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河东狮吼

时光飞逝如梭,不知不觉从“紫樱园”回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而‘他’也将近有一个多月没出现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夜雨凌对他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一种她也不明白的感觉。也许是惊讶他体贴和细心的照顾,更也许是感激他对她的理解和尊重吧,毕竟他从没有意要打探了她的‘秘密’。“恩~!”独自一人坐在窗台上,夜雨凌看着楼下花圃里的蝴蝶成群结对的飞舞,享受着暖暖的日光浴,轻嗅着微风送来的青草香,显得悠闲自在。离韩竣枫出国考察实习已经差不多有两个月,再过不了几天应该就会回来。这个名义上的男朋友实话说来的确很不错,但感觉上总有点不对劲。至于是哪,她也说不上来。不过呢,这些都没关系,因为她从不在乎。‘爱情’它是属于关在橱窗里的紫色翅膀,神秘而梦幻。很多时候,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它,担心的把它关在橱窗里,其实你是失去了。理不清的感情纠纷,让夜雨凌对它从来就是退而避之。原因很简单,她害怕麻烦。如果注定得不到的话,那又何必煞费苦心的去抢、去争呢?“为了抢快乐搞得不快乐,为什么人总那么傻呢?”永远都觉得别人所拥有远比自己的要好的多,因此呢,就要不择手段的去争取,可到最后却仍是一无所有,可悲又可笑。她从来就不喜欢当傻瓜,当然这次也不例外啦。所以即使她也一样觉的尉迟明一很优秀,但却不会和那些女人去争。傻傻的献出真心,不惜践踏和牺牲自己的尊严,就只为了能得到他那一点点施舍的‘爱情’。她从不相信尉迟明一这样的男人会为某一个女人而改变,千万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毕竟即使没有了你,地球仍然会转动,四季有依旧会交替。要是让她选择爱人和被爱,无可厚非的,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为一个永远不可能会对你付出真心的人执著,那是她最看不起和贬低的行为。同等的感情付出了,就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同等的回报,这是身为经济系高才生的她,一向所奉行的宗旨。如果不可能给她相同等量的回报,那就休想她会付出一丝一毫。她要求公平,即使是在最自私的爱情面前也一样,绝对的不容质疑。意识到自己想太多了,夜雨凌深呼一口气,毫不淑女的伸了伸懒腰。都怪那讨厌的台风来了,搞的昨天晚上打雷又下雨的,害她都没睡够。睡眠可是女人的美容圣品啊,刚想补眠一下却又听到了一个她此刻极其不愿听到的叫声。“雨凌~”一个高分贝女声在走廊里放肆的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难不成琪渲想学王熙凤啊?不过依她的‘聪明才智’实在是很难和王熙凤的精明能干相提并论啊!说到琪渲的‘聪明’的脑袋,她就忍不住想起上次从‘紫樱园’回来时她的‘关怀’。一从‘紫樱园’回来,就被尉迟明一逮到医院去了,作检查、处理伤口,杂七杂八的弄弄完也半夜了。被雷吓醒后她就已经没再继续睡了,现在又加上了这些麻烦。才刚回家,夜雨凌就累的趴在床上睡着了,要不是尉迟明一硬拉她去祭了一下五脏庙,她敢保证她可怜的肚子一定又要受罪了。睡的正香呢,迷糊间却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翻转个身,有意识的钻进被窝里,夜雨凌又继续和周公约会去了。不过嘛,这敲门的人好象还蛮有恒心的,继续毫不‘怜香惜玉’的敲打着门妹妹,好象不达目的不罢休似的。受不了那刺耳的‘噪音’,夜雨凌虽不情愿,但仍是无可奈何的去开门了。“雨凌!你没事吧,一直不开门,我……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一看到门开了,琪渲激动的就差跪下来拜天叩地了。“这么大的敲门声,就算有事也会变没事啊~!”摇摇摆摆的回到床上,抱着心爱的枕头,夜雨凌抱怨的讽刺到。“雨凌!你真是太好了,都现在了还安慰我~”根本听不出夜雨凌的言外之意,岳琪渲还以为她是在安慰她,让她不要那么担心呢!“什么?安慰你?我……恩~算了,你这么晚了来扰人清梦,不要告诉我,你没事啊!”听到琪渲毫无心机,单纯的回答,夜雨凌只觉的又好气又好笑。“当然有了,前几天你失踪了,我担心的差一点就打电话给胤杰了!”想起前几天的事,琪渲就觉的委屈。天知道她害怕的哭了多久,幸好雨凌没事,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什么?你说你打电话给蓝哥哥了!”一听到她说打电话给蓝胤杰了,夜雨凌脑子里的瞌睡虫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清醒的直坐在床上。“我说‘差一点’,就是还没!”