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沙拉

17″哈啊。”我冥思苦想了半天。这时,哥哥喝得酩酊大醉,远远地朝这边走过来。我赶紧跑回家,把我房间的门锁上了。哥哥一喝醉酒……就会疯狂地吻我。”哈啊。”我正在房间里使劲打呵欠,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发出刺耳的声音——叮铃铃,叮铃铃——是谁呢?是柔莉吗?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屏幕——老公——是柳……振赫——叮铃铃,叮铃铃——我应该……接吗?是的……我应该接。就像平时一样!刚才那个人不可能是柳振赫!”喂……喂?””你怎么才接电话?””哦,哦……我没听见铃声。””笨蛋。””-_-;”果然……他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是吗?谢天谢地,是我看错了。”振赫呀。””怎么了?””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哎呀?他怎么……没有反应?这种时候……难道他不该回答一声……”我也是”吗?难道是我……太夸张了?”振……振赫呀?你……怎么了?””你……相信我吧?””什么?”他怎么突然对我说这些?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相信上帝!我不能这样对他说,如果我这样说了,估计我明天就无法出门了。”你回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只爱我一个人,好吗?””振赫呀……太肉麻了。”你怎么也和郑星翰一样?你的嘴巴上也抹了一勺黄油吗?今天他们都怎么了?”我不是开玩笑……你回答我。””你……今天太反常了。””是的……我很反常,我……被池恩雅这个女人弄得疯疯癫癫……我真的要变成弱智了。””……””所以……你要相信我。””哦,哦。””恩雅呀。””嗯!””……””……我爱你。””振……振赫呀,你……出什么事了吗?你一定有什么事,对不对?”——嘟——”振赫呀!柳振赫!”——嘟嘟嘟嘟——电话断了,我抱着电话,呆呆地坐了半天,内心深处充满了不安。不可能,我所认识的柳振赫……绝对不是那种人(那他是哪种人呢-_-;)。他每天都是满口脏话,不是那种把”我爱你”这句话……挂在嘴边的人。难道……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场面……真的是柳振赫?不会的!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不会的……绝对……不可能的。”咣!”哇!””我的妹妹呀,哥哥回来了,嗝嗝!””哥……哥哥!你又在哪儿喝了这么多酒?”我的房间门突然开了,喝得烂醉如泥的哥哥跌跌撞撞地走到我面前(我真的受不了这个家伙……不知该如何是好。)”妹妹!””哦,哦?”我竟然在哥哥面前也会紧张……真是疯了!”你……和柳振赫那小子……谈恋爱呢,是吧?””你马上和那小子……分手。””什么?””那个兔崽子……不行……绝对……不可以……””你这是……什么话……这么长时间了,你什么都不说!””反正……就是不行。要不要我告诉你为什么不行?””好!”于是,我和哥哥并肩坐在床上,我们开始聊天。”为什么说……柳振赫那小子不行呢……嗝嗝!””快说吧。””哎呀,太可怕了,太可怕!我不说了!””快说吧,快说,哥哥大人!”我到底在做什么呀!”我是说……柳振赫那小子……他有那个。”哥哥突然伸出他的小手指。小……手指?表示女朋友的意思?”我不就是他的女朋友吗?””-_-“我就是……柳振赫的女朋友呀?”哎呀……我的妹妹……你到底像谁,脑子怎么这么笨!””……”我不敢说,”我像哥哥”,如果我说出来,哥哥说不定会对我挥拳头的。”我是说,他现在又有新的女朋友了!你这个饭桶!””○_○””今天……我去了伊酷尔舞厅……看见那个家伙身边带着一个女人,后来……嗝嗝。””怎么了?怎么不说了?””你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后来怎么样了,哥哥?我很想知道后面的事!”啊,烦死了。”后来,你以为我会坐视不管吗?我猛地转过身,狠狠地打了那个女人一巴掌!怎么样?哥哥酷不酷?””是的!哥哥太酷了!后来呢?””可是……我没想到柳振赫那个家伙竟然坐在那里不动……于是我问他,这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他说”没错,是我女朋友”,然后我就……””○_○””我向他飞出一拳!我厉害吧……噗!”我情不自禁地把手里的沙发垫子朝哥哥脸上扔了出去。”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根本不了解情况……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我的振赫!””你真该死……””你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为什么动不动就出手打人!