个人帮我给你打了个电话,因为我没有和她说清楚,也是没有办法和她说清楚,于是她要求你来看她。这时我已是无路可退。
  你和那个阿朱有了以下的短信联系:
  “阿朱,我也些紧张,说来可笑,居然有少年时第一次约会时的感觉,惴惴不安又莫名的兴奋。不要笑我。
  阿朱,你好吗?咱们说过无话不谈的,我想和你说些心里话,我在这里工作的不开心,我有一个朋友在南方管理着一家企业,让我过去帮他,允诺高薪。/我想去,可是我的兄弟母亲,还有孩子都在这边,我一离开必定有一些东西会失去。”
  “亲情是距离和时间永远也不能隔开的,恐怕你是舍不得你的前妻吧?开个玩笑。”
  “你说得倒有点对,不过现在却有些舍不得你了。我也开半个玩笑。”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好啊,就怕你舍不得眼下的一切。”
  “只要你养着我和孩子就可以啦!”
  “如果让我爱上你,我自然愿意!我们这是干什么,商量私奔吗?哈……”
  “如果你的前妻和我同时要你带着,那么你带谁?”
  “不会有这种可能,她不爱我,我也无法再去爱她。其实我要的并不多,我只要起码的忠诚和关心,她不能给我。”
  “那你对她有忠诚和关心吗?我觉得爱情这东西,不能索要的比付出的多,不然的话就总也不满足。”
  这几段你也很熟悉吧,我觉得有点类似于调情,我不知你以为如何?当你指责我对你的不忠和缺少关心的时候,你有没想过你现在在做的是什么。前两天你还在对我说你永远爱我,你舍不了这个家。我不知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汗颜?像这样的君子做出这种另人脸红的行为我都替你难为情。我记得那时你说要去南方的时候,我是鼓励你去,而且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换个环境,你找了这样那样的借口,说白了还是不放心我。你却对人家说我不可能和你一起去,也许是你不可能带我吧!
  “真正的距离不是相隔千里,而是朝夕相处却不能相互的关心和体贴。”
  这样的话我好像也同你说过数次,只是你不以为然,等到阿朱说了一句你便觉得甚有道理。
  “等待你的感觉既幸福又另人焦灼不安。”
  “多谢关心,像你这样温柔体贴的女人,他居然不知好好珍惜,真是蠢,你到家了吗,一路安好?”
  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想你是真的忘了那个和你每天睡在一张床的女人了。
  本来我觉得和一个久未见面的老同学在异乡见上一面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要是你肯要我和你一起去见她就更正常了,很明显你不想让我分享你的他乡遇故知的大喜事。
  每天和你发着这些另我心凉齿寒的短信,我的心如刀割,不过你是感受不到的。你完全的沉浸在和阿朱即将见面的喜悦里。
  不要以为跌倒跌得过多的话就可以不在意伤痛,不要以为受伤受得过多的话就可以不在意伤悲,当我在你面前流泪的时候,你看不到我的悲,当我心中呐喊的时候你也感觉不到我的伤痛……
  痛定思痛,这些天我一直想冷静的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不想在因为我们这一对不称职的父母的不当的行为再伤到可怜的孩子。
  前天晚上,你大醉而归,要不是我在你的口袋里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我就想和你好好谈一下,我想也许你的态度好的话也许我会原谅你。
  可是……
  也许真的老天要给我一个和你分开下定决心的机会。我的性格一直就是优柔寡断,这些年你就是一直在利用我的这个缺点。
  那天晚上我其实是想看一下你的手机,看看你还有什么其它的秘密,因为我真的很想去了解你,因为我真的还想再给你一次机会的,我是想对你的这些一笑而过的。但是手机我没有找到,但是我找到一个避孕套,你别说你是要吹着玩的。我还翻看了你的钱包,是你太疏于防范了,也是我结婚这么多年以来,我也没有翻你的口袋的习惯。你的钱包里面有一叠钱,你从来不在口袋里装那么多的钱的,我不得不想到你是想和阿朱约会吃饭开房的钱。
  想想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几时给我买过一件过百元的礼物?我连要一件你买的衣服都是一件奢侈的事。现在你拿这么多钱去约会。我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我也不想再听你有任何的解释。
  昨天晚上,你还要我为你熨裤子,说是要去厂里表演节目。而且说得那样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我为你熨好了,我希望你要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希望你能活得有点自尊,不要再来求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要再玩那些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小伎俩。
  我真的累了,倦了,你永远也不会是我可以停靠休息的港湾,当然你也不会以为我会是你的港湾,既如此,和平分开好不好,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我什么也不求了,我只求好聚好散。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从来也没有珍惜过我给你的机会。
  我们的爱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