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

“我看看,”美嘉认真地盯着小茵看了三秒后回答,“嗯,没有。因为你脸上写的是”语言留言“。”“去死!”小茵顺手抄起一个沙发垫就往美嘉头上拍去。“停,停。”美嘉停止了打闹,“你什么时候去对阿合说呢?”“唉,我正犯悉呢。”美嘉小眼一转:“不如交给我办吧!”小茵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这位最佳损友竟然破天荒地自动请命,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既然有人自告奋勇,那她也乐得把这块烫手的烘山芋拱手相让。上午的课程就快完成了,安臣杰和樊君瑞早已饥肠辘辘了。“喂,小杰,吃饭去,我饿死了。”“好。”“昨天雪儿来看你比赛了,你小子怎么还发挥得那么差。”“去你的,你昨天只是幸运而已。”“对了,那个后来和你在一起的女孩是谁?”“哦,她啊!是我弟弟。”“弟弟?”君瑞不解的看着阿杰。安臣杰对他一笑:“发什么呆,再不去就真饿死人了。”“记住,你只要负责吃就可以了,别的,包在我身上。”美嘉对着小茵神秘地一笑,径直推门进入ABC商社。一进门,小茵就靠窗坐下后,美嘉则不知跟令剑合说了些什么,没多久,只见令剑合热情地端来了两碗香喷喷的方便面,外带两根烤香肠。“快吃吧,你不是说饿死了吗?”美嘉坐到张大了嘴的小茵身边。困惑地咽下面条。接着——“差不多了,”美嘉向柜台后的阿合打了个响指,“上甜点。”令剑合乖乖地端上两块水果蛋糕。神秘的仪式持续到两个女孩酒足饭饱走出ABC.小茵再也忍不住了,再等一秒,她就要被好奇憋死了:“喂,你到底在搞什么啊?”“步骤是这样的,”美嘉抹着油嘴,一脸得意,“第一步,先告诉阿合我有芝薇给他的口信,告诉他可以,得是他得请我们吃饭;第二步,再对他说,芝薇拒绝了他,但是,没关系,我们有办法,而若要知道这是什么办法,得请我们吃甜点;最后,告诉他挽救的办法就是我们不断地在芝薇的身边吹耳边风,芝薇耳根软,一定会听进我们的建议的。当然,这耳边风也不是白吹的,是要有回报的。”她晃动着手中的可乐,“令剑合这小子也还算拎得清。”所谓的骗吃骗喝,原来是这样的。只是,小茵的一世英明也算是给美嘉毁了。“Good!今天很好,大家可以收工了。”随着小茵的一声“收工”,刚才还睡意朦胧的美嘉一下来了精神。“终于可以回家了,太好了。”美嘉飞快地收拾好了东西。“典型的上班一条虫,下班一条龙。”小茵笑着说道。“管它虫啊,龙啊的,只要能回家吃饭就好。我很好养活的。”美嘉笑嘻嘻地来到安臣杰面前,“阿杰,要不你养我试试?”阿杰连忙摆手:“我不养宠物的。”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芝薇偷偷来到小茵身边。“小茵,你有没有把信交给令剑合啊?他怎么还是那样啊?”“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恐吓也恐吓了,你就节哀吧。”小茵边说边狠狠瞪了美嘉两眼,只可惜美嘉正陶醉在安大帅哥的身边,哪里顾得了这边厢有苦难言的她啊!“可是……”芝薇楚楚可怜地缠在小茵身边,“他这样,我……”“小茵,”一个声音响起在他们身边,“我们一起走吧,我有些事想和你说。”“阿杰!”此时他的出现简直就像救星。“小茵……”“拜拜!”小茵如获大赦地挥着手,“明天见!”夕阳下,喧闹的街道恢复了宁静。虽然电影已经拍了不少日子了,可是,同阿杰一起回家,这却是第一次。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茵……”“阿杰……”两人同时开口。吐了吐舌头,小茵调皮地一笑:“你先说。”“我在想……”阿杰停下了脚步,“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什么?”她踢着街上的小石头。“周末,我想同雪儿一起郊游,”安臣杰低头看她,“你能再帮我约一次雪儿吗?”努力藏住眼中的失落,小茵微笑地迎视着阿杰的目光。“好!”“够兄弟。”一个大巴掌拍在小茵瘦弱的脊背上,就差吐血而亡了。小茵也笑了,跟在阿杰向边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夕阳在他俩身后拉出两道长长的身影,一道快乐,而另一道却写着——寂寞。“抱歉,上次给错了信,让阿杰误会了你。”雪儿微微一笑,优雅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没关系。”“可是……”小茵重重地叹了口气,长那么大,她第一次知道忧郁是什么滋味,“我喜欢阿杰,而他却完全不知道,不但不知道,他还希望通过我去约另一个女生……”“你完全可以告诉小杰的。”雪儿建议道。