为什么要打我的振赫!””池恩雅……你不要哭……你那表情太恐怖了。””啊?”我……怎么会哭呢?我……相信,我相信……柳振赫!可是……为什么呢!”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至于以后怎么办,还是你自己决定吧。可是……我……绝对不会接受柳振赫,我绝对不允许你和柳振赫那个兔崽子走到一起。”咣!”天……天啊,他有什么了不起,无耻的东西!”哥哥果断而冷漠地说完,门关上了。我终于流下了忍耐已久的眼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18″哈啊。”我真的不知道……哥哥刚才说了些什么。柳振赫……身边带着其他女人?那么……我刚才看到的场面……那个声音的主人公……真的是柳振赫?”你……相信我吧?”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让我相信他?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叮铃铃,叮铃铃——”-_-;”——叮铃铃,叮铃铃——”喂?””嗬……嗬……你好。”里面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你……你是谁?”这……这是谁呢?声音听起来……非常性感。啊,天啊!现在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吗?”○_○””嗬……嗬……喂!快阻止他!把酒瓶收拾起来,笨蛋!””……”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四周好乱呀,到底是谁呢?”嗬……嗬……喂?池恩雅?””呃,呃?我是池恩雅,你是谁?””喂,不要再喝了!快阻止他!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当啷啷,叮咣咣!”我是不是应该……应该赶快把电话挂掉?这个骚扰电话太危险了。可是,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呀!”池恩雅……对不起,我……我是河俊圣,你还记得我吗?””河……俊圣?”河俊圣是谁?河……俊圣?河……俊……圣,啊!”你是郑星翰的朋友河俊圣?””原来你还记得,谢谢。该死的东西!你们在干什么!咣!”他到底在嘀咕些什么?求求你了,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吧。”啊,不,没什么好谢的……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呢?””这个以后再说……你现在能出来一会儿吗?””呃?”你让我出去?河俊圣你这个家伙,你想勾引我吗?”我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感情,总之,你们都给我闭嘴!现在要找你的人……你疯了吗?你现在马上到tiuy来!你要是不来的话……会死人的!听见了吗?一定要来,当啷啷,镪镪镪,哗!””呃?河俊圣!河俊圣!”——嘟……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噜——”嘟?”我突然想起了宝儿的《No.1》。”嘟……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噜……今夜不要来找我……掩饰我的悲伤……替我送他上路……”不对,现在几点了?我可是个乖孩子,九点以后绝对不能出门。”九点……三十分。”算了,反正……我和河俊圣这个家伙也不是很亲近的关系。我们只见过一次面,我没有理由答应帮他的忙,不是吗?咣!”○_○”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哥哥两只眼睛迷迷糊糊的@_@,他双手提着黑色塑料袋,向我走过来。”哥……哥哥……你这是干什么?””我的好妹妹,哥哥买了这么多酒,想跟你喝个一醉方休,嗝嗝!怎么,怎么了?你现在要出去吗?你大哥我买了这么多酒,你要去哪儿?””我……我还没说要出去。””你不是正在换衣服吗?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告诉我,不是这样!因为哥哥刚才冲你大声叫喊,所以你现在要离家出走吗?我不能把酒给这么可恶的妹妹喝,我不给!”咣!=_=真是的……不可思议,哼。”既然衣服已经换好了,我要不要出去呢?”我猛地停了下来,我是什么时候换好衣服的呢?真是的……习惯这种东西太恐怖了。现在已经九点四十分了!现在如果我出去的话……说不定会被人拐骗,但是……”你要是不来的话……会死人的!”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反正先去看看再说。周围好像很乱……啊,讨厌!不管了!我先……过去看看!而且……他说是在tiuy,说不定申友谦和柳柔莉也在那里呢!”呵呵呵呵呵呵。”