看着雨凌夸张的反应,岳琪渲一扫先前的担忧,轻笑着回答。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夜雨凌所担心的呢!从幼稚园开始一直到现在的友谊,再加上她和蓝胤杰的关系,所有夜雨凌的事她都已经知道了,也包括了她的心底珍藏多年的那个秘密。“哦~幸好幸好!”放心的深呼一口气,夜雨凌暗自窃喜。幸好琪渲没告诉蓝哥哥,不然她休想再呆在这。琪渲她不是外人,可以说除了蓝哥哥一家外,她就只剩她一个亲人了。因此她也不必在琪渲面前作乖乖女,保持淡漠。其实她有时也蛮聪明的,还知道考虑事情的后果。“嘻嘻!雨凌,那你和尉迟明一在一起呆了这么久,这孤男寡女的,就没发生什么事?”想要打开雨凌封闭的心门可不容易,要不是这么多年的坚持不懈,她可不敢妄想此刻她能站在这间房子里。不过既然雨凌已经接受自己了,那作为好朋友,责无旁代的当然也要好好关心关心她喽,这才对的起她一直提倡的公平嘛!“恩……什么叫‘就没发生什么事’啊?”听见琪渲不怀好意的‘关心’,夜雨凌故意装傻。就是想要气气她,看看她急的‘上窜下跳’的样子。“就……就是你们都没什么进展吗?就没有相偎在一起‘互诉衷肠’?”果然不负所望,琪渲着急的来回度步,夸张的边说边作动作,好象自己在拍话剧似的。“‘互诉衷肠’?呵!岳大小姐,我拜托你我们是被绑架了耶!又不是度蜜月,还有闲心在那谈情说爱啊!”看到琪渲暧昧的朝自己抛眉眼,夜雨凌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她……她真是……咳!自己刚刚怎么还会认为她聪明啊?一定是睡眠不足,影响大脑思考。对,一定是。“这……呵呵!这倒也是啊!那我还记的你们单独在一起的那天,好像有打雷哦~”看到夜雨凌没好气的样子,岳琪渲不得不将问题转回到正题上。“恩!”抱了个枕头,夜雨凌打算再好好的睡一会儿。“那……那你又做噩梦啦?”跟夜雨凌这么漫不经心的样子相比,岳琪渲反倒显的着急慌乱的多。“恩~!”迷迷糊糊的,夜雨凌小声的呢喃到。“啊!那……那他……”听到夜雨凌的回答,岳琪渲一脸担忧,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恩55402com永利官网,~他什么都没说,也没问。不过现在呢,我只想好好睡觉,而且这么晚了,你先回家啊,不然蓝哥哥会担心的哦!”受不了琪渲的罗罗嗦嗦,夜雨凌决定要速战速决。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一边说一边推着她出门。“啊?可……可我还没……”话都还没说完,岳琪渲就已经站在门外了。“恩~没办法,她一定是太累了,又怕我担心,对我真是太好了。对,下次一定要再问,我也要关心她嘛!”一个人站在门外,琪渲边走边独自喃喃着。(咳!现在漂儿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古人老说”难消美人恩”,的确是一点都没错啊~)记忆的彩蝶停止了飞舞,夜雨凌将思绪返回到了眼前。柔和的目光只是静静的落向窗外,大门外,一个风风火火的粉色身影正‘马不停蹄’的跑来……

一直到她们离开“红叶林”,岳琪渲才呆呆的回过神来。“雨凌,你……你捏我一下啊!”突然她抓住夜雨凌的手臂激动的说。“什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夜雨凌一时反应不过来,“捏……捏你一下?”她怀疑的重复到。“恩,捏我一下,要重点哦!”像是怕夜雨凌不相信似的,琪渲认真的说,还不忘伸出胳膊,撩起衣袖。疑惑的看向岳琪渲,见她认真的点点头,虽不明白为什么,夜雨凌还是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胳膊。“好痛哦!”脱口而出的话语带着一点点哽咽。“废话,当然会痛啦!”没好气的反驳到,夜雨凌真不明白这丫头在干嘛啊?“那你还下手那么重?”眨吧眨吧眼睛,把快出来的眼泪吞了回去,琪渲委屈的说到。“喂,大小姐!刚刚是你要我下手重一点的耶!”像是怕她忘记似的,夜雨凌‘好心’的提醒到。“啊?我刚刚有这样说吗?”摸摸自己刚刚才‘罢完工’的脑袋,岳琪渲不确定的问到。“你说呢?”夜雨凌温柔的放下她撩起的衣袖,贴近她的脸轻声问到。“可能有吧!”感觉到雨凌若隐若现的不满,琪渲乖巧的附和着。“天啊!”没由来的一句大喊,引来了路人们异样的眼光。“又怎么了,我的大小姐啊?”看到路人们因为琪渲的‘狮子吼’纷纷停下来向她们行注目礼。夜雨凌敢发誓从她出生到现在,没一次的回头率有这次这么高。强压下此刻正在她体内乱窜的怒火,慢慢的走到好友跟前,柔声说:“别忘了现在我们可是在大街上,收敛一下你的高分贝,拜托?”“啊?”像是也感觉到了四周的异样。岳琪渲俏嫩洁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片火红的云霞。没预警的,她拉起夜雨凌的手拼命的朝学校跑。也许是因为平常不怎么运动,才刚跑进学校大门,两人便已经气喘吁吁了。“天啊!”才刚恢复气息,便又听见岳琪渲的‘女高音’了。“你刚刚捏我居然会痛耶!”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太高了,她急忙捂着自己的嘴,惊奇的对夜雨凌说。