小茵自嘲地一笑:“更奇怪的是,这些话我虽然无法对阿杰说出口,可是,在你面前我却毫无保留。”“也许,”雪儿轻啜着咖啡,“越想得到就会越怕失去吧。”甩甩头,甩开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烦人思绪。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阿杰想周末约你一起去郊游。”“哦。”雪儿应道。“好了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卓小茵站起身,“拜拜。”“小茵,”雪儿叫住了她,“我有个打算。”“什么?”“不如这样,”雪儿提议着,“周末,你和DV社的人与我们一起去吧!我们来个单车远游,食物方面由我来安排。”“可,阿杰是想和你单独……”“不知道他的感情还好,”雪儿微笑道,“一旦知道了,单独在一起感觉总会有些怪怪的。也许人多了会自然一些呢。”

一年之中最美丽的夜晚。不是因为满天的星光,也不是因为灿烂的烟火,而是因为每个人脸上闪烁着的充满梦想的笑容。不管圣诞老人会不会来,也不管传说是不是真的,只要能有这么美丽的一天,好好地做个充满幻想的美梦,就已经是件最美好的事情了。“我是不是在做梦?芝薇,你掐我一下,看我疼不疼!”美嘉脚下一个趔趄,不得不抓紧了身边某人的手臂。“哎呦!”令剑合一声惨叫,连忙甩开何美嘉的魔爪,“至少我能确定,”他不满地看着手臂上的红色抓痕,“我没有在做梦。”头上,是巨大而璀璨的意大利水晶吊灯;脚下,是光可鉴人的西班牙大理石;耳边,是乐队现场演奏的轻歌慢曲;眼前,更有华衣美服的宾客如云而来。“我一定是在睡觉,还没有醒过来。”美嘉下着结论。如此华丽耀眼,又如此金碧辉煌,简直将像是电视里的画面,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美嘉!不要这样,你好重的啦!”芝薇使劲推开软绵绵地*在自己身上的美嘉,虽然“影园”的PARTY是奢华了点,但也不至于会让人激动得昏过去吧。“哼,我就知道,这种人来到这里,一定就会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哎呀,我说丽丝,人家毕竟是炒股票发家的爆发户,你还能指望什么呢?”斜刺里,冒出了两个尖利刺耳的声音。美嘉终于站直了身子,清醒过来——除非是噩梦,否则陈玛莉和苏丽丝是不可能出现在她的梦境中的。“你们……”美嘉刚要张嘴反击,一个悦耳的男中音打断了她。“嗨,美嘉、芝薇、还有阿合,你们都来啦!”穿着黑色礼服的安臣杰微着走近了他们,在他身边,是一身洁白晚装,有如公主般浅笑盈盈的任雪儿。“哇!阿杰,你好帅哦!雪儿,你也好漂亮哦!”美嘉瞪大了眼睛。“谢谢!不过,还是要怪小杰啦!”雪儿妩媚地横了阿杰一眼,“也不告诉我该穿些什么,现在好啦,我们俩一黑一白,哪有这样的舞会主人?”“没事啦,你们还是很配的啊,再也找不出比你们更般配的一对了!”令剑合咋咋呼呼地由衷赞叹着,却没有注意到美嘉和芝薇沮丧地对视的目光。“咦?小茵呢?”雪儿环视周围,“她没和你们一起来吗?”美嘉看了芝薇一眼:“她说她有点事,晚点再过来。”“这样啊,”安臣杰微微一笑,“你们要是看见她,就说我在等她。还有,”他的眼光有意无意地掠过陈玛莉和苏丽丝,“来到这儿参加PARTY的人,都是我的贵宾,我希望他们都能受到礼遇,否则,也就是对我的不尊重。”眼睁睁地看着雪儿陪伴着安臣杰在人群中走远,美嘉和芝薇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是他们缠着阿杰不让雪儿知道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的。“喂,想不想玩”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游戏?”那天,拍完电影后,美嘉借着买羊肉串的名义,把阿杰带到了一边,“很简单,只要你不告诉她PARTY上你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就可以了。如果雪儿和你真的是有情人的话,就一定会穿同样颜色的衣服。怎么样,敢不敢试一试?”当安臣杰一边满嘴流油地啃着羊肉串,一边心不在焉地呀应下来的时候,芝薇递上餐巾纸,温温柔柔地出场了:“对了,阿杰,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你穿黑色的衣服呢,嗯,你要是穿上黑色的礼服一定显得又成熟又酷,雪儿看见了,肯定会又惊又喜的!”她们的计划是,若是安臣杰穿上黑色礼服,而雪儿又一如既往地穿着白色衣服,那么在这个圣诞晚会上,他们看上去就不会像男女主人了,而这样的话,小茵就可以……可是,事实上,即使阿杰和雪儿一个穿着乞丐装,一个穿着公主服,他们看上去还是天造地设、与生俱来的金童玉女。