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太善良了……现在先不要想这些……还是先订个计划,摆脱哥哥这个醉鬼,逃出家门吧。喀哒!”哈哈哈哈哈哈!”果然不出所料,我一开门,就看见哥哥正可怜巴巴地一个人喝酒,一边在客厅地板上打滚。”哥哥。””怎么了,妹妹?你也想喝一杯吗?哥哥好好请你一顿!”这个就免了吧,请你把脸拿到一边去好吗,哥哥?”啊,不了!不用了!我现在得出去一趟。””是……吗?你现在……不愿意和哥哥一起玩儿了?小时候……我每次要上学的时候,你都纠缠着我,不让我走……那时候的天真和可爱跑到哪儿去了?我的妹妹呀呀呀呀呀,天啊!””哥哥。””干什么?””呃!金喜善!”我趁机猛地溜了出去。”什么?”现在连小学生都不会被这种低级手段蒙住,而哥哥却上当了……到底是我哥哥呀。嗒!”根本没有人……喂!””再见!我马上就回来,拜拜!””池恩雅!你想死吗?你到底要去哪儿,跑了整整一天了!””咣!”我使劲关上门,把哥哥撕心裂肺的喊声抛在脑后,飞快地向tiuy跑去。”啊啊!夜里的风太爽了!””老公……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不要接近这种女人,靠近我。””哦!”看来我不但不会被人拐走……人们反而都躲着我,见鬼。19当啷!”嗬……终于……到了。”喧哗声、笑声乱作一团,不知为什么……我感觉舞厅里今天好像比往常更乱。男人们的视线纷纷投向我……真是的……我知道自己长得漂亮……不,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河俊圣这个家伙把我带到这里来,自己跑到哪儿去了呢……嗒!”你来了,谢谢。””啊,哎呀,哦?河俊圣?”上次他穿的是……校服吗?今天他上身穿了一件宽松的长袖衫……下身配一条休闲裤……脚下是一双亮闪闪的皮鞋。哇,好帅呀……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果然不假!河俊圣这家伙长得真不错耶。和他相比,我穿一件紧身的卡肩T恤(我对自己的身材一点儿信心也没有-_-;),下身是一条不长不短的牛仔裙。真是……天壤之别。”怎么了?你先和我一起……到二楼去吧。””哦,哦!什么?二楼?””怎么了?有什么,有什么不对吗?””啊,不是的。””快上去吧。现在……有人在楼上等你。”二,二楼?我虽然来过这里……但是从来没有去过二楼。二楼和一楼不一样,都是单间……而且价钱也比一楼贵得多,要是我说我去过tiuy的二楼,人们肯定会把眼睛瞪得溜圆!这……这个家伙不但打扮得英俊潇洒,就连玩乐的地方也与众不同。他使劲拉着我往楼上走,我感觉他四周仿佛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看来人必须得……活出个样来。”可……可是……到底谁在等我?”突然这么一想……我不禁紧张起来。”哦?你不知道吗?””知道什么?””我既然……把你叫来,你不就应该知道了吗?如果你……不是猪头的话。””-_-“是的,我就是猪头。”看你的表情……好像真的不知道,你好好想想吧,池恩雅……我是……谁的朋友。”我愣住了。河俊圣慢慢地说着,停下了脚步,我们已经上了二楼。”你是谁的朋友?””池恩雅……我知道我不该这样要求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救救那个臭小子。”河俊圣停下脚步,我稍稍侧过身去。正在这时,房间门开了,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可是……和我平时听到的那个声音……稍微有些……不一样。”喂!再倒!你这个笨蛋!我让你继续给我倒酒……啊……真是的,烦死我了。””郑星翰……不要再喝了,这已经是第八瓶了。”啪!咣当当当当当当!”!””我喝不喝酒,和你有什么关系?酒钱又不用你付?啊……真该死……倒胃口。喂!换个人,过来给我倒酒!””……””不给我倒吗?那么……我只能自己给自己倒酒喝了。既然不想给我倒酒,就离我远点儿,看见你们就倒胃口。””池恩雅,拜托了,求求你……救救这个兔崽子吧。在遇到你之前,他从来没有这样过,至少没有达到这么严重的程度。郑星翰这个家伙……他不想做人了。””你在……说什么呀……郑星翰和我见面还不到一个星期呢,而且……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我救他?我是郑星翰的什么人?”我不明白,河俊圣到底在对我说什么。他让我……救谁?”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吗?看见郑星翰的时候……你不觉得他和某个人长得很像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在几天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感觉他的确像某个人,可是,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别说了,我……要走了。””池恩雅!”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转过身。