用力捂住耳朵,夜雨凌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摆出一副‘不要那么白痴行不行’的表情。她真是败给琪渲了,这么白痴的话都能说的出口。而且啊,她那个动不动就‘河东狮吼’的特异功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消失?咳!难道真是苍天无眼吗?看着眼前这个甜美的女生竟有白痴一样的智商,她不禁感慨万分。被夜雨凌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之后,岳琪渲终于知道自己说了一句多么白痴的话,她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可很快的,她的黑眸又为之一亮。“雨凌,我既然会痛就是说我没在做梦喽!”看到夜雨凌不屑的目光她又继续说着,“那我在‘红叶林’看到了尉迟明一对吗?”听到了一个不算是很正常的问题,但因为出自好友琪渲的口中,她突然觉的这个问题还算上正常。默认般,夜雨凌点点头。看到夜雨凌点头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岳琪渲简直难以置信。“啊?那……那我把他当成了透明人,也是真的?”“对”夜雨凌十分简洁的回答,却把岳琪渲打入了‘修罗地狱’。“天呐!我……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啊?”不可思议的答案让岳琪渲再次失控的奏响了她那独一无二的‘超高分贝的女高音’。加强力度,夜雨凌用她那细嫩修长的双手捂住了耳朵。看到琪渲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有这么夸张吗?不过是不小心没看到他而已嘛。”强忍住笑意,夜雨凌事不关己般平淡的问到。“什么?你说……你说‘而已’?”像是外星人忽然驾临似的看着夜雨凌,岳琪渲惊讶的说着。“你知不知道刚刚我……我居然……”话还没讲完,她的脑中呼的一声闪过一个念头。等等,她刚刚好象……好象看到雨凌和尉迟明一在一起。对,没错。“雨凌”慢慢的靠近她,岳琪渲温柔的叫着她的名字,“我记的你刚刚好象和尉迟明一在一起,对吧?”牵起她的手,琪渲尽量把声音放到最轻最柔。“恩,没错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觉到了琪渲的异样,夜雨凌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好象她正要掉进某个陷阱似的。“你和他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他会请你和咖啡啊?”显然,她很满意夜雨凌诚实的回答。但打铁要趁热,所以她只好趁盛追击的问喽。“什么关系?我们能有什么关系啊!”像是早就预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夜雨凌回答的异常平静。“就是普通的校友喽,应该连‘朋友’也称不上吧!”“啊?‘普通校友’,怎么可能呢?”一脸的不相信,岳琪渲惊讶的大叫道。“‘普通校友’他会约你喝咖啡?”因为无法承受琪渲的‘高分贝’,略微后退了几步,夜雨凌不满的说道:“算我拜托你好不好,岳大小姐你可怜可怜我的耳朵吧!”看到好友一脸抱歉的表情后,她停了停又继续说到:“为什么‘普通校友’不可以一起喝咖啡啊?”理理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夜雨凌习惯性的又把问题丢还给她,“不然,你认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可别忘了我们离开前,他可是软香玉在怀啊!”她可是到现在都没忘记那个‘女人’嗲的发腻的声音,还有看到她时那凶神恶煞的眼神,真是太恐怖了。“这……这倒也是哦!”想起她们离开时尉迟明一怀里那个穿红礼服的妖艳女人,琪渲顿时觉的夜雨凌的话倒是蛮有道理,蛮有可信度的。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的这件事没雨凌讲的那么简单耶。“本来就是啊!”怕琪渲没有完全相信,夜雨凌又下了一贴重药。“对了,你刚刚那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扯开话题,这可是她的‘杀手锏’,特别是对付眼前这个‘白痴’好友,那更是百试不爽。“哦!我怎么又给忘了!”本来还在想事情的岳琪渲,因为夜雨凌的提醒,突然大喊到,“完了完了,快走啊,这次又死定了!~…~…~”话都还没喊完,夜雨凌捂着耳朵的纤纤玉手,便已经被她毫不温柔的拽下来,拉着跑了。咳,她可真是命苦啊!为什么这么‘幸运’的,她会有这样一个亲亲好友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想要让琪渲改掉这“河东狮吼”的习惯,那可真是希望渺茫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