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是最显眼,最般配的一对。而小茵,就算穿对了颜色,穿对了衣服——她也没有办法取代雪儿。“小茵!”站在她俩身边的阿合忽然开心地大叫起来,那副没心事的样子看着就惹人讨厌,“小茵来了!”“啪!”美嘉上去就是一记板栗,“从没见过她啊,大惊小怪!”“可是……”令剑合委屈地抱住了脑袋,“小茵今天看上去不一样了!”小茵站在大厅的门口,忐忑不安地看着那些拿着香槟穿梭自在的人们。——在这堆人中间,她看上去会不会怪怪的?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一眼更让她的勇气急速撤离。那双黑色高跟鞋已经让她的叫痛了一晚上了,现在更是举步维艰。那只黑色珍珠鱼小手袋抓在她的手中,已经都快要捏得变形了还有那件黑色吊带晚礼服,会不会……会不会露得也太多点了?都怪美嘉啦,非要她穿趁个这副黑寡妇的样子,现在好啦,自己别扭不说,就连别人看过来的眼光都上一怪怪的。老妈是第一个用这种眼光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的。就在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踏出房门的时候,卓他*的一句话差点让她又在房里躲了半个小时。这句话只有三个字——“谁死了?”而现在,她面对的是整整一屋子好奇地朝这边投射过来的目光。可恶!是谁规定舞会里不可以穿牛仔裤运动鞋的?她非把那个人那颗顽固不化的脑袋扭下来不可!“小茵!”美嘉大呼小叫地从舞厅的那一头直冲了过来,接着,一个急刹车停在小茵的面前,直愣愣地盯着她看了足足有三分钟。“美嘉?”小茵被看得心里发毛,“你怎么了?是不是中风了?”“帅呆了!”美嘉风马牛不相及地喃喃道。“嗯?你说什么?”小茵没听清——又是三个字,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我知道我很丢人现眼,现在撤应该还来得及吧!”她转身就想向门外溜去。“过来!”美嘉一把抓住小茵,把她扯到门边巨大的穿衣镜前,“你出来前没照过镜子吗?我刚才说的是——你今晚实在是太漂亮了!”小茵凝视着镜子中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孩。修长苗条的身材包裹在设计高雅的黑色丝质礼服中,乌黑的秀发笔直而闪亮地披在肩头,衬出细腻光洁的肌肤,虽然没有任何首饰,但那双流光溢彩的黑色眼眸已经足以吸引任何人的目光。“这……是我吗?”小茵不敢置信地凑近了镜子。是灯光的关系,还是场地的原因,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和家里简直就是判若两人?现在的她,简直就是——完美。“好美!”随后赶到的芝薇一声惊呼。她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翻便了整个衣柜才找出压在箱底的这套礼服,没想到,穿在自己身上就像是睡裙一样的衣服,小茵穿来,却有如此惊人的效果——看来,即使是名家设计,也要穿对了人才行。“我说小茵今晚不一样了吧!”令剑合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道,“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像搓衣板一样的身材,原来还是有点内容的……”“阿合!”美嘉的小眼睛好奇地凑到了令剑合的面前,“你的鼻子怎么了?”令剑合吓了一跳,连忙更紧地捂住鼻子:“没……没怎么,你闪开点,当心我打喷嚏!”小茵的唇边闪过一丝坏笑:“是么?”她的手忽然间指向地上,“呀,谁的钱掉了?”迅雷不及掩耳,阿合的双手已经向地上摸去:“哪里?钱在哪里?”等他反应过来,再想捂住鼻子已经来不及了。三双好奇的眼睛紧紧盯住了挂在鼻子下那两道红彤彤的东西。“我果然没猜错!”美嘉胸有成竹地点点头。“真恶心,快拿这个擦一擦!”芝薇不那么温柔地扔给阿合一包纸巾。小茵慢慢直起身,甩了甩披肩的长发,再理了理肩上那两根细细的带子。又是两股热血从令剑合的鼻子中涌出。“没想到,”小茵慢条斯理地说着,“我——卓小茵,居然也能够让别人喷鼻血!这种感觉——还真不错耶!”她得意地向美嘉和芝薇眨眨眼,终于忍不住抬头狂笑起来,“哇哈哈哈哈——”那熟悉的笑声引起了他全部的注意。安臣杰微微一笑。小茵终于来了。抬起头,环视全场,居然并没有看见她。可是,那笑声……得意忘形的笑声再度响起——除了她,没有人会笑得这么爽朗不羁。目光投向笑声响起的地方。他的心跳漏了一拍。不可能,那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孩不可能是……