可是,我的神经还没下命令,身体就已经移动了。不安的感觉……在我脑海里萦绕。我刚想……下楼。”池恩雅!你等等!郑星翰他!”咣!我猛地停下了脚步!”嗬……嗬……池恩雅?”突然,我对面的单间门开了。”嗬……嗬……”是郑星翰,他的刘海儿乱七八糟地遮盖在额头上,平时那双明亮的眼眸有气无力地凝视着虚空。衬衫的纽扣敞开了好几个,露出了胸膛。”郑……星翰。””……””我……我不知道是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但是请你不要靠近我!””……”我还没把话说完,郑星翰就跑到我身边,冷冷地看着我,我第一次……感觉他是那么可怕。也许是他平时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的缘故?他想要触摸我的手为什么如此温柔,他看我的眼神为什么冷漠得近乎悲伤,我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啪啪!”你……你干什么!””!””郑星翰!你没事吧?”我轻而易举就把郑星翰推到了一边,差点儿倒在地上。河俊圣扶住了他。”我……我要走了,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池恩雅!等一等!郑星翰他……”我脚下一滑!”什么?”我的凉鞋带绊到了楼梯上……滑,滑倒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啊啊啊啊!””哎呀!”我听见人们议论纷纷的声音。天啊,我看到了……星星。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很疼啊?不但没有疼痛,反而感觉软绵绵的。咣!我猛地站了起来!我感觉到有人紧紧抱着我,于是我不由自主地用力推开那个人,猛地站起身。”你……你是谁……○_○””谢天谢地……幸好……你没……受伤吧?”我低下头一看……郑星翰躺在我的身下。”啊!对不起!你疼吧?你……你怎么不躲开……”他一把抱住我,周围又是一片嘈杂。”○_○””恩雅呀……恩雅呀……池恩雅……””……”怎么回事?冰凉的液体滴落到我肩膀上?是眼泪吗?”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求求你不要说再也不和我见面……对不起……对不起。”他到底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请你在说话的时候……不要掐头去尾好不好?”郑……郑星翰……你这是什么话!……””恩雅呀。”嘟!”……””嘟?”◎_◎”-_-Zzz””你……你?””-_-Zzz””喂!””-_-Zzz”在众目睽睽之下,郑星翰这个家伙……他并不是昏厥过去……他是睡着了。四周的人们都在窃窃私语。”郑星翰!池恩雅!你们两个都没事吧?”河俊圣跑到我们旁边,扶起了郑星翰。”喝酒的时候就像发疯似的……现在又出洋相。””-_-Zzz”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觉得他们这两个家伙都很帅。男人之间的友情真的很牢固,也很令人钦佩。”呼……对不起……我把你叫来,并不是想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但是……幸好你来了,谢谢。””那么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哦,啊,是的。可是我现在好像不能送你……这个兔崽子弄成这个样子。啊,好了!千宰元!””是!””○_○?”我旁边突然站出来一个男人。干……干什么?我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了看周围的人们。这时,几个陌生男人跟我打招呼。我心里正疑惑着——”姐,我送您回去吧。””*○□○*””不,不要做出这样的表情,跟我来。””河俊圣!这是怎么……回事?你这个家伙又跑到哪儿去了!”我真的要被他气死了!”俊圣大哥送星翰哥回二楼了。所以……我来送您回家。””哦,哦。”哇!这个帅哥是谁呀?真的帅呆了。太酷了!太酷了!哼,哼,那就这样吧。于是……我在这个不知道是叫千宰元还是什么千宰亨的家伙的护送下,离开了舞厅……快到家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千宰元小子突然开口说话了。”您的名字……叫池恩雅……对吗?””是的,不,哦,你……不要对我说敬语了,好吗?”我不习惯别人对我说敬语,感觉有些别扭。”不,我这样很舒服。””是,是吗?””果然……名不虚传,比照片上……更可爱。””呃,呃?是吗?谢谢,哈哈。”可是你这个家伙,说这种话的时候,表情也要配合一下才行。你的表情好像痛苦得要命似的。”等一等,照片?什么照片?””啊……星翰哥手里有您的照片,每天都放在钱包里。””他……他怎么会有我的照片?”这真是晴天霹雳!我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千宰元小子稍微有些慌张,他转过头说:”姐姐您好像还不知道,星翰大哥,他很喜欢姐姐您。””○_○?!””星翰大哥……他原来生活在美国,我以前也在美国,跟着星翰大哥一起回到韩国来的。从男人的角度来看……星翰大哥是我的偶像。””○_○””星翰大哥每次喝醉酒的时候……都把平时从来不给人看的钱包里的照片拿出来给我看。他说这是他最爱的人,所以他要好好学习,好好赚钱……然后去看照片上的那个人,这些话经常挂在他嘴边,像口头禅一样。””……””姐姐您好像还不知道,星翰大哥对您是真心的……请您接受他的心意吧。””可……可是我,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我并不是勉强您……而是希望您仔细考虑考虑。最开始……从照片上看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我好像明白星翰大哥为什么喜欢您了。””哦,哦!谢谢你!啊!我到家了!””姐姐,晚安,请您仔细考虑一下……我今天说过的话。””哦,哦,好的,你,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儿,宰元!””*-_-*”千宰元又冲我笑了笑,然后朝相反方向跑去(他的这个样子足以让无数女人疯狂)。可是,郑星翰……他到底是怎么认识我的呢?对于郑星翰来说……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那天夜里……我反复地回忆起千宰元对我说过的话,想了半天。后来妈妈回来了,哥哥那个混蛋向妈妈告状,结果我被妈妈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挨了一顿打,这才流着眼泪睡着了。

29河诗莹挨了柔莉一记耳光,早早放学回家了。柔莉不知道怎么了,也早早地离开了教室。所以我现在……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呼呼呼呼……┬┬〇┬┬”放学了,但是一想到今天只能一个人回家,不禁感觉无比凄凉。而且我今天还是值日生,值日过后,学校里安静得吓人。(你更吓人,恩雅呀-_-)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有气无力地往学校门口走去,真的好冷清。我刚想走出校门,这时,有人拦在我面前。”干什么?””才放学吗?””……””啊,我的腿好疼,他妈的……怎么这么晚才放学?””振……振赫呀?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走吧-_-;我的腿好疼。””哦,哦。”这……这个家伙竟然在校门口等我!真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申友谦呢?””先走了-_-“”啊,是吗?”我们的对话非常简单。真是的……这个家伙和昨天晚上那个家伙真的是一个人吗?我们冷冷清清地快走到我家门口了,这时,柳柔莉说过的话浮现在我脑海里。”你应该把事情问个清楚!””振……振赫呀!””干什么?”可是……我一看到这个家伙的脸……就说不出话来了。”啊,没什么。”就凭这个家伙的臭脾气,他怎么可能回答我呢?”到……到了,你……你走吧,再见了,振赫呀!””……””你……你不走吗?””……”我心里充满了不安。臭小子,不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今天……河诗莹转到你们学校去了,是不是?””哦?你怎么知道的?””……啊,他妈的……怎么这么多花招。”也不知道振赫为什么如此气愤,他紧紧蹙起眉头,把刘海儿往后面拂了一下。柳振赫,你简直帅呆了。”那就是说他们准备留在韩国了……他妈的……那申友谦怎么办呢!唉。””这又是什么话?申友谦怎么了?””没什么,算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啊!七点钟,到tiuy来。”这……这是在约我吗?啊啊,昨天刚刚和好,现在就要和我约会。”柳柔莉让我转告你的,我走了。””哦。”哧!我白高兴一场!可是,柳柔莉这个死丫头,这个早退回家的死丫头,约我见面干什么呢?最近我感觉到了,申友谦和柳柔莉之间肯定有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呢?他们之间会是什么呢?从一开始,他们俩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汪汪!汪汪汪汪汪汪!””○_○?””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啊啊!”我正陷入沉思,差点儿被路上的一条狗咬到。30″回来的时候,买点儿零食。””哦。”哥哥看出我要出门,瞪着我,要我回来的时候买些零食。所以我哪儿也不敢去。咣!嘿嘿。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了。现在还不到七点钟,我要快点儿去找柳柔莉,和她一起玩儿!好久没在外面见面了,我一定要痛痛快快地玩儿一场!必须开心!放纵!哼,好了,路过的行人盯着我窃窃私语,我有些惭愧。推开tiuy的门,里面早已挤满了人。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很多平时见不到的面孔也都来了(当然,我一眼就能看见帅哥)。”……池恩雅!喂!””哦,哦,振赫呀!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回事?约我见面的人明明是柳柔莉,这个家伙怎么厚着脸皮坐在那里?”柳……柳柔莉呢?””柳柔莉有事儿,我就替她来了。””有事?她有什么事?她也有事儿?”等一等……难道这个家伙从开始就对我说了谎?他想和我单独见面?啊啊!”喂!””哦,哦,可是我们两个人做什么呢?”这个可爱的家伙。”我喝酒,你看热闹,就这样好了。””你……你一个人喝?这……这么多酒。””趁我好话好说,你就乖乖看热闹吧。””哦,可是……申友谦去了哪里呢?最近怎么总是见不到他?”柳振赫把我的话抛到脑后,自己津津有味地喝酒。我也很想喝酒啊!”振……振赫呀,我也喝一口吧,就一口。””什么?””不……不是……我想喝一口,哈哈。””是吗?那就喝吧?谁说什么了?”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把酒瓶抓得紧紧的?你这个可恶的家伙。这样可不行,我没有信心忍下去……”哈哈哈,好热啊,热死了,我出去放放风!””坐下。””哦-O-;””……”柳振赫足足喝了三十多分钟,我只是在旁边吃下酒菜。天啊,这也是一种残酷的刑罚。”你的手机怎么回事?””呃?○_○手机?啊,手机!””我今天给你打了十多遍电话!””我……我忘了,哈哈哈哈。””……”柳振赫发疯似的看着我,你这个臭小子!还不是因为你!”为什么怪我!-_-“”呃,呃?啊,不是的,啊呀呀呀。””-_-“”前天早晨……我接到你的电话,就往你家里跑。””……”柳振赫的表情突然僵住了。怎么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哈!我在说什么呀?不对,说出来也许更好,反正我也想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振……振赫呀,那天早晨发生的事……你能对我说说吗?””……””我只是随便问问,好奇而已。””喝酒吧。””什么?””我让你也喝酒。””……”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了?”讨厌,不要转移话题,回答我。我一定要听你亲口告诉我……当时是怎么回事,听你亲口对我说。””……”柳振赫的脸色立刻暗淡下来。难道是我说错了吗?说这些废话做什么……这不是又要吵架吗?不对,我这怎么会是废话呢?我当然应该问这个问题!”唉……不要问了,我不想再和你吵架。””那……那么……你不想为上次我看到的那一幕……做出解释了?””我出去凉快一会儿。””柳振赫!你干什么!你怎么了!””……”柳振赫好像没听见我说话似的跑了出去……咣!我不由自主地使劲-_-抓住我手里的鱿鱼腿。这么说,上次我看到的那一幕是真的了?”她纠缠了柳振赫十年……但是柳振赫看也不看她一眼”。不,不,我相信振赫。可是,我一边告诉自己要相信振赫,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那个场面。啊,我的脑子好乱呀。”呃?这不是恩雅姐姐吗?””……”我突然听见一个男人叫我的名字,赶紧抬起头来。”恩雅姐姐,是您吧?恩雅姐姐!””千……宰元?宰元?””您还记得我!谢谢!””哦,哦,啊。”千宰元?他怎么会坐在我面前?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对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姐姐!你知道吗?星翰大哥……他住院了!””郑星翰……住院了?”这又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就住在三星医院!””为什么?他为什么要住院!”不会是我上次踢他一脚,结果把他踢到医院里了吧?”宰元呀?”我这么一问,千宰元的表情突然暗淡无光了。怎么会这样呢?”池恩煦……大哥打的。恩煦大哥……跑到韩星工高,闹了个天翻地覆。””什么?”我那个混蛋哥哥?我忍不住踢开桌子,站了起来。”您果然还不知道?池恩煦大哥……突然闯进韩星工高,发疯似的打了郑星翰大哥一顿……””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呢!””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池恩煦大哥和成新宇大哥,还有高海彬大哥一起……把郑星翰大哥打了个半死。我和俊圣哥反抗了一会儿……可是我们打不过他们。”这是什么话?请你把话说清楚,让我听个明白。好好好!等一等……我突然想起妈妈写下的那张字条。”你哥哥要是回来了,你就转告他,让他做好思想准备^_^”字条上写的那件事就是这个吗?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呢!我不活了,真是的!”他伤得重吗?”可是……我却说出了这句心里根本没想过的话。我为什么要为郑星翰担心呢?”一条胳膊断了。不知道为什么,星翰大哥一点儿也不反抗,乖乖地挨打……所以很严重。””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反抗?”傻瓜!我那个混蛋哥哥的拳头多厉害呀,为什么不反抗呢!”我也不知道,姐姐。””哦?””您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什么要求?”千宰元的语气很认真,很严肃,我实在不忍心拒绝。”求求您和郑星翰大哥……见上一面。他住在三星医院六楼605号病房。””不……这个不行。””求求您见他一面吧,姐姐!””千宰元!”千宰元低下头,反复说着同样的话。”好吧,我明天就去……但是,真的就这一次。””谢谢您!姐姐!谢谢您!那我先走了!”我不想去,我真的不想去……万一柳振赫知道了,我们又得吵架……可是我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厉害?我紧张了吗?我好奇怪,真的好奇怪,这种感觉以前好像也有过一次。”池恩雅。””啊,哦。”柳振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他半闭着眼睛,盯着我看。”刚才……你问的那个问题。””哦!””请您相信我。””……””你所想象的那些事情……绝对没有。””……””……所以说,你不要露出如此不安的眼神。”他说我……不安?他说我的眼神看起来有些不安?我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在想郑星翰的事吗?可是……我的眼神怎么会充满了不安?我刚才还那么想听到他的答案,可是现在,为什么突然变得漠不关心了呢?”池恩雅。””哦,哦?””我也想问你一件事。””哦,你说吧。”哥哥为什么要打郑星翰呢?难道是因为我?因为我而去打郑星翰?”如果你只能选择一个人,那么在我和郑星翰中间……你会选择谁?”当啷啷,嘟。”振……振赫呀。””是郑星翰,还是……我?””振……振赫呀,你喝醉了。”我不喜欢柳振赫看我的眼神。”我没喝醉,你说吧,你会……选择谁?””振赫呀……你为什么要这样?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当然会选择你了。”是的,我一定会选择你的,我当然喜欢你了。我对你的喜欢要比郑星翰超出一百倍。可是?我心底的某个角落里为什么还保留着尚未熄灭的火花?”这句话……不可以修改的。””那当然。””郑星翰他……””○_○!振赫呀!柳振赫!””-_-Zzz”他好像要说什么……可是,你怎么晕倒了,这可怎么办呢!”啊啊!谁来付酒钱呀!”今天,为了给柳振赫支付酒钱,用光了我一个月的零花钱。31我把柳振赫送回家,就赶紧往我自己的家跑去。一进家门,我就猛地踢开了混蛋哥哥的房间门。咣!”哥哥!””我的耳朵没聋,你小点儿声,小点儿声。”我踢开门一看,哥哥正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吃点心呢。天啊,我真想打死你算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握着拳头?-_-“”呃,呃?啊,不是的,哈哈哈哈哈,阳光真好,是不是?””现在好像是晚上吧?”喀嚓喀嚓,等一等……我今天为什么要进哥哥的房间?哦哦?我是因为郑……某人而来找哥哥算账的。郑……郑……啊!郑星翰!”哥哥!””干什么?””哥哥你打郑星翰了,是吗?””谁说的?”哥哥突然把点心全部塞到嘴里,斜靠在椅子上,瞪着眼睛看我。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们是兄妹。”不,不是……谁说的并不重要……不过是谣言……不!你为什么打他?听说郑星翰都住院了!””你在为那个兔崽子担心吗?””不……不是的……”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郑星翰?我才不担心呢。我只是……因为最近发生了很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心里有些难过,我没担心,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可是,我为什么总是想起郑星翰呢?”你……不会喜欢上郑星翰了吧?””啊,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不喜欢郑星翰!””可是你为什么这么严肃?我再说一句,郑星翰绝对不行。””你在说什么!我不喜欢郑星翰!””可是看你的表现,怎么看都像是为那个家伙坐立不安。””……”哥哥说我坐立不安?我?我的确有点儿不冷静,这是为什么呢?”哥哥你是傻子吗?每天就知道动手打人!””什么?喂!””每天就知道吃点心,也不长脑子,幼稚!””喂!””晚上睡觉前也不刷牙,天啊,你这个肮脏的……家伙……””喂!池恩雅!”咣!如果我继续呆在哥哥的房间里,肯定会被混蛋哥哥严肃的目光以及对于郑星翰的奇妙感情搞得喘不过气来。”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到底怎么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恩雅呀。”我为什么想到郑星翰就会心跳加速?”你在哪儿?””对不起,以后我再告诉你。你就跟班主任老师说……我得了重感冒,不能上学了。咳咳。””喂!池恩……”——哔哔——”柔莉呀,对不起了。”今天即使我去了学校,恐怕也不能好好学习(池恩雅,你什么时候好好学习过呢?-_-;)。昨天晚上,我的脑子乱成一团,根本睡不着觉。现在,我来到了三星医院,而且已经来到了六楼605号病房门前。我只是……看他一眼,然后马上就走。因为是我哥哥把他打伤的,而且说不定是因为我,所以我来看他。没有别的理由,注意表情,注意表情。吱嘎!”你好,郑星……”我一开门,本来以为会看到河俊圣和千宰元的,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一个人也没有。单人病房……里面静悄悄的。这种气氛截然不同于六人病房或者三人病房,空间很大,我一时呆住了。”睡着了吗?”郑星翰胳膊上缠着绷带,睡着了,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他的脸上到处都是绷带和创可贴。感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摸了摸郑星翰的脸。”哦?”我看见郑星翰的枕头下面……有一张照片,这是什么?我好奇地拿起了照片。”这个……怎么会在郑星翰手里?”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星元哥的照片,你怎么能拿在手里呢?而且……”星元……哥哥……怎么有两个呢?””……”真的,照片上有两个星元哥哥。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做出一模一样的表情,连动作都一模一样,难道是电脑合成?应该是吧。肯定是的。不,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个!郑星翰为什么会拿着星元哥的照片?”郑星翰?”我仔细一看郑星翰,发现他和星元哥很像!”你不觉得我……和某个人长得很像吗?””你不记得了吗?你不记得我了吗?””郑……星元,郑……星翰?”郑星翰静静地睡着,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他的脸。”哥……哥哥?”柔软的发丝,挺拔的鼻梁,浓黑的眉毛,红润的嘴唇,真的很像啊?”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星元哥……有弟弟吗?他从来……没跟我说起过啊。啪嗒!”我好开心呀!!!”我刚想把手放下,这时,郑星翰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你……你没睡着?”啊……丢死人了。”啊!我真的好开心!恩雅来看我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像!”郑……郑星翰,你……难道……””啊,我的胳膊好疼。池恩煦的力气真大啊,还和以前一样,一点儿也没变。恩雅呀,帮我吹吹。””哦,哦?啊,对不起。””什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哥哥……你才伤成这个样子。””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是的,他这个样子,真的,真的很像!”星……星翰啊!””哦?””你……认识郑星元吗?””……””不……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我认识的一个人和你很像。”我忍不住吞吞吐吐地解释了一句,可是……说不定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世界上的人那么多,总有几个相像的嘛。可是,他们俩的确是太像了!”郑星元和我……哪里像?””啊,你认识吗?你认识星元哥吗?”郑星翰的蓝眼睛剧烈地颤抖。”星……星翰呀?”咣!突然,郑星翰用力把我的胳膊拉到他的身边。”啊,好疼!””你说吧,我和郑星元哪儿长得像?””你……你为什么这样?你弄疼我了!””我和郑星元一点儿也不像。蓝眼睛,鼻子,嘴唇,脸蛋!都不像!我不是郑星元!我是郑星翰!””你!”现在……郑星翰到底在说些什么?他认识星元哥吗?可是他为什么要冲我发火?不过,就连他生气的样子也和星元哥很像。他气冲冲地大声嚷嚷的样子,真的太像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看出来,真是天下第一大笨蛋。郑星翰有气无力地放开我的手,蓝色的眼睛里凝结着透明的泪珠。”恩雅呀……不是的……我……不是郑星元,我是郑星翰!””……””我是郑星翰!不是郑星元!”郑星翰粗鲁地把我抱在怀里。我望着郑星翰,情不自禁地问道:”郑星翰……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